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章 7號記憶體

天阿降臨
     你是誰?

    面對這個問題,他根本沒有思索,直接給出答案:“深空戰士實驗體1120號。”

    你為何而生?

    “為創造能夠獨立探索深空的全能戰士所預研的實驗體。”

    你因何而戰?

    “為人類而戰。”

    你聽命于誰?

    “系統指示。”

    不懼死亡?

    “不懼死亡。”

    死亡是什么?

    “徹底改變身體物理存在形式。”

    所有問題都是一閃而逝,而他的思緒完全沒有波動,全是憑借本能回答。

    屏幕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后彈出一個問題:

    “在以下這些人中,你會先射殺哪一個?”

    問題下方,突然出現八張照片,有老人,有兒童,其中還有幾張熟悉的臉,可是他卻記不得在哪里看到過他們。

    于是他知道,這是受系統保護的知識,而他自身權限不足,看不了屬于自己的記憶。

    可是這個問題完全在本能回答的范疇之外,于是他開始認真觀察八張照片,仔細思索,嘗試著找出應該優先射殺的目標。

    然而這一刻,他的思維卻出現小小的混亂。應該以什么為標準來篩選目標?年紀、性別、身份還是其它的什么,比如說,看著不順眼?

    最后一個標準的出現,讓他也有些意外,不明白這個想法是怎么出現的。

    就在猶豫時候,屏幕突然暗了下去,上面的影像全部消失,片刻后轉為透明,顯露出屏幕后的房間。

    屏幕后是整屋的儀器,一名頭發蓬亂、戴著深度眼鏡的研究員坐在控制桌前,正有些愕然地看著匆匆走進的一名中年男子。

    這個男人穿著同樣的研究員外袍,只不過肩頭多了一道黑金色條紋。這代表著他的身份地位要高過其它研究員。

    不知為什么,看到這個男人,他情緒又有一絲細微波動。

    中年男子快步走到控制臺前,掃了一眼屏幕,喝道:“誰讓你擅自更改題目的?立刻停下!”

    控制臺前的研究員攤手,說:“我只是想看看,面對一個預設之外的陌生問題時他會有什么樣的反應。結果果然有驚喜!你看,這段數據非常有意思,一段程序是怎么評價一個人順眼還是不順眼呢?如果深入研究下去,也許我們可以找到一種全新的算法……”

    他話沒說完,就被中年男人打斷:“刪掉,然后忘了今天的一切。”

    邋遢研究員一下跳了起來,雙手指著屏幕,道:“為什么!你難道不知道這個結果的意義嗎?它也許就是我們一直想要找到的真正智能模糊判斷的算法!這會是拿大獎的成果!”

    “在拿獎之前,你就會先丟掉這份工作。你別忘了,我們的研究進度已經落后了15%,只要再多出兩個這樣的意外,我們就別想拿到今年的額外經費。所有人的獎金、特殊津貼和三年一次的休假都會被取消。如果我沒記錯,你還有兩個孩子,其中一個馬上要付入學學費了。”

    蓬頭研究員氣勢立刻短了三分,苦笑道:“好吧,你是頭兒,你說了算。不過,楚博士,我們真的不能私下保留這段數據嗎?”

    “不能,立刻刪除!讓開。”

    楚博士堅定地推開了研究員,直接在他的電腦上操作起來。研究員無奈聳肩,眼睜睜看著數據清理的進度條出現,慢慢跑向盡頭。

    就在進度條快要完結之時,實驗室突然一陣劇烈震動,蓬頭研究員一頭栽倒,楚博士則是伸手在桌上一按,整個人象是失去重力般浮上半空,避過摔倒。

    隨即隱約爆炸聲傳來,房間的燈光也轉成刺眼的紅色。刺耳警報聲轉眼間壓倒一切,只有電子合成聲以一成不變的音調反復播放著警告:

    “警告!基地遭到不明攻擊,損毀程度三級。請所有人員按照應急程序轉移!重復一遍,基地遭到不明攻擊……“

    蓬頭研究員明顯有些不在狀態,“不明攻擊?誰會攻擊我們?”

    房間震動越來越厲害,爆炸聲越來越接近。楚博士自空中落下,盡管房間劇烈搖晃,他卻如站平地,身體絲毫不見晃動。

    他厲聲喝道:“銷毀全部資料!立刻!”

    蓬頭研究員一呆,說:“現在只是三級警報……”

    “馬上就會是一級!你想想,誰會來攻擊我們?”

    研究員遽然一驚,撲到座椅前,開始瘋狂操作電腦。

    楚博士伸手替他將安全帶扣上,然后說:“把7號記憶體解鎖。”

    “可是,那是禁忌……”蓬頭張目結舌。

    楚博士拍拍他的肩,說:“就當幫我一個忙。你明白那個記憶體對我意味著什么。”

    蓬頭滿臉掙扎,最后一咬牙,說:“好吧!大不了我不要這份工作了,讓老二讀個差點的學校也沒什么!”

    他高速輸入密碼,然后將自己的眼睛對準屏幕。檢測虹膜之后,他深吸一口氣,用力按下確定鍵。

    嗒的一聲輕響,一側的服務器柜降下柜門,彈出一個火機大小的芯片盒。芯片盒上涂著醒目的紅色禁止標記。

    楚博士迅速拔下芯片盒,出門前忽然回頭,說:“我不會忘記你的。如果……以后還有機會再見的話。”

    蓬頭并沒有聽出他話內隱含的意思,他專心清除資料,片刻后方才松了口氣,自語道:“總算是弄完了。如果不是一級警報的話,我可就慘了……該死的!一級警報!!”

    此刻警報燈光開始瘋狂閃爍,報警音語速提高一倍,反復播放:

    “核心艙區自毀程序啟動,開始倒計時,所有人員立刻逃生。重復一遍,自毀倒計時啟動,所有人員立刻逃生!”

    蓬頭研究員解開安全帶,跌跌撞撞的沖向房門。這時旁邊一個機柜突然爆炸,沖擊波將他掀了個跟頭,頭重重撞在桌角,鮮血立刻流下。

    蓬頭研究員顧不得疼痛,連滾帶爬地沖出房門。至于房間中燃起的火,已經完全顧不上了。

    自始至終,他都靜靜坐著,一動不動。

    他看著眼前經受爆炸和碎片沖擊,卻是連劃痕都看不見一道的屏幕,將微微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繼續等待。他沒有接到命令,那么就應該在這里等著,等著新的指令下達,又或是和基地一起毀滅。

    就算他不想等待也沒用,這個房間墻壁都是用裝甲級合金制成,不懼任何單兵武器攻擊,也不知道在防備著什么。

    他并不想知道答案,本能的不想。

    他就那樣坐著,看著屏幕對面的火勢越來越洶涌。在高溫下,屏幕也漸漸變形。

    這一刻,他什么都沒有想。

    在他意識深處,有幾個神秘小點,里面收藏著一些數據片段。這幾個點容量有限,能夠存放的數據非常少。但它們能夠避過日常清洗。

    那是關于過去的幾段記憶。

    他曾經有過同伴,同樣只有編號的同伴,也經歷過類似毀滅場景的實驗。他知道,在實驗中可能會毀滅,也可能最終發現只是實驗。作為實驗體,他沒有分辨能力。不過他很清楚,實驗不一定會被毀滅,但在實驗中亂想,一定會毀滅。

    毀滅來自何處,他不知道,不會想,也不能想。

    就在這時,房間的自動門突然打開了。不過門只打開一半,就卡在半途。一只手扣住門邊,用力將沉重的自動門拉開,然后楚博士大步走進。

    此時的楚博士已經脫去研究袍,換上一身自帶動力的作戰盔甲。一進門,楚博士就說:“跟我走。”

    他順從站起,跟上博士。在他的系統中,楚博士的命令具有第二高的優先級。而最高優先級的擁有者似乎并不在這個基地中。至少他從來沒有見過。所以博士的話就是至高無上的命令,不容違抗。

    一出自動門,側面通道中一條管線爆裂,泄露的氣體瞬間燃燒,一道熊熊火浪沖出,封鎖了前路。

    楚博士不假思索,一步沖到側方通道口,直接用身體堵住火浪,然后抓住他,一把將他甩入另一條通道。這時博士才離開側方通道口,又沖到前方。

    他看到,博士背后的戰甲已是一片焦黑。

    此刻爆炸聲此起彼伏,處處都是濃煙和火光。整個基地都在猛烈震動,時時會有破損部件掉落。隨著不斷的爆炸,時時會有破片到處飛射,一旦被擊中,足以致命。

    楚博士快速前進,不斷在前方開路,最后來到一道自動門前。自動門已經失去動力,無法打開。

    楚博士直接自戰甲手腕處彈出一個微型炸彈,粘在門上,然后將他拉在身后。

    一聲不大的轟鳴,自動門被炸開一條縫隙。楚博士以和身軀不相稱的力量一腳將殘門踹開,大步走進。

    房間里是成排的類似于休眠艙一樣的儀器。隱藏的記憶提醒他,這里似乎是重寫和調整程序的地方,每次實驗結束,他都會在這里清理記憶數據。

    楚博士迅速檢查,很快找出一臺還能用的機器。

    “進去。”

    他走進機器,坐下,半躺,做好準備。

    楚博士在控制臺上快速輸入一連串指令,然后拿出漆著醒目紅色的7號記憶體。看著記憶體,楚博士忽然猶豫了一下,抬頭問:“你知道,我要給你的是什么嗎?“

    “不論什么,我都會服從。“他以機械不變的聲音道。

    楚博士點了點頭,手忽然開始微微顫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將記憶體插入卡槽,按下啟動鍵。

    一根探針刺入他的后頸,插入數據接口,一小段數據隨即輸入。這段數據一進入,立刻開始清除他意識中所有的限制和封鎖,連許多隱藏在底層的指令和接口都不放過,一一清除。

    那些綁住和控制他的枷鎖,一一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