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章 自由

天阿降臨
     飛船逐漸加速,將戰場拋在后方的黑暗深空。

    “請注意,即將開始空間跳躍。”

    伴隨著提示音,飛船引擎轟鳴聲驟然提高了一個量級,船體也開始劇烈晃動,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散架。

    他還沉浸在一種奇異的情緒中,胸口發緊,心跳得艱難,還伴隨著陣陣悸痛。自從融合了那份數據,他感覺自己的核心程序都出現了不穩定,時時刻刻會有意想不到的變化。

    他閉上眼睛,想要靜一下,眼前卻全是那架悍然沖向前方撲天蓋地機群的孤單戰機。

    直到這時,他才想起一個問題,眼前這艘飛船完全可以裝下四個人,博士為什么不上來一起走?

    轉眼之間,他就知道這是個愚蠢的問題。博士肯定非常清楚這艘飛船的性能,也很清楚在開始空間跳躍之前,必然逃不過敵人的截擊。兩個人一起逃,一定是死。

    然而他又想深一層:在最高權限持有者不存在的情況下,博士的指令對他來說就是無可抗拒的命令。博士完全可以自己乘坐飛船逃生,而讓他駕駛戰機纏住敵人。

    作為深空戰士實驗體,他空戰技術雖然只學了基礎,但卻是完整且完美的掌握了全部基礎。真到了戰場上,縱然比不上博士王者水準,但只是拖住敵方機群,還是辦得到的。

    然而,博士似乎根本沒有考慮過第二個選擇。

    這個時候,飛船引擎轟鳴達到了一個峰值,忽然轉為細膩柔和的音浪。前方不再是空無一物的黑暗,而是出現道道光帶。飛船的前端開始拉伸扭曲,一切似乎都在變得柔軟。

    無數與空間相關知識在他心中浮現,閃現一個疑問:這么小的飛船,怎么經得住空間跳躍?!

    還沒有得到答案,他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陣陣呼喚逐漸將他意識自黑暗中拉回:“空間跳躍完成,抵達目標星域,跳躍偏差:零。”

    零偏差?

    他忽然清醒過來。長距離空間跳躍,怎么會有零偏差,除非是兩端都已經建好了星門。可是在跳躍時,明明沒有經過星門。

    他活動了一下身體,還好各個部位都有知覺,只是心跳得厲害,意識也還不夠清醒。這是空間跳躍的后遺癥,還算可以承受。

    他看看窗外,視野中出現一顆行星,暗紅色的表面有大塊紫斑。瑰麗外表下,不知道星球環境是怎樣的。不過博士既然將這里定為航線的終點,想來應該是顆能夠生存的星球。

    這時提示音再度響起:“船體分離程序啟動,分離完成。船體自毀程序倒計時。”

    一記輕微爆響,座艙彈出,和船體分離。座艙上附加的微型引擎旋即啟動,推動座艙向星球飛去。而分離后的船體,則開始無聲爆炸,燃燒,頃刻間化為殘骸。在宇宙中,不知要多久,才可能有人發現這些四處飄流的殘骸。更大的可能是永遠不會有人發現,直到變成宇宙塵埃。

    分離之后,他才發現,彈出的座艙原來是一個完整的救生艙。而飛船船體經過空間跳躍,早已破損不堪。這么小的飛船,能夠經得住空間穿梭的折磨,已經算是奇跡了。

    只是拋離船體,似乎也不用炸得這么徹底吧?爆炸后的船體,最大的殘片都只有手掌大小。

    救生艙逐漸接近行星,進入軌道,向星球表面墜落。艙體震動越來越厲害,舷窗外轉眼間就是一片火紅。

    看到這一幕,他反而安心了。有大氣,就說明有可能是顆可居行星。不管大氣是什么成分,至少比完全沒有空氣的荒蕪世界強。

    救生艙如流星,飛速接近大地,穿透外層大氣后,制動引擎就開始啟動,為救生艙減速。

    只是他的運氣似乎不怎么好,行星大氣層內正有一場風暴,救生艙筆直撞進風暴,立刻天旋地轉,制動引擎內最后的燃料轉眼間耗盡。救生艙失去動力,如同一塊石頭,在風暴中沉浮,最終傾斜著墜向大地。

    一陣天旋地轉后,他好不容易才從劇震后的眩暈中恢復。他嘗試著活動了一下身體,感覺骨骼沒有大的損傷,就伸手去拉紅色的緊急開關。

    開關只拉到一半,就卡在那里。

    “警告!外界空氣超出可呼吸范圍,不建議打開艙門。“

    他根本不理會警告,用力拉下開關。

    砰的一聲,艙門在微量炸藥的作用下飛了出去,落在地上。

    他從救生艙中爬出,看看周圍。從周圍茂盛的植被看,這顯然是一顆生命能夠存續的星球,而且生機旺盛。

    更重要的是,這里的空氣成分雖然超出可呼吸范圍,但仍然有10%左右的氧。對于沒有受過深空生存訓練,或者只修習完基本生存技能的人來說,這樣的環境無法生存。如果達成進階生存訓練,那就勉強可以呼吸。當然,還要忽略掉這里空氣中大量的硫等有毒成分。

    但作為實驗體,這樣的空氣他是可以呼吸的。

    深深吸了一口這顆星球的空氣,他忽然感到一陣無法形容的輕松,以及某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這種感覺,叫作自由?

    自由不是沒有代價,代價就是博士為之付出的生命。

    他開始思索,想要知道博士為什么會這么做。或許,只是因為楚君歸這個名字?

    他忽然想起,在分開時候,博士給了他一樣東西,現在還躺在他的口袋里。他從口袋中掏出那樣東西,發現是一面鍍了銀涂層的玻璃板,僅此而已。

    他的腦回路運轉了一下,才想起手中的是什么。

    一塊鏡子,最普通的鏡子。

    他知道鏡子是什么,但這知識是通過數據接口下載的常識,還從來沒有見過實物。

    沒有見過鏡子?他又是一怔。

    沒有了例行的記憶數據清洗,很多事情就逐漸清晰起來。他這時才想起,好象真的從來都沒有看到過鏡子。也就是說,他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樣子。以前他從來沒有想過這有什么問題,就像從來不曾懷疑世界的真實一樣。

    不知為什么,握在手里的這塊小鏡子,忽然變得異常沉重。

    他舉起鏡子,終于看到了自己。

    鏡中是一張年輕、英俊、帶著倔強堅強,又有些稚氣的臉,看上去大約十六七歲。關鍵是,這張臉和輸入記憶中那個少年的臉一模一樣!

    他忽然有些驚慌,鏡中少年也顯得有些慌亂,就連細微表情都和輸入記憶數據一樣!

    一剎那間,他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的身份,有些不清楚現在的自己究竟是實驗體的意志,還是輸入記憶中那個少年的意志。

    他和楚君歸,究竟誰是誰?又或者,兩者本就是一體?

    他忽然想起,數據區中還有一份隨著逃生路線下載的任務資料包。當時打不開,現在已經到了目的地,那應該能打開了吧?

    他在資料存儲區調出44號任務,輕輕一觸,果然成功解鎖。

    楚博士的影像出現在視界中。博士還是那樣不茍言笑,還下意識地整理了一下衣領。看來在錄制這段視頻時,他似乎有些緊張,并且非常在意自己的外表。

    影像中,楚博士沉默片刻,才緩緩開口:

    “君歸,我知道你會有很多疑問,也知道你想要問什么。只可惜,這些問題我現在都無法給你答案。也許將來有一天,你可以自己去尋找這些答案。現在,我已經給你安排了合法的身份,就在給你的數據里面。你在回歸文明世界后,可以到新鄭王國的月詠星,去那里找你的爺爺。在那之后,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和意愿生活吧,不會有人再給你安排什么,也不會有人給你下指令。”

    “如果……”博士欲言又止,最后搖了搖頭,說:“就這樣吧,我并不重要。”

    影像到此為止。

    這就完了?他沒想到任務竟然就這么簡單。

    就在這時,一個新的數據包出現,并自動開始加載。數據包內是一整套個人身份信息,都是標準數據接口。任何有管轄權的政府機構,都可以進行查詢驗證。

    隨著楚博士的影像消失,又一段程序開始運行,開始清洗他的意識區域。這是深層次的清理,甚至在改寫一些底層算法。

    他沒有抗拒,知道這是博士最后的饋贈。雖然不明白這段程序要干什么,但博士不會害他。

    隨著程序的運行,他思維中偏向程序的機械刻板逐漸被消除,一些以前從來不曾出現過的古怪想法一一浮現。等到清洗程序運行完畢,他就明白,從這一刻起,他會更象一個真正的人那樣思考,而不再是一段人工智能程序。

    他是楚君歸了。

    他想再看一眼博士,不為什么,就是想多看一眼。博士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或許只剩下這段影像了。

    可是再搜索記憶區域時,他卻發現所有和博士、和基地有關的數據全都消失,而且消失得非常徹底,連一絲一毫的線索都沒有留下。

    “這……為什么?”

    他心中隱隱有一個答案,或許,這就是博士讓他切掉屬于實驗體的歷史,從此以一個真正人的身份生活。

    不管嘗試多少次,他都無法恢復被刪除的數據,只得頹然放棄。

    這時一點閃爍的紅光才引起他的注意,那是救生艙殘骸的指示燈,表示所剩能源已經見底,很快就會失去所有能源。

    楚君歸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身在一個陌生的星球,勉強能列入可居星球的行列。但是在生機繁盛的背后,同樣也意味著許多未知的風險。疾病、猛獸、甚至是開化了智慧的土著,隨時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現在第一件事,他得在這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