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7章 正義和真理

天阿降臨
     夜深了,楚君歸給篝火里添加了木柴,就鉆進救生艙,開始休息。作為實驗體,他一樣需要睡眠,只是睡眠質量更高,以及過程更加可控。在睡覺時候,會有一個專門的微型芯片負責監控周圍動靜,一有變化,就會立刻將他喚醒。

    一晚無事。

    黎明時分,楚君歸自沉睡中醒來,伸了個懶腰,頓時感覺神清氣爽。

    他從救生艙中爬出,迎面一陣寒風,頓時讓他打了個寒顫。

    這個星球,清晨的風還是相當寒冷的。

    他看看周圍,感覺有必要盡快造個棲身之所。救生艙畢竟住著不舒服,而且太小,里面擺不下任何設備,更沒有什么防御功能。

    第一天的初探結果,證明這顆星球并不是那么安全,遇到的小動物不管吃草的還是吃肉的,都一個比一個暴躁。另外,他還感覺,這個星球上的物種似乎痛覺度都很低。哪怕被匕首刺穿,都不是想要逃走,而是掙扎著想要繼續攻擊。

    痛度低有好也有壞,壞處就是對危險警覺不夠,一般都很短命。可能在這顆硫砷等有毒物質含量格外高的星球上生存,它們就沒打算能活多久。

    楚君歸緊了緊衣服,打開打印機,打印了一把伐木斧和一根長鋸。他雖然有臂盾,但畢竟不如專業工具高效。

    然后他從已經熄滅的篝火底部挖出來幾塊木炭。這是他特意埋在火下炭化的。他將木碳放進精煉機,轉眼間機器就源源不斷的吐出碳棒。經過初步處理過的材料,再精煉成標準通用材料時消耗的能量就會少很多。

    他又撿了幾塊石頭,砸碎研細,扔到精煉機中,又得到了一點基本金屬和硅。不過他更在意的是精煉過程中收集到的一小罐氣體。這些氣體中氧含量很高,足夠支撐他幾個小時的活動。

    這種提煉方式效率很低,不過小工坊式的生產和工業化生產要求不同。楚君歸現在首要是先弄到點基本材料,工耗的事以后再說。

    做完這些,他就將工業酸、碳和作為基本混合基質的木纖維裝入打印機,片刻后得到了一小盒黑色粉末。這就是最基本的通用火藥了。如果找得到硝石,就能造成性能更好的火藥。

    有了火藥,又有救生艙自帶的一根銅棒,就有了制造子彈的基礎。

    打印機開始工作,片刻后一顆顆吐出子彈。這些標準9mm子彈,威力本就有限,楚君歸用的還是簡易版本最初級的火藥,就更加削弱威力,估計50米外就沒什么殺傷力了。不過有槍總比沒槍好。

    更何況楚君歸的近戰槍械格斗術名字中的近戰兩字可不是白寫的,這套格斗術的精髓就是近距離甚至是貼身戰斗。再不怎么樣的手槍,只要是貼著臉轟,傷害都不會低。

    子彈解決,手槍就好辦。沒過多久,一把暗銀色的P1911就出現在楚君歸面前。

    楚君歸拿起槍,插入彈匣,一拉槍機,卡嚓的機械聲清脆悅耳。有槍在手,他突然就感覺安心了許多。

    他舉槍瞄準,手突然帶起一片殘影,剎那之間已經分別瞄準了8個不同目標,只是沒有開槍而已。試過槍后,他感覺彈匣容量還是略小。只可惜這臺打印機中沒有相關配件,也沒有大容量彈匣的藍圖。

    八發子彈也夠了,每一發都貼臉打的話,傷害還是很可觀的。楚君歸這樣安慰自己。

    再向森林出發的時候,楚君歸的裝備已經很不一樣了。背后背包兩側是斬斧和長鋸,腰間有手槍和匕首,手上還有一面臂盾。背包里則放著水和一小罐氧氣。基本裝備齊全,不再是初次降落時的裸奔狀態。

    這一次他照例先向森林深處探索,在前次探索的基礎上又深入幾公里。到這里他身體才有些支撐不住,吸了一次氧。

    深入探索中,他意外發現了一個山谷。山谷遠方被群山環繞,山谷內植被茂盛,中央甚至還有一個小池塘。

    不過雖然看到水源,楚君歸卻沒有急著趕過去。在原始區域,一片水源往往會把周圍的兇猛生物都吸引過來。看似平靜的小池塘,實則危機四伏。

    他瞇著眼睛,從遠處注視著山谷。遠距離掃描顯示,山谷中有著不少旺盛的生命磁場反應,只是不知道來源是什么。

    猶豫片刻,楚君歸放棄了立刻探索山谷的想法。山谷中危險未知,而他現在的裝備還非常原始,火力遠遠不足。至少得扛個重機槍過來,才能從容探索山谷。

    這臺便攜版的打印機中當然沒有重機槍藍圖,連自動步槍都沒有,不過這難不倒楚君歸。他記憶區里存儲著好幾款重機槍的結構和原理圖,完全可以把部件一個個打印出來,再自己組裝出一挺重機槍。

    楚君歸,不管實驗體還是數據中的少年,都對重機槍,或者說,和重機槍類似的火力兇猛的武器有種癡迷般的迷戀。

    這并不是個例。當年人類剛剛進入星際大開拓的時代時,有位探險家總結多年外域求生的經歷,就說過一句名言:

    火力即為正義,口徑就是真理。

    楚君歸深以為然。

    他在地圖上標記了山谷的位置,并特別加上了危險標志。想了想,又添加了一個肉食和水源的標志。

    他原路返回,在森林邊緣區域選了一棵大小適中的樹,將它伐倒,再把樹干鋸成長條形的板材,扎成一捆,背回到救生艙旁。

    救生艙不遠處有一塊小高地,地勢比其它地方高出兩三米,頂部平坦,算是比較適合建造的地方。

    楚君歸削出一根木柄,插入臂盾,把臂盾變成鏟子,清理了小高地頂端的雜草碎石,整理出一塊平面。然后選定四角,各自釘下一根木樁。

    他視界中,出現了一座木屋的虛影。虛影與現實中影像重合,木屋四角與釘下的木樁吻合得恰到好處。

    楚君歸十分滿意,就以四根木樁為基點,又釘下更多木樁,然后在木樁間用木條交叉固定。

    現在他手頭有充足的鐵,造點金屬緊固件不在話下。這些緊固件經過人類多年優化設計,早就變得異常簡潔實用。他將木料切削成同樣大小的木板,四角加裝好緊固件后,往一起一拼,兩塊木板就牢牢固定在一起。如是炮制,轉眼間他就得到一大片加固的木板。再往那些支撐木樁和支撐條上一放,擰緊連接件,地板就成形了。

    奠定地基,后面的建造就是順理成章。這個最基本的木屋結構,根本不需要花費心力思索,照著視界中的藍圖造就是了。有視界中各種標線輔助,也不用擔心墻歪了或者地板不平。

    很快他就造好了四面墻壁,門口對著救生艙,其它三面各開了一個小小的窗戶,便于觀察周圍環境。惟一有些煩惱的是材料不足,建造過程中他不得不兩次跑到森林伐木,才算勉強湊夠木料。

    等到天色漸暗,一間平頂小木屋已經立在高坡上。

    楚君歸用獵物油脂和植物纖維作原料,打印出幾張防水纖維布,蓋在屋頂,這樣一間具備基本居住功能的木屋就完工了。

    他將救生艙里有用的東西都搬到了木屋里,釘了個工作平臺,用于放置精煉機和打印機。到了晚上,恒星能電板與充電器也要收到屋里,免得遇到下雨天。

    因為空氣中過量的硫,這顆星球的雨水都含有強烈酸性。恒星能電板和充電器雖然廉價粗糙,但都有金屬部件,在酸雨中可淋不了幾次。

    小屋就只有幾平方米,幾樣東西一放,就顯得有些擠了。

    楚君歸簡單吃點東西,喝足水,就躺下休息。

    他閉目不動,但并沒有睡著。現在他還不需要睡覺。

    在他視界中央,出現了一幅重機槍的設計藍圖。重機槍隨即拆解,變成一個個零件。然后其它零件隱去,就剩下槍管。他對槍管不斷放大縮小,來回旋轉,一連串復雜的數字計算之后,重新修改了一下尺寸。

    所謂修改,就是把口徑加大了一點而已,加的其實也不多,從7.62加到12.7,也就幾毫米而已。眼神稍差一點,可能從遠處都看不出區別。

    猶豫了一會,他才最終決定在這個口徑上停下。雖然少年在骨子里對武器有種狂熱,但是現實條件有限,不可能支持他無限制的改造。

    槍管口徑一改,除了三角架之外,其余的零件都要相應修改。不光是零件尺寸的問題,口徑大了,槍機各處強度也必須重新考慮。

    楚君歸雖然能夠在精煉機里往鐵里加碳和鎳,造出鋼來。可是這種最低級別的精煉機無法精確掌握配比比例,鋼材強度有限,而且品質很不穩定,這樣機槍有些部位就必須加厚,以增加強度。

    即使楚君歸腦力堪比計算機,修改設計的工作量也是不小。

    等到最終設計成型,已經過了午夜。

    新設計出的重機槍厚重敦實,全重超過40公斤,充滿了舊時代大工業時期的粗獷風格。

    換句話說,就是傻大黑粗。

    即使這樣,這挺重機槍的壽命也不過2000發上下。楚君歸原本還有些失望,這畢竟是他第一次自主設計修改的處女作,看起來水平很是一般。

    不過他轉念一想,要靠打印機打出2000發子彈,恐怕都要十幾天時間。重機槍壽命雖短,但他手里的彈藥更少。

    另外這顆星球礦物資源還算豐富,與母星更是有七八分相似。只要他拿下山谷,運氣好一點,找到點有色、稀土之類的資源,說不定就能造出更新一代的打印機。到那個時候,他大概率是要扛著榴彈槍或者機炮四處轉悠了,象重機槍這種火力孱弱的家伙,完全可以扔到庫房里落灰。

    楚君歸一邊在心里勾勒美好未來,一邊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