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9章 真的好嗎

天阿降臨
     楚君歸有些愕然地看著天空中出現的飛船。這艘飛船是他從未見過的型號,厚重且明顯的外裝甲,前方主炮以及飛船艦身上的無人炮塔,顯示這并不是一艘普通的武裝運輸船,而是戰艦。

    飛船自山谷上空緩緩飛過,艙門打開,一個個戰士從艙內跳下,借助背上的動力背包,他們在半空中就開始轉向,分散落向山谷各處。

    楚君歸雙眼微瞇,超卓的視力讓他清楚看到,每個空投戰士都是武裝到了牙齒。明顯同一款式的作戰服和背包裝具,則顯示他們都是隸屬于同一支部隊。

    在這個本是荒無人煙的無人星球上,怎么會突然出現這樣一支部隊?而且星球那么大,空投區域卻偏偏要選在他頭頂上。這能是巧合?

    楚君歸迅速根據地平線曲率算了一下星球表面面積,再對比一下山谷大小,就得出了是巧合的概率。這個數字小得讓他這個實驗體也只能視之為0。

    如果不是巧合,那么就只有一個解釋,這批人和進攻基地的人屬于同一個勢力。他們應該是知道楚君歸逃到了這里,所以專程趕來追殺。

    楚君歸眼中流露出一縷殺氣。

    他不再是惟命是從的實驗體了,楚博士已經為他打破了最后一重限制。現在,他是楚君歸,既是實驗體,也是數據中的少年,更帶著博士最后的遺愿。好不容易得來的自由,怎么會讓這些人再次拿走?

    不過棘手的是,空投的戰士個個都武裝到了牙齒。而他手中就只有重機槍這樣的近戰武器,打起來絕對吃虧。

    另一方面,論戰斗技巧,他所掌握的近戰槍械格斗術不過是0.1a版本,從版本號上就看得出還是非常原始。空投的這些正規戰士,掌握的想必都是成熟的1.0甚至是1.2以上版本的戰斗技術,而且遠近兼顧。

    最初的測試版和正式成熟版本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楚君歸猜也能猜到個大概。

    他冷靜下來,縮回樹后。

    這一戰敵我相差懸殊,對方又是有備而來,正面沖突必無幸理。好在他對這個星球和山谷周圍都很熟悉,地圖繪制完全,手握地形優勢,可以嘗試隱蔽接近,只要被他摸到近處,開啟近戰模式,那他手中那挺40公斤的重機槍掄起來,還不完爆對手手中那些細得跟牙簽一樣的突擊步槍?

    思謀即定,楚君歸就向后退去,想要先躲到包圍圈外。

    可是天空中就是有一個不開眼的家伙,不斷調整路線,筆直對著楚君歸的頭頂降了下來。楚君歸連躲幾次,那家伙都未卜先知般的調整航向,牢牢地跟了上來。

    楚君歸索性不跑了,直接躲在一棵大樹后。這家伙只要敢落地,那就是近戰范圍。

    空中戰士加速落下,距離地面幾十米時加大噴氣背包功率,迅速降低落速,最后成功降落。他迅速解下噴氣背包,隨手扔在地上。

    他不要的噴氣背包,卻讓楚君歸看得兩眼放光。

    過去一周,楚君歸千辛萬苦才造出幾件堪稱原始的裝備,眼前人家隨手扔掉不要的噴氣背包,上面用的合金材料就比楚君歸手上現有的先進了兩代。分解了這個背包,想必鈦也有了,鎂也有了。

    這么一個噴氣背包可以隨手亂扔,豈不是說,他身上其它裝備更好?

    看著不遠處背對自己,正靠在一棵大樹后,探頭探腦觀察環境的空降戰士,楚君歸瞬間有種美好生活就在眼前的感覺。

    楚君歸屏住呼吸,倒握重機槍,足下無聲,一步一步向那戰士潛行。空降戰士雖然戴著戰術頭盔,但什么樣的頭盔也擋不住楚君歸那把傻大黑粗的重機槍一砸。

    作為沒什么時間觀念的前實驗體,楚君歸耐心無限。他以龜速前進,無聲無息地向著那個戰士蠕動。

    楚君歸不知道那戰士身上有沒有什么先進傳感器,比如能夠感知周圍突發震動、聲音或者其它什么。又或是像他一樣,可以憑借各種聲波和震波勾勒周圍環境全息影像。

    所以蠕動最安全。

    那戰士不停地探頭探腦,一有風吹草動槍口就會指過去,動作迅猛簡潔,顯然訓練有素。只不過他來來回回切換目標的速度有點快,而且只顧著前方左右,從未想過往身后看一眼。

    楚君歸離他已經只有十米了。

    楚君歸有些疑惑地看著,對手此刻簡直就是在表演戰術動作大全,許多動作根本就是莫明其妙,不知道打算干什么。因為實在搞不懂目標有些動作的含義,楚君歸又躲回樹后,小心觀察。他不用探頭,光是憑借目標那些幅度過大戰術動作引起的震動和聲音,就能透過樹干也能勾勒出目標的姿態位置,相當于透視。

    如是觀察一會,楚君歸突然明白了過來,那個年輕戰士有那么多多余動作,根本不是有特殊目的,他就是在緊張害怕而已,緊張到六神無主。

    “他在害怕我嗎?”楚君歸心中疑惑,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多么厲害。人類各種格斗術、戰斗技能都發展到了非常成熟高效的程度,甚至7.0\8.0版本到處都是。他那個0.1a版本,還是測試版,實在拿不出手來見人。

    技術版本不行,也有辦法彌補,方法簡單粗暴。

    楚君歸慢慢舉起重機槍,準備先把這個緊張無措的小家伙打暈,然后找個地方仔細拷問。實驗體雖然沒學過刑訊逼供,可是少年似乎看過不少雜書,學識淵愽,這方面的資料也有不少,雖然大多來自小說電影。

    砰的一聲,空投戰士一頭栽倒,滿身瞬間跳動著電火花,肢體無意識地抽搐著。

    楚君歸愕然看著這一幕,他的重機槍還舉在半空,人也保持著發力躍擊前的姿勢。只差半秒,他就沖過去了。

    楚君歸心頭微凜,看來對手多了,總會有疏漏時候。他剛剛就是被眼前這只菜鳥給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沒有發現遠處還有潛伏的狙擊手。

    好在那狙擊手似乎全部注意力也都在那菜鳥身上,沒發現十米外還有一個楚君歸。

    楚君歸蹲伏不動,有動作就有可能被發現,人類眼睛對于移動物體的捕捉要遠超靜止影像。

    果然,沒過多久,又一名空投戰士就弓著身體,從樹林中出現,慢慢走向倒地的菜鳥。這是個年輕少女,一頭編好的臟辮,扎在腦后。她動作輕盈而有力,有若一頭雌豹。她執槍行進,走向已經倒地的獵物。

    砰的一聲,她一頭栽倒在菜鳥旁邊,整張臉都埋到了土里。

    楚君歸在她身后出現,重機槍終于開葷了。

    他還算是手下留情,只是打暈過去,沒有大開殺戒。這些空投戰士的情況有些不對勁,好像他們還在自相殘殺。也許這批人的到來,和他沒有什么關系。假如是這樣,那就不能隨意殺人了。

    楚君歸撿起地上的突擊步槍,檢視一番,找到數據接口,指尖彈出一根探針,讀取了這把突擊步槍的全部使用資料。

    這應該是把通用型多功能步槍,還帶有一定的遠程狙擊功能。所謂狙擊功能切換,其實不過是瞄準鏡標線切換一下,然后換裝狙擊專用彈藥而已。

    楚君歸退下彈匣看了看,彈匣內全都是彈頭呈半透明、內有藍色彈芯的電擊彈。這種電擊彈擊中目標后,會瞬間釋放高壓電流,能夠使人行動癱瘓,屬于非致命性彈藥,一般用于防暴或是捕捉用途。

    他又在打暈過去的空投戰士身上仔細搜索了一下,發現她攜帶的物資中只有少許食物和水,大抵只能支撐一天。也沒有帳蓬、睡袋之類野外露營的裝備。她身上還帶著一把手槍和一把匕首。手槍彈藥也都是電擊彈,沒有致命彈藥。

    看到這里,楚君歸就大致心中有數。這批戰士的確不是為他而來,看樣子是想要在這里進行一場野外單兵訓練或演習。只是好死不死的把演習場設在他頭頂而已。

    他看了眼女戰士肩頭的一個小盒子,那是單兵信息終端,兼有通訊和紀錄戰場信息的功能。

    楚君歸不知道女戰士剛才有沒有看到自己,索性摘下兩人的信息終端,一把捏碎,然后埋入土里。以這個星球的強酸環境,用不了半小時,信息終端里的一切敏感元件都會被損毀。

    此刻最先倒下的戰士身上又跳了幾道電火。他呻吟一聲,肢體無意識地抽搐著。

    “可憐的小家伙。”楚君歸聳了聳肩。

    這些空投戰士所用的電擊彈似乎都是加強了威力的型號。如是中了一槍,雖然死不了,可是那滋味絕對不好受,跟受場電刑沒啥區別。眼前這倒霉的菜鳥恐怕是中槍當時就被電得暈死過去,但直到現在,昏迷中還要繼續受電流折磨。

    楚君歸拎著突擊步槍,又帶上兩個彈匣,就隱沒到森林中。

    此刻運輸船懸停在天空高處,那名沒有佩帶軍銜的魁梧軍官站在向前延伸的舷窗前,注視著遠方的大地。旁邊墻壁上有一張山谷戰場的三維投影地圖,上面有一個個光點,有的靜止,有的在快速移動。

    每個光點都代表著一個戰士,此刻兩個光點突然變紅,意味著他們已經被淘汰出局。

    “呵呵,平時不好好訓練,現在有他們好受的。”魁梧軍官冷笑。

    旁邊一位年輕參謀顯得有些擔心,說:“上校,我們偷偷增加了電擊彈的威力,又關閉了他們戰斗服的抗電功能。這個……真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