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0章 神秘玩家

天阿降臨
     魁梧軍官似乎一點不覺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對,道:“他們將來都是要上戰場的。戰場上敵人可從來不會跟他們講什么客氣。連這點都適應不了,畢業了不是去送死嗎?”

    年輕參謀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長官,委婉道:“上校,他們中有些人,應該是不會上戰場的。”

    “是嗎?我怎么不知道?“上校冷笑。

    參謀覺得說不下去,只能尷尬地說:“那個……可能是我記錯了。”

    上校忽然道:“如果你知道這場考試還有誰會來,你大概就不會這么說了。”

    “還有外人?”

    上校指了指天空,淡道:“是那邊的人。”

    參謀吃了一驚,“天朝?他們怎么會突然過來,難道是考核?”

    “考核、視察、觀察,或者挑毛病,也說不定只是單純的想下來玩玩。誰知道呢?不過,有區別嗎?”

    參謀微露緊張,“怎么辦?要不要通知我們的人?”

    “那邊有要求,絕對保密。另外,如果你知道是誰過來的話,就會知道,通不通知他們其實都無所謂。”

    “是誰?”參謀一臉好奇。他也知道,能夠讓上校也感覺無奈的人,其實不多。

    上校沉默不語。

    “上校,我們要是輸的太慘,不也是丟您的臉嗎?”

    上校臉色終于有了點變化,無奈道:“我孟江湖的臉,早就丟盡了。”

    “話不是這么說!大不了我也下場,帶上那幾個刺頭兒好好打一場!”

    孟江湖只是看了他一眼。

    參謀有些急了,道:“上校,我秦奕上過戰場,那也不是吃素的。怎么說當年我也是年級第一名畢業的。再加上那幾個刺頭,絕對不會給您丟臉!”

    孟江湖哼了一聲,說:“絕對不會丟臉?這話說得早了點。你當年是第一名,人家也是第一名,只不過是止戈學院的第一名。”

    “止戈學院!“秦奕吸了口冷氣,所有的孤傲全都拋到九天云外。

    孟江湖再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哦,忘了告訴你,人家還是個女的。”

    秦奕立刻訕訕地笑了,說:“女孩子啊!那就算了,勝之不武,勝之不武,哈哈!”

    “你說的那幾個刺頭兒,最好能當得起刺頭這個詞。否則的話……你應該清楚。”

    秦奕似是想拍胸答應,然而轉眼間卻又沒那么有信心了。

    “那一位,不會是一個人來的吧?”

    “當然不會。她還帶了五個天璣護衛。怎么,你還有什么想法嗎?”

    秦奕老老實實地道:“沒有,現在什么都沒有了。”

    森林中,楚君歸弓著身體,正從一顆大樹躍到另一棵樹后,跑著跑著,忽然間側方一顆電彈襲來。他就如未卜先知,突然停步,子彈擦身而過,轟在樹干上,留下一片四處攀爬的電火花。

    他騰地躍起,瞬間消失在樹冠中。

    “這里居然也有一個,還是被看到了。”楚君歸有些無奈。

    山谷其實不算太大,空投的戰士體能速度也都不弱,手段更是花樣百出。有一落地就四處游蕩,主動獵殺的。也有的迅速尋找隱蔽的有利地形,伺機埋伏的。還有些人更是一落地就找地方藏起來,一動不動,就看誰從自己槍口前路過。

    能不能有戰績,完全看天。

    楚君歸既然知道了這些戰士其實是來搞實戰訓練的,自然不愿意摻合進去,就想要離開戰場。可是沒想到恰好遇到了一個落下就伏地不動的陰險家伙,險些中招。

    電擊彈威力可不小,就算楚君歸是實驗體,也沒興趣挨上一下。差點中招,令一種沸騰情緒在他心中漸漸升騰。按照人類說法,這叫怒火。

    不遠處,亂草叢中,一名微胖的圓潤戰士全身都蓋著草葉,偽裝得幾乎天衣無縫,露在外面的就只有槍管和眼晴。他現在正揉著眼睛,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前方。剛剛他明明看到了一個人影,怎么轉眼之間就不見了?難道是自己眼花了?

    就在疑惑之際,楚君歸自天而降,重重砸在他身上。

    這名伏地不出的家伙一口氣還沒上來,一顆電擊彈就打在了他后頸的薄弱處。強烈的電流瞬間令他從地面彈了起來,然后落地,已經昏死過去。

    楚君歸望向周圍,眼神轉冷,知道不殺出一條路,恐怕是無法順利從這個戰場脫身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們的考評成績就別要了。”默默想著,楚君歸將重機槍背在身后,提起突擊步槍,上滿了電擊彈。

    叢林搜索獵殺,需要相當的技巧和一定的運氣。要能從蛛絲馬跡中發現對手的行蹤,判斷行動規律,選擇合適的行動方案,然后還要看臨陣發揮。畢竟一槍打到胸還是腳,那是天差地別。

    這些都是生存訓練資料中的基本狩獵和野外戰場的內容。但在這種生存戰場上,對手眾多,情況瞬息萬變,哪有可能一步步按照生存手冊的步驟來?

    如何發現目標,是重中之重。

    楚君歸拿起一塊石頭,輕輕敲擊樹干。撲、撲、撲,低沉的聲波四下散開,又反射回來。同時,楚君歸將手放在地面,收集分析著各種震波。轉眼之間,在他視界中,樹干、巨石的障礙物就漸漸變得透明,顯露出隱藏在后面的兩個身影。

    楚君歸毫不客氣,舉槍瞄準了一個藏在不遠處樹后的家伙。

    樹后那名戰士抬頭,對著不遠處的亂石堆打了個手勢,同時向著敲打聲音傳來的方向指了指,示意那邊有人。

    亂石堆中隱藏著一個戰士,一臉玩世不恭的神情,手里抱著一把切換到狙擊模式的步槍,回了個手勢,輔以唇語,說:“我會盯著他的。你小心。”

    樹后戰士伸手劃了個圈,示意:“我繞過去,給他個驚喜。你知道我喜歡近戰。”

    石堆中的戰士聳聳肩,說:“隨便你吧,我給你掩護。不過別玩脫了,要是沒進前十,那就丟臉了。”

    “我們配合,什么時候出過問題?”樹后戰士顯得十分自信,他伸手拔出手槍,長身而起。

    就在這時,槍聲驟起。

    一連串電擊彈轟在樹干上,電漿四下飛濺!電擊彈雖然沒什么穿透力,但這里的空心大樹也不堅固。連續幾發子彈幾乎都落在同一處,轉眼間轟穿了樹干,最后一顆電擊彈破樹而出,直接命中了樹后戰士的頭盔。

    他頭一歪,旋即被強烈電流刺激得跳了起來,一頭栽倒,暈死過去。

    “這也行?”亂石堆中的戰士看得目瞪口呆。

    他一個翻身,慢慢探頭,想要觀察對手位置。哪知道才露出頭皮,眼睛都沒出巖石上緣,一顆子彈就跨空而至,擊中了他的頭盔頂端。

    電光炸開之際,他心中想的只是:“他是怎么看到我的?!”

    楚君歸如幽靈般在森林中行進,不斷敲擊著周圍的樹干或巖石。在他周圍,戰場幾已變成透明,無論對手藏在什么東西后面,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只要冒頭,就會被一槍放倒。

    只打了一會,楚君歸就發現,戰場綜合成像技術0.8c版格外好用。那些空投戰士似乎不怎么聰明,他們難道以為躲在石頭或者樹干后面,自己就看不到他們了嗎?

    這可是憑本事的生存戰場,這些家伙注定是要被淘汰的。

    楚君歸抬手一槍,將一個縮在灌木叢里的家伙打暈。這家伙好像在這里趴了很長時間,似乎落地后就沒動過,到現在還沒有一個戰績。

    運輸艦上,秦奕忽然咦了一聲,說:“這片區域居然快被清空了,這么快!應該出現了一個很厲害的家伙啊,難道是她?”

    孟江湖看著那片一個接一個變紅的光點,瞳孔微縮,說:“有可能吧。”

    他的聲音中透著一點失落。哪怕對手再強,看著自己教出來的學生被人一個接一個地干掉,身為教官,他的心情仍然會不好受。

    “要不要派無人偵察機去看看?”秦奕提議。

    “不。那邊的人不會喜歡被觀察。”孟江湖即刻否決。

    楚君歸站在一個伏地的戰士旁,用腳把身體翻了過來。出乎意料,這是一個十分清秀的少女,制式戰斗服也不能完全俺住她傲人的身材。此刻她的小臉有些痛苦地皺著,顯然電擊的余波還沒有過去。

    “有點麻煩。”這是楚君歸給她的評價。

    這個少女戰士有著和容貌不相稱的老辣和沉穩,甚至發現了楚君歸的存在,并由始至終保持著陣位。她對陣地的選擇也很見高明,兩面都有天然保護,誰要想進攻她,就不得不出現在她視野和射程中。

    只可惜楚君歸還有主動聲波搜索的能力,透過大樹看到她的位置,直接就是穿樹轟殺。

    消滅這個少女戰士,左近好像就沒什么殘存空投戰士了。楚君歸從她身上搜出幾個彈匣,補充了彈藥,就向下一個區域走去。

    沒走出多遠,他忽然停步,捕捉到了一種極為細微的聲波。

    這個頻率的聲音,普通人根本聽不到,所以是一些主動式單兵探測儀常用的頻率。

    “有個大家伙!”楚君歸瞬間有了判斷。

    到目前為止,他遇到的空投戰士都沒有配備主動式超聲探測儀。現在卻突然遇到一個有探測儀的家伙,不用想,肯定是身份特殊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