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1章 極端策略

天阿降臨
     楚君歸的近戰槍械格斗術中,專門有個篇章講述如何應對各種常見偵察探測手段,以便拉近到近戰距離。作為實驗體的好處,就是這些資料全都經過特殊處理,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數據,但輸入他體內時,數據卻可以轉化成標準信號,直接刺激各處神經元,等同于有了正確肌肉記憶,無須訓練就自然而然能夠做出完美動作。

    普通人類需要的學習、訓練和糾正動作的過程,在他這里全部可以省略。

    對手居然會有主動式聲納探測儀,雖然意外,但也不是沒辦法對付。

    楚君歸彈出一顆石子,敲在十余米外的一棵大樹上,然后將一片光滑石頭插進地面,自己則緊貼樹干,全身收縮,擺出一個奇異的姿勢。

    不遠處,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影自陰影中浮現。即使周圍沒有障礙物,他也是非常模糊,幾乎與周圍景物融為一體。在移動時,他身體表面的光影也會隨之變化,只要保持低速,哪怕是面對面,也很難發現他的存在。

    他顯然聽到了石頭敲擊樹干的聲音,當下停步不動,然后加大了搜索的力度。探測儀屏幕光度很低,而且以特定角度才能看到屏幕內容,即使在夜晚,使用者也不用擔心會因為光亮而暴露。

    探測儀的屏幕上,已經勾勒出周圍各種景物的線條,左近上百米的戰場都變成透明。不過戰場上沒有任何可疑目標,連個小動物都沒有。楚君歸所在位置,顯示出的是樹后有塊大石。至少看輪廓應該是石頭。

    他審視了一下地形,就向楚君歸所在位置潛行。他還是對那個突兀的聲音放心不下,而樹干和大石能夠提供天然的隱蔽所。

    他很有耐心,無聲潛行,片刻后繞過大樹,看到那塊石頭正睜大了兩只眼睛在看著自己。

    這一驚非同小可!

    還沒等他有何動作,一片陰影當頭落下。通的一聲悶響,重機槍下,又多了一個犧牲品。

    看著伏地不起的神秘戰士,楚君歸兩眼放光,當即下手,轉眼之間,這個全副武裝的精銳戰士就已**。

    這個家伙明顯和空投戰士不一樣。他戴著的頭盔有著全視野的面具,本身異常輕薄,但防御力絲毫不比空投戰士那笨重的頭盔低。身上的戰斗服有著光學迷彩效果,而且顯然不是普通貨色,都接近于光學隱身了。

    另外戰斗服是使用可伸縮纖維設計,任何人穿上都會合身緊致。還有保溫、恒濕,放大特定頻率震動觸感,以及全景成象等功效。似乎還有運動能量回收的模塊,可以大幅增加野外電池使用時間。

    最重要的當然是防御。就這方面來說,楚君歸那把升過一次級的匕首連劃幾次都切不開它,防御力自是不弱。

    腰帶也是件高端裝備。它自帶電池,以及多模式發電模塊,同時還有一個一次性的緊急救生模塊,可以彈出一件救生衣,兼有防彈保暖的效果。同時還集成了一個個人信息處理核心,所有探測儀、頭盔、戰斗服上的傳感器,都會把數據輸送到這里,進行計算分析,輔助進行判斷。

    至于褲子,戰斗服當然要包括褲子和戰靴,這都是楚君歸沒有的。

    這家伙就連戰斗背心,都是特種纖維制成,色澤質感看著就能感到高端大氣撲面而來,至于功能嘛不用細看,反正該有的都不少就是了。光是看著,楚君歸就很有剝了拿走的沖動。

    至于各種武器,楚君歸反倒是不太看重。有了武器也沒有足夠彈藥,還不如土制重機槍有保障。

    不過楚君歸窮雖然窮,還是保持了最基本的理智。這家伙不明來路,看上去和那些空投戰士明顯不是一路的,肯定出自某個更大的勢力,絕不好惹。

    這樣的話,這些裝備就有些燙手,拿到了也未必保得住,還是直接證據,證明楚君歸就是下手的人。

    不過楚君歸此時身兼人類與實驗體雙重優勢,略一思索,就找到了把自己從亂局中摘出去的辦法。他返回原先區域,將兩個昏迷的空投戰士扛了過來,扔在這一身高端裝備的神秘家伙旁邊,然后端起突擊步槍,給三人一人補了一槍。

    看上去,這就是個雙方兩敗俱傷的局,至于一些小破綻,楚君歸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惟一遺憾的是,那神秘戰士太過高端,裝備燙手,想來想去,到最后沒一個裝備是能拿的。不過這三個家伙再受了一遍電擊彈折磨,也算讓他平了點心頭怨念。

    布置完現場,神秘戰士的探測儀忽然點亮,出現一個全息投影。那是一個同樣裝束的戰士,說:“四號,回報位置和戰場態勢。一號即將進入戰場。重復一遍,一號……”

    還沒等他說完,楚君歸就是一發電彈射來,直接報廢了這個探測通訊合一的裝備。

    “越來越麻煩了。”楚君歸皺眉想著。

    新一批戰士的出現,讓局勢再一次失控。這批戰士裝備太好,直接碾壓了他不知多少代。現在是他們不知道楚君歸的存在,才被干掉一個。如果多來幾個,協同作戰,楚君歸必無幸理。

    “還是先回去吧。”他有了決斷。

    楚博士說過,已經給他安排了合法的身份,那么只要能確定這兩個勢力都不是他身份的敵對方,他就應該能順利回歸文明社會。所以他壓下戰斗欲望,決定先返回自己的基地,等待對方自己找到他。

    楚君歸原本以為這是無人星球,又是生存緊迫,所以木屋造得并不隱秘。想要被發現的話也很容易,回去生一堆火,弄條煙柱就行了。

    想要把自己摘干凈,自然不能帶多余的東西回去。他把突擊步槍、手槍和電擊彈藥都丟下,孤身向著木屋的方向潛行。

    或許是因為空投戰士已經大幅減少的緣故,這次楚君歸終于成功脫離戰場,離開山谷,返回森林。他沒有耽擱,直接向木屋奔去。

    同一時刻,遠方高坡上浮現一名神秘戰士身影,面甲后露出一張沉凝威嚴的面容。他看上去三十余歲,眼神凌厲。他看著手腕上的探測儀,緩緩地道:“四號失手了,最后的訊號顯示,是中了電擊彈。”

    又有兩個身影從無到有的出現,一人有些驚訝地,道:“四號會栽在那群鄉下菜鳥手里?就憑他們?這不可能!”

    另一人則要沉穩得多,說:“極端策略下,有可能。”

    前一人顯然不服氣,“什么樣的極端策略?”

    “落地埋伏,就此不動。”

    “這……這也太不要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