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2章 威脅

天阿降臨
     “戰場上只看結果。就算是再弱的對手,也絕不能輕視。”那名中年戰士應該是首領,他一發話,其他兩人就都不說話了。

    這時第四名戰士解除了光學隱身,說:“二號,這邊有一個救生艙。”

    “嗯?在哪?我看看。”二號走過去,蹲跪在那名狙擊手身邊,拿起望遠鏡,望向遠方。

    在視界中,出現了一個墜落的救生艙,不遠處則有一座木屋。

    二號按下望遠鏡上的目標識別開關,隨即開始對救生艙進行掃描。片刻后,有關救生艙的型號和相關數據就出現在屏幕上。

    “方舟三型救生艙,屬于通用型民用救生艙,深空能源初研于2779年,目前已經發展到第6代產品。目標屬于第3代版本,生產日期約為2990年前后。”

    “很古老的版本。附近有飛船失事的消息嗎?”二號問。

    “目前還沒有相關信息。”

    “算了,這一帶時常有星盜出沒,可能是哪個遇到星盜的倒霉家伙吧。”二號又移動望遠鏡,仔細看著木屋。

    “基本求生設施造得倒是很不錯,說不定是個工程師。”狙擊手插口道。

    二號放下望遠鏡,說:“沒有警戒,也沒有防御設施,看樣子他沒什么戒心。先不管他,等這次任務結束,再進行身份審核。”

    二號手腕上的探測儀突然開始閃爍,他面色一肅,說:“一號已經進場。三號六號,你們跟我去迎接。五號,你盯著那個房子。”

    五號比了個接令的手勢,又開啟了光學迷彩,漸漸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他將十字準星對準了木屋,開始耐心等待。

    其余三名戰士迅速移動,轉眼間到了山谷邊緣。這時空中響起隱約的尖銳呼嘯,一架造型優美的戰機俯沖而下,距地數百米時拋下一個吊艙,自己則急劇轉折拉升,重新飛向外空。

    吊艙開啟制動引擎,迅速減速,最后筆直降落,立在三名戰士面前。

    艙門打開,從里面泄出一股寒流,從里面走出一個全身暗銀戰甲的女戰士。她的面具也是暗銀色,并不透明,一點也看不到面具后的容貌。

    她一出現,三名戰士就同時敬禮。

    “戰場都已經準備好了?”她的聲音清冷如冰。

    “模擬戰剛剛開始,他們還不清楚您的到來。”

    她在降落艙內一按,就彈出一把幾乎和她等高的巨大步槍。步槍也是暗銀色,處處都是直線條,充滿了劃時代的科技感。

    “這次的彈藥是?”

    二號將彈藥箱放在地上,打開,里面碼放著八個彈匣,彈頭都是藍色。

    “演習用電擊彈,不過是威力加強版。另外,所有目標戰斗服的抗電功能都已經關閉。”

    “嗯?看不出來,他們倒還有些武勇。一百人嗎?那兩個彈匣就夠了,其它的收起來吧。”她拿起一個彈匣,直接壓進槍里,另一個彈匣則收入腰間。

    二號猶豫一下,說:“您要小心。”

    “怎么?”

    二號說:“這一屆學生都是孟江湖帶出來的。這個人很不簡單,當年我曾經和他一起戰斗過,只是因為后來犯了事,才會被貶去軍校教書。”

    她終于有了點興致,說:“能讓你說不簡單,那肯定是有些本事的。他也會下場嗎?我倒是想和他打一次。”

    “他是教官,不會出戰。這次出戰的都是他的學生。”

    一號頓時有些意興寥寥,說:“那就算了。想來這種小地方也不會有什么驚喜,速戰速決,這次考察完成,后面還有三個星域等著呢。”

    “遵命。”

    二號手指了指,三號六號就向兩翼散開。

    “你們這是要干什么?”

    “保護您。”

    “不需要吧?”

    “這是我們的職責。您放心,我們絕不會插手戰局,他們也不會發現我們。”二號道。

    “可是……”三號忽然欲言又止。

    “有什么問題嗎?”一號敏銳地察覺了三號的情緒變化。

    二號不得不說:“是這樣,我讓四號先行搜索,排除未知危險。但是……她好像中了埋伏,失去了聯系。”

    “誰的埋伏?你是說,那些菜鳥學員?”

    二號硬著頭皮說:“從最后傳回的信息看,有可能是的。”

    “呵呵。”一號笑了一聲,終于提起了些興趣。她就那樣提著巨大的狙擊槍,向山谷中走去。

    二號和三號六號分占三角,遠遠散開,開啟了光學迷彩,就此隱入森林,與一號一同移動。

    而她身上的暗銀盔甲始終如一,并未開啟光學迷彩。

    她大步走入山谷,還在高處時,目光掃過前方森林,忽然架槍,直接對著前方就是一槍!

    狙擊槍猛然一退,巨大的后座力推著她整整向后退了一米。

    彈頭跨越千米,穿過數棵大樹的樹冠,直接將一個隱藏在樹葉間的戰士轟飛。爬滿全身的電火則是令他直接昏了過去。

    她一拉槍栓,拋掉彈殼,然后一躍而起,如飛鳥般投入山谷。

    楚君歸此刻已到了森林邊緣,并沒有離開,而是半跪在陰影里,有些無奈地看著自己的木屋。

    木屋看上去和離開時沒什么兩樣,可是在楚君歸眼中,卻看到一束淡淡的激光正照在木屋上。這束瞄準激光同樣不在普通人肉眼能夠識別的范圍內。

    楚君歸順著瞄準激光束往回望去,最終在遠方山坡上找到了那個狙擊手。

    狙擊手距離木屋的距離超過3000米,但這個距離對于具備先進瞄準系統的狙擊槍和特制彈藥來說,根本就算不上遠距離。而且在狙擊手陣位上什么也看不到,就見一束激光憑空出現,照射在自家木屋上。

    楚君歸對自己身份的合法性再怎么自信,也不愿意貿然跑到狙擊手的瞄準范圍里,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陌生人的一念之間。即使作為實驗體,他也沒有那么傻。

    他觀察地形,想著要不要繞到后面去把那個狙擊手干掉,但是想了想,就放棄這個念頭。高坡上的狙擊手同樣有光學迷彩,和剛剛被打暈過去的家伙顯然是一伙的。

    僅僅打暈一個,已經花了楚君歸不少功夫收拾手尾,再多個狙擊手,就更解釋不清了。而且他們這一波人還不知道有多少個,說不定還有人隱藏在暗中保護狙擊手。

    既然小屋回不去了,楚君歸就退回森林,準備找個地方,假裝伐木打獵,等待人發現自己。

    沒走多遠,遠方山谷突然暴發出一聲響亮獸吼,簡直是驚天動地!緊接著一棵棵大樹轟然倒塌,似有巨獸正在林間肆虐。

    驚呼聲此起彼伏,幾個人影沖天而起,四散躲避,看樣子還沒有拋掉噴氣背包,想要多一種機動方式。但是貿然上天的都沒什么好下場,一連串槍聲響起,空中的幾個家伙頓時慘叫,帶著滿身的電火花栽落在地。

    即使出現意外危險,看著送到眼前的戰績,也很少有人能無動于衷。

    山谷中巨獸來回沖突,槍聲也響成一片。楚君歸遠遠看著,只是搖頭。這些空投戰士都沒有帶致命武器,那些電擊彈用來對付人還可以,用在這頭能夠撞倒大樹的巨獸身上,能有多大效果,可想而知。

    楚君歸還在猶豫要不要幫他們一把的時刻,耳朵忽然一動,捕捉到了一記奇異的槍聲。

    槍聲頻率和空投戰士的突擊步槍明顯不同,更加深遠,也更有韻味,居然讓楚君歸聽出了一絲美感。

    槍聲一起,巨獸的咆哮突然高了八度,顯是受了重創。隨后巨獸不再胡亂沖撞,改變路線,筆直對著楚君歸的方向沖了過來。

    看著一棵棵巨樹倒下,再看著煙塵滾滾向自己而來,楚君歸滿心無奈,從背包里掏出幾個瓶子,綁在一起,躍上大樹。

    這頭巨獸肯定皮糙肉厚,重機槍都不見得對付得了,但是純硫酸就是另一回事。

    轉眼之間,巨獸就出現在楚君歸視線里。

    這是一頭渾身厚皮如甲的巨獸,高近十米,生著長長的四根獠牙,六根圓柱般的大腳每次落下,必會令大地震動。那些空心巨樹一撞即倒,根本經受不起蹂躪。就這樣,巨獸生生在林中開出一條大道。看它方向,出了森林后就會直奔救生艙而去。

    楚君歸盯著巨獸,算準距離,一躍而起,借助樹枝彈性,自巨獸上空掠過,然后拋下硫酸瓶。

    硫酸瓶拋落,恰好出現巨獸面前。巨獸連樹都要撞,哪會在意這么個小東西,一頭撞了上去。

    再厚的玻璃瓶,也經不住這樣撞擊,剎那間濃硫酸四處飛濺,潑了巨獸一頭。巨獸的眼睛雖然很小,可也被硫酸覆蓋。

    巨獸一聲慘叫,轟然倒地,然后拼命掙扎,亂踏亂踢,將周圍不知多少巨樹壓倒。

    楚君歸單手掛在一根樹枝上,看著下方不斷掙扎的巨獸,有些疑惑,這頭大家伙究竟是從哪冒出來的。按照山谷中樹木的密度,根本就沒有它的生存空間。

    巨獸另外一側的眼睛緊閉,眼皮也是焦黑一片,顯然是瞎了。那么究竟是誰下的手?能夠命中狂奔巨獸的一只眼睛,這槍法已經不是優秀可以形容了。

    楚君歸再一次感覺到了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