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4章 演技派 二

天阿降臨
     楚君歸的怒意只持續了一秒,就被他用低級版本的戰術欺騙給壓了下去。哪怕是菜鳥P6程序員編寫的智能程序,也能分辨出銀甲女戰士在新勢力一方中的超然地位。如果楚君歸還想順利回歸人類社會,那就最好不要得罪她。

    更何況她也沒用致命彈藥,沒想殺了他。

    但楚君歸畢竟擁有的畢竟不是普通級別的智能,還與少年的所有記憶融合為一,轉眼間就想深一層,她未必是不想殺他,只不過現在身上沒帶致命性彈藥而已。

    不管她怎么想,至少現在還不能得罪她。楚君歸得出了結論。

    楚君歸拿起重機槍,抖了抖,很滿意地看到各個部件還是緊密地扣在一起,沒有散架的跡象,不枉他把大部分部件都加厚加粗不少。將重機槍背在身后,他隨手將砸暈過去的狙擊手翻過來,就要下手剝裝備。

    銀甲女戰士出現在他身邊,默默看著他的動作。

    楚君歸明智地把剝裝備改成了搜身,重點尋找身份線索。

    狙擊手面具掀開,露出的是一張中年男人的臉,留著濃密的胡子。他臉上有一個交叉的傷痕,丑陋且猙獰。楚君歸順著他脖子一摸,拉出一根項鏈,項鏈末端有個金屬銘牌,上面刻著名字和一面飛揚旗幟,旗幟下則是幾個字母的縮寫。

    “能看出什么嗎?”楚君歸將銘牌遞給了銀甲女戰士。

    她接過銘牌,啟動掃描識別程序,數秒后說:“這是血旗,一支相當有名的星盜。而這個叫羅姆的家伙,在血旗中已經算是中層頭目了,還上了母星聯盟的通緝榜。”

    “星盜?”

    “他們都是些亡命之徒。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不,我只是好奇,星盜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女戰士將銘牌扔下,俯身拾起羅姆的狙擊槍,再從他口袋中搜出一些彈藥,說:“他們應該還有同伙,我沒帶致命武器,正好用他的。你要用什么?”

    楚君歸從羅姆腰間拔出手槍,看了看,說:“這個就夠了。”

    女戰士轉身,說:“去看看三號吧,他……應該已經死了。”

    楚君歸大步跟了上去,問:“你帶了幾個部下?”

    “五個。”

    兩人來到三號身邊。三號依舊保持著端槍警戒的姿勢,動都不動。

    他頭盔的側方有個手指大小的小孔,貫穿了整個頭部。孔壁邊緣早已晶化,沒有任何血流出。

    這時遠方忽然響起槍聲,猛烈爆炸連綿不斷,甚至有大樹整棵被掀到空中,戰斗極為激烈。

    這根本不是用電擊彈的演習,而是真槍實彈的戰斗,交戰雙方火力之兇猛,遠遠超過普通軍隊。

    女戰士單膝跪在三號身邊,一動不動,遠方的戰斗對她來說仿佛并不存在。

    楚君歸想要過去看看,但見她沒有動,自己也就不好走。

    地面的戰斗終于驚動了高空中懸停的戰艦。戰艦迅速降低高度,側方和底部的炮塔都在轉動,轉向戰場。

    森林中突然升起數顆導彈,劃著詭異的彈道,飛向空中的戰艦。

    運輸戰艦不得不減速,數門防御炮塔同時開火,一道道火流追蹤著來襲的導彈。然而導彈速度既快,軌跡又是隨機變化,規避了大部分攔截炮火。運輸戰艦不得不啟用更多的防御炮塔,組成火力網全力攔截,同時連續發射十余枚攔截導彈,才把來襲導彈全部擊毀。

    然而森林中,又有六枚導彈升空。

    運輸戰艦不得不停止下降高度,維持在千米高空。它并不靈活,也沒有先進攔截火力,再降低高度的話可就是真的危險了。

    地面襲擊者的火力異常兇猛,萬一他們還有戰車級的防空火力,說不定都能把這艘老邁的運輸艦給打下來。

    銀甲女武士終于起身,在手腕的終端上快速輸入一個指令。

    終端上投射出一個全息人影,穿著和三號一模一樣的盔甲。他行了一禮,說:“五號已經在處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

    話未說完,遠方忽然響起陣陣蜂鳴,所有大樹都開始搖動,一艘沒有標識的小飛船徐徐升空。十多個血旗星盜也自森林中升空,飛向小飛船。飛船表面有一排排凹坑,這些星盜甚至都沒有進飛船,而是直接飛入凹坑,依靠磁力將自己固定在飛船表面。

    收納了所有星盜后,小飛船旋即加速,轉眼間消失在蒼穹之上。整個逃逸過程前后不過數分鐘,遲緩的運輸戰艦根本來不及攔截。

    全息影像中,二號也沉默數秒,方道:“五號還在戰斗,他們留有斷后人員。另外,我會安排停留在外空的戰艦進行攔截。”

    女戰士淡道:“斷后的全部殺光,活口有一個就足夠了。攔截就不必了,反正也攔不住。”

    二號沉默,行禮,切斷了聯絡。

    片刻之后,遠方槍聲驟然激烈,然后一切歸于沉寂。

    “看來都搞定了,走吧。”

    “那么我……”

    “你跟我走。”

    “我……沒問題。”看著她有意無意晃動的狙擊槍,楚君歸明智地閉上了嘴。

    山谷中央一顆信號彈升空,它的光芒在空中劃出一條虛擬的降臨通道,引導運輸艦徐徐降落。隨著運輸艦接近地面,降臨區域內的大樹都在重力下被壓倒,嵌入地面,最后形成一片平整光滑降落場。

    運輸艦龐大的艦體下彈出多個起落支架,穩穩停下。

    艙門打開,里面沖出多個全副武裝的戰士,迅速在周圍建立警戒線。他們可都是荷槍實彈,而不像空投學員那樣拿的都是非致命武器。

    孟江湖走出艙門,一眼就看到自林中步出的銀甲女武士以及天璣護衛。只不過天璣護衛是四個,而不是五個。

    他加快腳步,來到女戰士面前,行了個軍禮,道:“見過……大人!”

    女戰士回了一個軍禮,說:“林兮。”她似乎一個字都不愿意多說。

    二號在旁邊說:“這位就是孟江湖孟將軍,我們曾經在一起戰斗過。”

    孟江湖說:“我已經不是將軍了,現在只是上校。”

    此刻參加考核的戰士都陸陸續續返回,許多人還人事不省,是被人扛回來的。秦奕走過來,說:“報告!訓練已中止,所有參訓學員都已就位。傷亡統計完畢,結果為死亡兩人,重傷三人,輕微傷五十九人。”

    孟江湖嘆一口氣,沒有說什么。他在天上看得分明,死亡和重傷的都是當那頭巨獸出現時,恰好在活動范圍內,被踩踏或是撞擊所致。除了倒霉,怪不了別人。

    此刻還能行動的學員站在外圍,好奇地看著銀甲女戰士和天璣護衛。光從他們的裝備以及教官的態度上,就知道這些都是真正的大人物。

    秦奕站在孟江湖身后,也在偷偷的看著銀甲女戰士。從外表看,她身材是無敵了,只可惜面具是單向透明的,完全看不到容貌。

    二號一直看著手腕顯示的信息,這時方道:“已經確定,血旗星盜的降落場在一百公里外,大致降落的時間是一天前。那頭突然出現在山谷的巨獸也是他們投放的。本來是頭肉用鐳牛,注射了過量的狂化劑,才會那么有攻擊性。”

    “他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林兮問。

    “血旗星盜不知從哪里得到情報,知道是您負責這次考核。他們的目的是想要抓住您,來交換被關押的幾位首領。”

    她轉頭,只是向孟江湖看了一眼。

    見孟江湖沒有說話,秦奕急忙道:“大人放心,回去后我們定會一查到底,所有與此次生存訓練有關的人都會被徹底調查。只要給我們一些時間,我們一定可以找出消息是從哪里走漏的。”

    “希望如此。”二號冷冷地道。

    他也無需說什么威脅的話,想來孟江湖等人必然知道應該怎么做。哪怕就是抓一堆替死鬼,也一定要把這件事抹平。

    孟江湖苦笑,慢慢地說:“作為他們的教官,這次的考核,我感覺非常……”

    抱歉兩字還沒有出口,林兮就打斷道:“這次的考核還不錯。不過,年末的軍演上,我要看到他在場。”

    楚君歸正躲在林兮身后,冷不丁地被她一把拎到前方,剎那間成為所有目光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