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5章 自我保護

天阿降臨
     所有目光全都集中在楚君歸身上。

    許多學員都在好奇,這個看上去勻稱清秀,一臉呆萌的少年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畢竟這里可是無人星球。

    而隱約知道林兮身份的,則都在揣測楚君歸的身份,想要知道為什么她會指名要這個年輕人參加年終的演習。其中情緒,自是復雜。

    那可不是一般的演習,對于小國而言,更是意義非凡。

    秦奕下意識地問:“您難道是說,那個演習?”

    林兮并未說話,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二號則是看向孟江湖,說:“大人不喜歡重復。”

    “我明白了。”孟江湖深深看了楚君歸一眼。

    “走吧,去下個地方。”林兮轉身,向遠方走去。

    天空中出現一艘暗銀色的戰艦,迅速下降。這是來接她的飛船。

    二號拍拍孟江湖的肩,意味深長地說了句:“年末見。”

    孟江湖雙瞳微縮,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林兮和二號走了,五號和六號兩名天璣護衛抬著三號的尸體跟上。

    而四號卻沒有立刻走,而是問:“誰是蘇雪和李斌?”

    兩名學員各自出列,都有些摸不著頭腦。天璣戰士是盛唐王朝規格最高的特殊部隊之一,哪怕只是保護林兮的護衛,身份也遠遠高出他們這些菜鳥學員。以他們的實力,一般來說,連續四五年也未必能有一人畢業后可以躋身天璣,連預備部隊都機會不大。

    這兩人臉上還有些竊喜,覺得能夠被四號點名,也是一種榮幸。

    四號走到兩人面前,緩緩摘下頭盔。盡管剪著一頭短發,不過仍可以從清秀的眉眼中看出她的性別。誰都沒想到四號竟會是女戰士,所有人都被她中性偏沙啞的嗓音給騙了。

    四號細細地看著兩人,忽然冷笑:“你們很好,非常好!能把我放倒,還真是了不起。愿賭服輸,我這次既然栽了,那你們后面做的那些事,我就認了!不過我不會忘記,希望你們也別忘了。年末時候,我會再來,到時候你們最好能再把我放倒一次。若我再輸了,要怎樣隨便你們。但若你們輸了,以后就別想做男人了。”

    話已放下,四號轉頭就走,再也沒有回頭。

    蘇雪和李斌全是一臉愕然,呆呆地看著四號遠去。

    秦奕湊了過來,重重在兩人肩上一拍,臉色詭異,道:“你們兩個可以啊!說說,都對人家做什么了,讓人家這么恨你?”

    蘇雪和李斌再向左右一看,見所有人都是一臉古怪地看著自己,更是欲哭無淚,連聲道:“我們什么都沒做啊!戰斗剛開始我們就被打暈了,都不知道是誰干的,我們還能干什么?”

    但看眾人臉色,顯然誰都不信。

    楚君歸安靜站著,面無表情。

    他也沒想到四號居然是女的,當時她臉朝下趴著,身體結實得不下于任何一位猛男,他也沒看過她的臉,哪知道是男是女。

    蘇雪和李斌都快哭出來了,拼命解釋,可是有誰會聽?

    為了林兮的到來,此次實戰演練全程都沒有放出無人機監控,各個空投戰士信息終端的戰場紀錄功能也全都關閉,只保留了基本定位功能。

    從一點少得可惟的信息看,蘇雪和李斌從一開始就集結在一起,然后沒多久就到了四號所在區域,再也沒動過。這么長時間,該干不該干的都可以干了。

    雖然兩人被找到時,都是中了電擊彈暈死過去的狀態,但是以自殘表達無辜的手法實在太低級,這年頭連騙子都不屑于這么干了。

    秦奕也很無奈,來到孟江湖身邊,輕聲道:“現在怎么辦?”

    孟江湖看了他一眼,神色不變,問:“這就是你說的刺頭?”

    孟江湖臉一板,秦奕就是額頭見汗,說:“其中之二。不過他們平時就是自大了點,可是該頂上去的時候從來沒含糊過!不該干的事也從不會去做。這一次,可能,哦,一時糊涂……”

    孟江湖哦了一聲,平淡地說:“一時糊涂啊,也沒什么,誰還沒個犯錯的時候?”

    他越是平靜,秦奕就越是緊張,說:“我悄悄打聽過了,四號在被找到的時候,雖然狼狽了點,可是應該沒發生什么實質的事。”

    孟江湖神色卻并無變化,說:“如果人家執意追究,會怎樣?”

    秦奕小聲道:“除名,入獄,至少……三年。”

    “就這樣?”

    “律法如此,難道還有更多?”

    “律法如此?如果只是這樣,那倒真的好了。”

    秦奕一頭霧水。

    孟江湖淡道:“我們新鄭近年厲害了啊,都敢對天朝來人動手動腳了。今年只是個四號,明年是不是就要換成哪位貴女了?”

    秦奕大吃一驚,忙道:“絕不可能!這次的事應該只是誤會,我看她們也沒有太過深究的意思。您看,這次年終大演的機會不也給我們了嗎?那位四號,也只打算當成私人恩怨來處理。”

    孟江湖臉色稍微緩和,提高了聲音,道:“你們兩個過來。”

    蘇雪和李斌趕過來,第一句話就是叫屈,說一開始就被打暈了,后來發生什么根本就不知道。

    兩人都說得快要聲淚俱下了,可惜就是沒人相信。

    眾人悄悄私議,送給二人的評語基本都是色膽包天,欲令智昏一類。也有人真心欽佩羨慕,覺得二人連天璣護衛都敢摸,著實了不起,就算當場被閹了,這牛也能吹一輩子了。

    兩人把這些議論都收在耳里,更是欲哭無淚。

    孟江湖擺了擺手,所有人立刻安靜。沉默片刻,孟江湖方道:“這件事,是私人恩怨,你們明白嗎?”

    兩人面面相覷,也不知道明不明白。

    孟江湖也不等他們回答,冷道:“年末時候,你們要是打贏了,那就什么事都沒有。如果打輸了,她不動手,我也會替她下手!”

    兩人頓時臉色慘淡,他們平日再怎么刺頭,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正常情況下,別說他們兩個,就是再加兩個,也絕不是四號對手。

    好在此刻距離年末還有幾個月時間,尚能垂死掙扎一下。

    處理完兩人,孟江湖終于望向楚君歸,流露出些許好奇。與孟江湖目光一觸,楚君歸只覺似被兩道電光打在身上,不禁心中一凜,思忖這究竟是什么版本的能力,居然有隔空放電之類的功效。這得多大的電壓啊!

    見楚君歸不動聲色與自己對視,孟江湖臉上就有了一線欣賞,道:“我們馬上就要走了,你在這里還有什么東西嗎?”

    楚君歸想了想,說:“就只有救生艙,還有這幾天做的幾樣小東西。沒什么可拿的。”

    孟江湖便對秦奕道:“你帶幾個人,去幫他收拾下東西。”

    “是!上校!”

    秦奕點了幾個人,跟著楚君歸返回救生艙。楚君歸本來覺得沒什么東西可帶,有的都是打印機造出的原始設備,扔了也就扔了。不過秦奕說要回收救生艙數據,一定要走一趟。

    楚君歸也沒有拒絕的余地,就領著他們穿過森林,返回救生艙。

    秦奕讓一個學員去救生艙回收數據,自己則到楚君歸的木屋里轉了一圈,又在外面看了看,越看越是驚訝。

    這木屋造得很是平常,就是最簡單的結構,然而真正難的地方就在于地是平的,墻是直的,而且拼接之間幾乎沒有幾道縫隙。哪怕其中一面墻已經被撞壞,帶著整個房間都有些變形。但是秦奕眼光非凡,自然看出在破壞之前,整個房間就是幾乎沒有誤差的正方形。

    要是專業施工隊伍,使用預制部件也就罷了,楚君歸明明什么儀器都沒有,所有木板都是他靠著一雙手從原木里生生弄出來的,外面堆著的殘料就是證明。

    這就有點厲害了。

    看到秦奕的眼神,楚君歸很快就明白問題出在哪里了。不過他現在能做的只有睜大眼睛,一臉無辜。

    秦奕若有所思,那些學員們卻是一臉興奮,在木屋沖進沖出,摸摸這個,看看那個,每樣東西都愛不釋手。他們也曾受到野外求生的訓練,不過那畢竟只是訓練,全無心理壓力,哪像楚君歸這樣,是真正乘坐救生艙降落在一個可居星球,并且生活了一段時間,建起一個能夠生活的小家。

    這里無論零件,還是鉛酸電池,都是粗獷且整潔,透著舊時代大工業的氣息,又有著數字和線條的美。

    許多學員都沒有經過真正的艱苦與戰火,眼前這一切在他們眼中就如奇跡一般。兩個女學員更是興奮,不斷偷看著楚君歸。

    東西造得好也就罷了,主要是人也好看,這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那少年已經發現她們在偷看,又不能躲,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實在是越看越可愛,恨不得抓過來往死里揉。

    越不給看,她們就越要盯著看,肆無忌憚。

    更難得的是,他居然臉紅了!

    楚君歸也是無奈,他那可憐的1.02版本的戰術欺騙告訴他,臉紅是當下最好的自我保護方式。對于實驗體來說,臉紅并不比打個哈欠難多少。可是對楚君歸來說,臉紅得實在有些羞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