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7章 有趣的家伙 一

天阿降臨
     “我只是問問,不是想拒絕。”楚君歸一邊說,一邊在文件上簽下自己的名字。那一手工整漂亮的簽名,讓人看得眼前一亮。

    孟江湖看著楚君歸簽完,才臉色一板,對秦奕斥道:“你現在是軍人,不能胡亂說話!君歸一直在外空基地長大,別嚇到他。”

    “遵命,上校!”

    孟江湖在桌面上一點,那份簽好的文件就收回歸檔保存。做完這一切,他似乎松了口氣,對秦奕說:“你帶君歸去住的地方,另外給他介紹一下學院的情況。至于具體分配,他既然和這一屆許多人都熟了,那就編入這一屆。還有,從今以后,在正式課程之外,由你負責他的特殊訓練。”

    秦奕應了,對楚君歸招了招手,說:“跟我來吧,幸運的小子。”

    出了辦公室,秦奕帶著楚君歸下樓,然后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他顯然是個話多的家伙,邊走邊說:“很多人羨慕你,畢竟能被那一位點名可是多少年都求不來的奇遇。但我卻不!你想知道原因嗎?”

    楚君歸的邏輯分析部分絲毫沒有反應,這和版本高低無關,而是判斷出就算回答不想知道,前面那家伙也會想方設法說出答案,所以無需浪費能量分析推理。但是他的戰術欺騙部分卻相應啟動,于是回答:“想!”

    秦奕對他的反應速度十分滿意,回頭笑道:“因為年終大演是整個王朝的盛事!在那里登場,來不得半點僥幸,一切只能憑真本事說話。不管是誰保你上場的,若是表現不好,就會淪為王朝的笑柄。若是那樣,倒還不如不上場。話說回來,距離年終大演也沒幾個月了。老大既然把你交給了我,我就會好好操練你的!祈禱吧,小家伙,地獄生活現在才剛剛開始。”

    “什么是地獄生活?”宗教元素并不在楚君歸的知識儲備里。

    秦奕道:“從明天開始,你就要忘掉什么是休息、放松和睡覺。每時每刻都可能會有考驗,哪怕你在吃飯拉屎,也有可能遇到襲擊!你必須把格斗變成一種本能,時時刻刻。”

    “格斗只要加載就好了吧,需要變成本能嗎?”楚君歸心中升起疑問,不過沒有說出來。在他思考中,既然秦奕說了要把格斗變成本能,那就是有道理的。

    但是,格斗術加載后和本能真的有區別嗎?楚君歸開始思索。

    在他眼中,所謂格斗術,比如說近戰槍械格斗術0.1a版,一經加載就可使用。而且使用時所需的調用時間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真正的瓶頸在于數據傳輸。在戰斗時,眼睛等感知器官收到信號,到大腦做出判斷反應,再將格斗術中相應應對方案送到身體各處,完成動作,就是一個完整戰術動作的全過程。整個過程中,最耗費時間的就是神經信號傳輸。

    按照秦奕的標準,好像他已經可以畢業了。

    秦奕滿心想看楚君歸驚慌失措,不過看到的卻是他若有所思,不免感到有些無趣,面子上也掛不大住。

    秦奕當下哼了一聲,說:“你若是覺得自己本事已經足夠,不需要我,那隨時可以中止特殊訓練。當然,前提是你能打倒我。算了,你還小,條件還可以再放寬一點。這樣吧,你可以隨時隨地出手,強攻也好,偷襲也罷,只要能打倒我,就算你特殊訓練畢業!怎么樣?要不要現在出手試試?”

    楚君歸認真地看著秦奕。

    在他視界里,秦奕的雙膝和小腹各出現一個腳印,而左右臉分別多了一個拳印和一個巴掌印。這意味著楚君歸有五種方法可以瞬間放翻眼前這個話多的家伙,就此畢業。

    近戰槍械格斗術不光給出解決方案,還附贈了傷害評估:當期最高傷害是踢膝蓋,屬于物理致殘;持續最高傷害是抽臉,屬于心理致殘。

    不過他此刻畢竟不再是實驗體,而是楚君歸,思考也不再是線性,更多是模糊的定性分析。

    秦奕年紀輕輕,身居要職,若是沒幾分真本事,斷然坐不到這個位置上。

    難道說,秦奕是在有意誘使楚君歸出手?

    楚君歸心中凜然,他居然差點被騙得出手,實是不可思議。這個秦奕的戰術欺騙版本號一定高得可怕,是3.0,還是4.0?

    對秦奕能力有所覺悟,楚君歸就知道自己眼下該做什么,那就是做個菜鳥該做的事。

    “我會努力。”

    秦奕滿意地點頭。眼前這小家伙反應是慢了點,不過還是挺懂事的。這樣的話,前面幾天的訓練量可以適當控制一下,讓他有個適應的過程。當然,最終目標是不會改變的。

    “嗯,這個幸運的小家伙大概不知道打倒我是什么含義,哈哈!他就等著訓練到大演的前一晚吧!”秦奕愉快地想著。

    他向楚君歸做了個手勢,說:“跟我來。我先帶你認識一下住的地方,然后去領你的基本裝備。不過有些裝備飛船上沒有,要到學院后補發。手續辦完,我再帶你去個好地方喝一杯,順便認識幾個有趣的家伙。你對時局了解嗎?不?沒關系,一會邊喝邊說。走吧!”

    秦奕一轉身,在楚君歸眼中,他的后背、后腦乃至屁股大腿上就多出無數鞋印爪痕,簡直處處破綻。

    “欺騙,全是欺騙,一定不能上當!”楚君歸用了很大力氣才壓下立刻畢業的沖動。

    為了提醒自己,他索性給視界里的秦奕頭頂加了個醒目的紅色4.0+標記,以時刻提醒自己,眼前這家伙有著高得可怕的戰術欺騙能力。

    秦奕對自己形象變化一無所知,徑自帶著楚君歸又下了一層,一路來到長廊盡頭的一間艙室,推開艙門,往里面指了指,說:“你就住這。為了讓你能夠有個好的訓練環境,你現在的待遇可是跟我一樣,一人一間。”

    飛船上的艙室其實非常小,只有幾個平方。在房間一側,上面是床,下方是寫字臺和儲物柜。房間另一側則是一些很淺的柜子和儲物格,中間空隙只夠轉身。不過考慮到運輸船上寸土寸金的環境,能夠有個單人間已然是普通學員根本享受不到的待遇。

    秦奕指點下,楚君歸將手放在艙門處的識別區,輸入身份信息,就跟著他前往設備區登記裝備。此刻運輸船上自然沒什么齊全裝備,不過是發了幾套內外制服,再加上一把隨身武器而已。

    楚君歸回到房間將東西放下,換上制服,照了照自己。鏡中出現了一個長身玉立的少年,眉宇是透著些許稚氣的清秀。而且在軍服映襯下,更顯英氣。惟一美中不足的是略顯單薄,不過作為實驗體,他最初的原型似乎就不是走的純力量型路線,而是兼顧各方面的通用型戰士。

    走出房間時,秦奕也是覺得眼前一亮。他拍拍楚君歸的肩,說:“我大概明白,你為什么會被指名參加年終大演了。”

    “那你一定是搞錯了。”楚君歸在心里吐槽。

    他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么林兮會突然來這么一出,是因為自己救了她一命?連他都不明白的事,秦奕又怎么會明白?這家伙連個外圍觀眾都不算。

    看著楚君歸一臉茫然的樣子,秦奕哈哈一笑,只是說了聲“等你大了就懂了,”就不再解釋,拉著他直奔運輸艦上層而去。

    上層是軍官區,秦奕直奔軍官餐廳,繞來繞去,進了側方的一個小門。一進門,喧鬧的音樂聲撲面而來,里面燈光陸離,來回搖曳,儼然是群魔亂舞的夜店模樣。在軍校的運輸船上出現個酒吧,不用問,肯定是背著上面偷偷搞的。

    秦奕和楚君歸一進來,立刻就成了焦點,被團團圍住。

    “哎喲!這不是我們的新人小伙伴嗎?”

    “吃雞的喝酒!”

    起哄聲此起彼伏,秦奕則把楚君歸拉到自己身后,喝道:“都別鬧了!老大要我負責君歸的特殊訓練,我也考驗過他了。所以從今天起,君歸就是自己人了,你們都得給我罩著點。他要是被人欺負了,我拿你們是問!”

    “沒問題!”

    “放心吧,老大!”

    秦奕拉著楚君歸來到桌邊,居中坐下,說:“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幾個家伙雖然各有各的毛病,不過人都還是很不錯的,認識以后,都是好朋友。”

    和其他人各有特色的坐姿相比,筆挺坐直的楚君歸就像個還沒來得及學壞的小朋友。

    秦奕先是向兩個有些頹廢的男生一指,說:“蘇雪和李斌,你應該已經認識他們了,就是把天璣護衛都給那個那個了的家伙。說實在的,我之前都不知道他們有這么大的膽子……”

    “我們沒有!”兩人立刻跳了起來。

    秦奕大手一擺,道:“行了,我知道你們沒做最后一步。要是有了,也不會還能坐在這里了。不過就算這樣,也很了不起了。行了行了,別解釋了,勇敢點承認,有什么大不了的?無非幾個月后被喀嚓一刀嘛,好好修補一下說不定還能當個女人。”

    “女人怎么了?”一個潑辣少女拍案而起。

    “好好,當我沒說。”秦奕舉手投降,然后對楚君歸道:“看到沒,兇成這樣的也少見。這是黑丫,這一屆最好的狙擊手,外號‘一發入魂’。當然,你要是千辛萬苦的拉近距離,想要靠近身戰解決她的話,那你就會有一次相當難忘的驚喜。”

    看著少女一頭標志性的臟辮,楚君歸只覺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