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9章 開拓足跡

天阿降臨
     隨著人類對于時間、空間、質量和速度的認識逐漸加深,弦論,超統一場論等理論不斷發展完善,最終,一系列空間折疊理論浮出水面。而可控核聚變技術的突破,則第一次讓人類擁有了近乎無限的能源。

    一代代科學家不斷挑戰光速,在他們手中,能夠加速到光速的物體從基本粒子,到原子,再到分子,然后是大分子聚合物,逐漸變大,到最后,已能夠將一艘飛船加速到亞光速。

    空間折疊的理論也趨于成熟,人類終于找到了跨越遙遠空間的方式。

    當第一艘具備空間跳躍能力的深空探索飛船開拓者號建成后,致力于征服深空的勇士們抱著一去不返的決心,踏上飛船,揭開了人類踏出太陽系,走向深空的新篇章。

    開拓者號的目標,是一顆新發現的行星,與母星有著類似的天體環境,距離母星大約10光年左右。

    在千年以后的當下,10光年按哪個標準都無法歸入遠途之列,但對當時的開拓者號來說,那就是一場單程的旅行。

    開拓者號經過長時間的加速,進入空間跳躍,然后又進入漫長的星系內航行,駛向目標星球。當飛船上的成員被自動程序從冷凍艙中喚醒時,看到的是完全陌生的星空。

    他們用顫抖的手,向母星發出跳躍成功的消息。

    這一刻,被攝影師拍下,成為人類歷史上最經典的瞬間。

    母星上的人們收到信息時,已是十年后了。

    開拓者號的成功遠征,徹底激發了人類探索深空的欲望。一艘接一艘深空探索殖民飛船不斷建成,陸陸續續駛向其它星系。

    自此,人類正式踏入深空時代。

    這些殖民飛船的目的地大多不同,只有少數幾艘飛船沿著開拓者號的軌跡,駛向那顆被命名為伊甸園的行星。

    伊甸園已經被證明是可居行星。在深空時代,可居行星的標準和沒走出母星時已經完全不同。只要有大氣,有水,有可供開采使用的能源和資源,能夠獨立支撐人類基地的存續,就可歸入可居行星之列。

    伊甸園的大氣不能直接呼吸,溫度也過低,星球表面的水大多以冰的形式存在。不過人類早就在太陽系內其它行星上積累了豐富的殖民經驗,對此并不懼怕。

    第一批移民直接將開拓者號降落在行星表面,拆解了船體,以此為依托,建立起第一個大型永居基地。

    數十年后,第一代開拓者日漸老去,第二代、第三代開拓者已經變成中堅,第四代開拓者也陸續出現。伊甸園上,永居基地已經從一個變成了十幾個,新的太空基地已經開工。

    轉眼間又是幾十年過去,全新一代的殖民飛船在伊甸園的外空建成。人類第一次在星空深處有了跳板。

    就這樣,人類以原始的空間跳躍技術,依靠一代代開拓者的前赴后繼,艱難卻頑強地向著宇宙深處邁進。

    站在河系的角度,人類所謂艱苦卓絕的努力實在是不值一提。宇宙太大了,時空也在不斷膨脹,人類花費數百年所占據的星域,在數學意義上都很難擺脫無窮小的范疇。

    這一過程原本還不知道要持續多久,但是天然蟲洞的發現,徹底改變了人類開拓深空的歷程。

    以人類已有的科技,穿過天然蟲洞并不困難。

    這些天然蟲洞,就像宇宙中天然的高速公路,往往連接著兩個相距極為遙遠的星系。距離遠到以人類當今的科技水平都難以跨越的地步。

    隨著更多天然蟲洞被發現,人類探索深空的速度呈幾何級的提升,越來越多的行星上有了人類的足跡。

    有人行星數量日益增多,人類根據經驗開始將行星分為可居行星、資源行星、戰略行星和荒蕪行星四大類。

    然而,在星海開拓時代,人類的通訊手段卻逐漸跟不上領星擴張的步伐。邊緣星域一條消息想要傳回母星,往往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時間。而最初開拓者們的后裔自出生時起,看到的或是太空基地內部結構,或是異星風景,母星對他們來說,已經太過遙遠,遙遠得根本就是一個傳說。

    各個不同星球之間,因為資源上的天然差異,開始出現貧富分化。有些廢棄的資源星,上面的人們要為每天的生存而掙扎。而另一些行星,則發展到甚至遠遠超出母星的地步。借助海量的財富,他們建立起自己的星際艦隊,戰力甚至開始接近母星艦隊。

    2710年,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星際分離浪潮出現,母星對于各星域的控制全面崩潰,各個殖民星紛紛宣布獨立。

    2715年,母星艦隊開始第一次遠征,敵人不是異族,而是生活在外星域的其他人類。

    2730年,母星艦隊與外域聯盟在蕪墟星外空展開決戰,最終兩敗俱傷,母星政府被迫承認外域聯盟是與自身平等的合法政權。

    此后百年,不甘心失敗的母星聯合政府與外域聯盟反復征戰,戰火蔓延無數星域。沉重的戰爭負擔最終把雙方都逼到極致,母星聯合政府與外域聯盟先后解體,人類進入分裂時代,遼闊星域中,最多時有數百政府共存,很多時候,一個有人的行星就是一個政府。

    大亂之后有大治。

    無盡的戰爭苦難后,人們終于發現傳統和信仰的價值。于是復古和尋根大潮席卷整個人類,母星重新成為全體人類共同的圣地。

    人類還沒有走出行星時期就出現的文化和宗教,其價值被重新挖掘,并且在星海時代背景下進行重新解讀,然后發現,哪怕是科技進步到今日地步,這些古老智慧依然能夠指導人類的思考,并帶來內心的寧靜。

    就這樣,人們在最具號召力的文化和信仰下集結,逐漸形成了兩大國度:以東方傳統智慧為基石的盛唐王朝,以及依托舊工業時代新教和東教的盎格魯-薩克遜-美利堅聯合體,簡稱英薩聯邦。

    面對崛起并立的兩個龐然大物,許多地處邊緣星域的小勢力不得不聯合起來,組成泛星域共同體。共同體是一個松散聯盟,寬松的準入條件吸引了眾多的獨立勢力。基本上只要發一紙加入聲明,就可以成為共同體的一員。

    因為成員眾多,共同體實力也日益龐大,至少紙面上的實力和王朝及聯邦相去無幾。

    在三大勢力的夾縫中,還有眾多小勢力艱難生存。

    遼闊星域間,自然也少不了星盜肆虐。

    就這樣,人類在戰火和紛爭中不斷發展,足跡不斷向遠方延伸,將一個又一個星體納入勢力范圍。

    奇怪的是,直到今天,人類依然沒有遇到具有高度智慧的外星種族,甚至連能稱得上是智慧種族的物種都沒有遇到過。

    茫茫星海,難道人類真的是宇宙寵兒,已經走到了所有智慧種族的前列?又或是宇宙過于龐大,人類踏足之地,不過是整個宇宙中可以忽略不計的一小部分。我們沒有遇到外星種族,僅僅是因為走的還不夠遠。

    兩種觀點互不相讓,各有無數支持者,已經爭論了整整七百年。

    新鄭王國同樣是以華夏文明為立國基石,地處人類疆域的邊緣地帶,目前僅擁有五顆有人行星,其中兩顆都是只能勉強維持有限生存的邊疆星球。

    新鄭是盛唐王朝眾多附屬國中的一員,實際上擔負著戍邊之責,一防域外未知種族,二防英薩聯邦和泛星域共同體,三防星盜和各種流竄勢力。

    作為邊疆小勢力,新鄭無論科技還是經濟軍事實力都遠遠落后于王朝核心星域。對于附庸勢力,盛唐王朝每隔數年都會撥付一定量的補助,以增強下屬實力。對于新鄭這樣的小國來說,來自王朝的補助則是維系生存和繁榮的關鍵。

    盛唐王朝尚武,以武立國,每年一次的年終小演,和每五年一次的大演武,就是決定下一個五年周期發放補助多少的重要依據。正因如此,新鄭才會格外看重能夠參加大演的機會,并期待有好的表現。

    只是新鄭近來國勢衰落,人才凋零,已經連續八年得不到參加大小演武的資格。

    看到這里,楚君歸終于明白,為何生存戰中都有了傷亡,但上到秦奕、下到普通學員,卻都是興高采烈。就連在運輸艦上私開酒吧,聚眾喝酒這等大事,孟江湖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重獲參加大演資格,比什么都重要。

    參商學院確實如孟江湖所說,是新鄭的頂級學府,無出其右。這家學院已經有久遠歷史,甚至比新鄭的歷史還要久。當初學院初創時,人類星海航行技術尚未完善,曲率發動機更是只有概念,連圖紙都沒有出現。

    學院最初的創始人經過漫長冷凍航行,來到當時剛剛被發現的新鄭,自知今生無望再回母星,偶讀詩句‘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心有所感,便取其意,將學院命名為參商學院。

    時至今日,參商學院已經成為新鄭的一個龐然大物,擁有從單兵行星內戰斗,到宇宙空間艦隊戰全部學科,同時開設了自輕武器到空間戰艦設計的多項課程,擁有各類研究所二十余家,并且有兩個附屬基地和一處外空基地。

    參商學院與其說是一所軍校,倒不如說是一個軍工科教綜合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