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1章 回家

天阿降臨
     楚君歸一門門的測試,連續四五門課都是類似情況,根本找不到能夠加載的數據接口。有一個近戰冷兵器使用教程倒是有豐富影像資料,并且是三維影像呈現,但是在楚君歸看來,這段影像錯漏百出,很多時候明明可以直擊對手要害,卻偏偏要加上許多花哨鋪墊。

    “還出什么虛招?對手明明露出空當,只要在0.07秒內一刀刺過去,不就成了?”

    疑惑中的楚君歸看看它的版本號,1.9版,于是下意識地將影像出現錯誤的原因歸于數據失真。

    就在他想要再試幾個低版本課程時,艙室內響起廣播:“即將抵達月詠星港口,請各位乘員收拾好隨身物品,準備下船。”

    除了學院發放的制服和隨身裝備外,楚君歸也沒什么私人物品。學院發放的裝備大部分都裝在標準背包內,拎起背上就可以走了。

    整理完一件,楚君歸忽然想起一事,在墻上一按,原本空白的墻壁上就出現一塊屏幕,轉換成模擬舷窗。

    窗外出現一顆湛藍星球,上面還有大片墨綠色塊,異常瑰麗。遠遠望去,生機就撲面而來。

    運輸船徐徐減速,進入月詠星大氣,然后快速降向一片大陸,最后在沿海的一座星港降落。

    星港是座如同巨樹的宏偉建筑,向周圍伸出一片片形如樹葉的降落平臺,高低錯落。運輸船在一個平臺上降落,船內的學員們早就排好隊,等艙門打開,一個個魚貫走出飛船。

    走出飛船,迎面而來的強烈光線讓楚君歸雙眼微瞇。數架無人機飛到學員們頭頂,開始一個個掃描。

    楚君歸跟在隊伍后面,片刻后一架無人機來到頭頂,淡綠色的掃描光線灑下,開始掃描。

    楚君歸本能地啟動戰術欺騙,心跳勻速,血流平緩,靜待掃描結束。

    “身份檢查通過;生理機能檢查通過,未發現致命性或不明微生物,準予進入月詠星。”

    無人機飛向下一個學員,楚君歸則跟隨前面已經通過的學員,走向大廳盡頭的出口。

    一出閘機,秦奕就已經等在那里了。他叫住楚君歸,手心中出現一張卡片的投影,然后往前一送,那張虛擬卡片就飛入楚君歸身體。

    楚君歸身份芯片的帳戶余額瞬間從零變成了10000。

    秦奕又將一張路線圖傳送過來,然后說:“剛剛是學院給你的新生補助。另外我們也看過你的資料,你爺爺恰好也在月詠星。發生了這么一件事,上面特別批了你三天假期,讓你可以回去看一眼。三天之后,中午12:00之前,你要返回學院報道。學校地址我已經發給你了。”

    “是,教官。”楚君歸已經學會了學院內應有的禮儀。

    秦奕卻不在乎這些,手一擺,說:“行了行了,你已經是自己人了。不在學院里的時候,用不著來這一套。回家的飛船在那邊,路有點遠,快點過去吧,還趕得上下一班飛船。”

    星港是一個巨大的交通樞紐,楚君歸按照提示,在旁邊找到一處自助終點,輸入目的地地址,終端就自動形成路線圖,加載到楚君歸的身份芯片里。

    按照路線圖指示,楚君歸連續穿過星港三個大區,才找到要乘坐的飛船,還好趕得及時。飛船上尚有空位,楚君歸在等候區的終端上買了票,片刻后就進入飛船,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這是一艘專精于行星內飛行的幼鯤型客運飛船,也具備外空短途飛行能力。這架客運飛船機艙內部設施已經有明顯的陳舊,還沒有起飛,引擎預熱時的轟鳴聲也吵得人靜不下心來。

    機艙內顯得十分擁擠,座位也很狹小,哪怕以楚君歸的身型坐進去也覺得有些擠。他的腿就更是別想伸直了。

    乘客陸陸續續登船,很快就將客艙填滿。

    這架飛船并不舒適,速度也不快,惟一的優點就是便宜。大多數人也只坐得起這種級別的飛船。

    片刻后,飛船起飛。楚君歸動彈不得,又知道有兩個小時的飛行時間,索性閉目休息,同時降低了聽覺的敏銳度。

    小憩之后,飛船已經抵達目的地,萊州城。

    楚君歸根據路線圖,走出機場,乘上前往市區的公交車。

    哪怕已經是紀元3443年,人類在外空跳躍距離動輒上百光年,但在月詠星上,城市內的浮空穿梭機依舊屬于非常昂貴的交通工具,只有少數富人才能享用。大部分普通人都得乘坐公交、地鐵。這種交通方式自然效率低下,但是足夠便宜,反正普通人的時間也不值錢。

    現在接近黃昏,這個時間段的公交車上乘客并不多,顯得空蕩蕩的,平添幾分蕭瑟。楚君歸選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靜靜看著窗外。

    隨著接近市中心,道路兩邊的樓宇變得越來越高,也越來越密集。道路本身也頗為寬闊,兩邊的路燈大多還是亮的。

    楚君歸視界中閃過系統時間和當地時間。現在是當地時間下午四點,天色就已經變得昏暗了。

    路燈雖然亮著,看得出來市政保養得十分盡責,但是燈桿已經掩蓋不住歲月痕跡,大片剝落的油漆都沒有修補。

    兩邊的高樓應該是見證了往日的繁榮,但也不可避免地老去。許多大樓的外墻都有了破損,雨水沖刷流下的痕跡從樓頂一直延伸到半腰,透著后工業時代的特有蕭瑟。

    有些大樓的窗戶都是破的,用木板或是其它什么遮擋著。如果說高樓的破舊代表著整個城市的蕭條,那么破損的窗戶就意味著平民的貧困。

    公交車上還有幾個乘客,誰都不說話,車內也沒有開燈。

    終于,公交車入站,楚君歸起身下車。他按照路線圖導航,穿過兩個路口,來到一棟高層公寓前。

    遠遠望去時,還會覺得這些高樓多少殘留著昔日的輝煌和氣勢。但是此刻站在眼前,楚君歸才發現破敗得超乎想象。

    公寓樓大廳內只有一盞昏暗頂燈,照得什么都朦朦朧朧的。門房很狹小,直到現在都沒有開燈。窗戶后面坐著個老人,裹著厚厚的棉大衣,抱著一塊老式的平板電腦,正看著一部老電影。電腦邊框很厚,屏幕顏色也有些失真,不知道是哪一年的老古董了。

    這部平板電腦,算是下了公交車之后,楚君歸看到最具科技氣息的東西了。

    老頭頭也不抬地說:“這里是私人公寓,不能隨便進。你要找誰?”

    “楚龍圖,我是他的……孫子。”

    老頭終于抬起頭,看了楚君歸一眼,說:“他的孫子都這么大了啊……好吧,你上去吧。他在24樓左首第三間。電梯在那邊,偶爾會停,不用擔心,對著面板踢幾腳就好了。”

    “好的。”楚君歸不知該怎么吐槽,只能保持禮貌。電梯門隱藏在昏暗通道盡頭,只有門樞上的樓層顯示器中的數字,能夠帶來一點暗淡紅光。

    走了兩步,楚君歸忍不住回頭,問:“您穿那么多,不熱嗎?”

    老頭抬起頭,扶了扶眼鏡,說:“你太久沒有回來過了,已經忘記了這里的氣候。到了晚上,會非常的冷。”

    楚君歸看看周圍破敗景象,沒有再問為何沒有取暖設備這個愚蠢問題。

    他走進電梯,按下24樓,然后就在嘎吱嘎吱的摩擦聲中,搖晃著向上,忽快忽慢。

    這次運氣不錯,楚君歸居然沒有踢幾腳控制面板的機會,就到了24樓。樓道里已經黑得快要伸手不見五指了,走廊燈不知道是壞了,還是被誰給拆了。走廊盡頭的窗戶只剩下窗框,沒有玻璃。夜風從窗戶中吹進來,已經開始透著絲絲寒意。

    楚君歸轉向左邊,在第三個房門前站定,伸手敲了敲門。

    片刻后,房門打開,出現一個高大身影。

    他須發已是半灰半白,濃密的胡須掩不住不怒自威的威嚴,一雙眼睛更是如有魔力,似是能洞穿楚君歸的身體,看盡他一切秘密。

    這個老人比楚君歸還高了半個頭,有若一頭雄獅,盡管蒼老,威風猶在。

    他看清楚君歸的面容,臉色明顯一變,說:“你……”

    “我是楚君歸,楚博士讓我到這里來,找一位叫楚龍圖的老先生,那是我的……爺爺。”

    這一聲爺爺叫得無比自然,戰術欺騙根本就沒有啟動。楚君歸心底忽然涌上一種說不清的情緒波動,仿佛有什么滾熱液體就要從眼中涌出來。

    “你叫君歸嗎……進來吧。”老人讓開了門。

    楚君歸走進公寓,趁機把情緒的波動壓下。

    進門是一間不大的方廳,餐廳也放在這里。里面有兩個房間,主臥的門開著,里面除了床之外,還放了張躺椅,對著墻壁上的顯示屏。另一個房間的門則是關著。

    “坐吧。”老人倒了一杯水,又拿了幾顆藥放在桌上,就坐在楚君歸的對面。

    楚君歸整理了一下記憶,說:“是這樣,楚博士給了我這里的地址……”

    “我就是楚龍圖。你……他既然給你起名楚君歸,那么……”老人臉上閃過痛苦,用顫抖的手抓起一顆藥,和水吞下,這才顯得舒服了些,才能把話繼續說下去。

    “……他已經不會回來了吧?”

    楚君歸眼前閃過博士最后駕機沖向敵群的時刻,心中顫抖,最后只是點了點頭。

    老人嘆了口氣,臉色漸漸平靜,說:“讓我再吃顆藥。”

    藥吃下后,過了整整一刻,老人蒼白的臉上才恢復一些血色,說:“他是我的兒子,也是你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