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2章 家的樣子

天阿降臨
     “博士……”楚君歸這才想起,還不知道博士的名字。

    楚龍圖看著他,說:“他從來沒有告訴過你嗎?他叫楚云飛,這是他給自己取的名字。小的時候,他的名字是鷹揚,不過他不喜歡這個名字,長大之后就自己偷偷改了。”

    “他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也沒有告訴過我他的本名。基地的人,都稱呼他楚博士。”

    楚龍圖有些艱難地站起來,召呼楚君歸進了廚房,說:“我來弄些吃的,你把這些年的事情都跟我說說。”

    楚龍圖打開布滿銹跡的冰箱,取了些菜肉,慢慢切著。

    楚君歸將記憶中的基地生活整理了一下,講給楚龍圖聽。記憶中的生活其實單調而簡單,太空基地規模再大,空間也是有限。小君歸能夠活動的區域就那么幾個,反反復復。在他的記憶中,除了鍛煉就是學習,空余時間大多是看著空無一物的太空發呆。

    一年當中,他能夠見到博士的次數一只手數得過來。

    楚龍圖一邊聽,一邊準備晚飯。他手上的動作異常穩定,只是聽到楚云飛的時候,才會明顯的停頓。

    “你對你媽媽,還有印象嗎?”老人問。

    楚君歸搖頭,“從記事時起,就沒見過媽媽。”

    楚龍圖搖了搖頭,說:“一點也不奇怪。鷹揚那小子一門心思都在研究上,哪里懂得哄女人?什么樣的女人也沒法長期跟他一起生活吧。”

    楚君歸不知該如何接口,只有沉默。

    這時鍋中冒出大量蒸汽,晚飯已經好了。晚餐很簡單,就是兩大碗面,不過有菜有肉。

    “不知道你會回來,就簡單吃點吧。這個時間,什么都買不到了。”

    放在楚君歸面前的碗格外的大,簡直就像是一個小盆。他抱起碗,先是喝了一口湯,忽然精神一振。

    這碗面的味道竟是出乎意料的好,遠遠超過運輸艦上的火雞大餐,更比他自己做的烤肉不知道強出多少倍。

    面對平生美味,楚君歸早就把實驗體的鎮靜拋到九天云外,一口氣吃了個干干凈凈。

    他放下碗,滿意地嘆了口氣。惟一遺憾,就是只吃了個半飽。這碗面雖然是兩個人的份量,但他那實驗體的身體,可不是兩人份能夠喂飽的。

    楚龍圖只是看著他,面前的碗都沒有動過。看到楚君歸明顯沒有吃飽,就將自己碗里的面撥了大半過來。

    “這……”

    “沒事,我老了,有時候晚上都想不起來吃飯。若不是你回來了,今晚我大概也是不會吃的。”

    老人做的面實在美味,楚君歸沒想那么多,又一口氣吃完,這才感覺好了些。

    吃完晚餐,楚龍圖在房間里翻了半天,找出一把鑰匙,將另一間關著的房門打開,說:“進來吧,這里以前是你父親的房間。他走了之后,就一直沒動過。現在你回來了,以后就住這間吧。對了,鷹揚……有留下什么遺物嗎?”

    “沒有。我們遇到了星盜,最后我坐的救生艙墜落到一顆無人星,恰好參商學院的生存戰訓練也選在那顆星球,就把我帶了回來。他們搜尋過周圍太空,沒有找到任何救生艙的痕跡。”

    楚龍圖嘆了口氣,似是瞬間老了十歲,緩緩地說:“我前幾天就有感覺,鷹揚……怕是走了。人老了,有時候預感會變得很討厭。”

    “可是,我回來了。”

    “是啊,你回來了。”老人終于露出一絲笑意,整理了床鋪,為他輔好被褥。

    楚君歸將行李搬進房間,其實他也沒什么行李,連日用品都是軍校發的。

    老人一邊看著他整理東西,一邊說:“你父親從小就很倔強,總是有自己的想法。他小的時候,你奶奶還在世,我在一家自由港開了家飛船修理工廠。說是工廠,其實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幾個工人。能修的只有最小,最原始的飛船,很多時候,還要靠拆解已經報廢的舊船為生。這樣的日子是難了點,不過很穩定。你父親的學費一直都是這么來的。”

    昔日時光再現,令老人深深地嘆了口氣,說:“后來他畢業了,卻不喜歡接手我的修船廠,一心想要到外面去看看。那個時候,他和我大吵了一架,就收拾東西走了,再也沒回來過。只有每年過年的時候,才會送封信回來。他好像在當什么研究員,一直很忙。”

    “真的很忙,我也見不了他幾次。”楚君歸說。

    楚龍圖搖了搖頭,說:“鷹揚是個天才的飛船修理工,可是要去做研究的話,就差得遠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直想證明是我錯了,才在研究員的位置上做了這么久。不過,一切都過去了。我只是……只是沒想到,直到最后他也沒能回來看一眼。”

    “父親……應該是個很好的研究員。”

    說到這里,楚君歸心中又想起博士駕機與眾多精銳敵人血戰的一幕。那飄逸的機動,果斷的開火,無法擺脫的鎖定,無一不是王者水準。

    外空空戰,才是博士的領域吧?

    “你早些休息吧,明天再說。”老人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到躺椅上,將一塊厚厚的毛毯蓋在膝蓋上,打開墻上的電視。

    電視畫面閃動,沒有開聲音。老人就那樣坐著,看著無聲的畫面,似乎可以一直坐下去。

    楚君歸道了晚安,輕輕關上房門,這才仔細觀察房間。

    房間不大,放了一張單人床,一個書桌,再有兩個柜子就擠得滿滿當當了。

    楚君歸拉開窗簾,向外看了看。窗戶小而狹長,玻璃上落了一層厚厚灰塵,不知道多久沒有清洗過了,根本看不清外面。

    他把窗簾拉好,來到書柜前,有些好奇地抽出一本厚書。

    這是一本《生物神經元原理》,厚實的封面,帶著燙金的書名,都昭示著它古老且悠久的歷史。實際上在這個年代,任何紙質書都是古董。

    書上落滿了灰塵,看來不知道放了多久。

    楚君歸翻開書,意外地發現幾乎每一頁上都做了批注。筆跡還透著點稚氣,想來是博士少年時留下的筆記。楚君歸沒想到博士居然會讀過這種老古董的書,而且還讀得如此認真。他隨意翻到了一頁,仔細看看上面留下的批注。

    “一個永恒的疑問是,人類究竟是不是諸神最完美的造物?當可植入芯片第一次出現時,許多人認為從此人類已經能夠與諸神同列,因為我們開始有能力修補它們的作品,并且將它變得更好。再后來,人工智能在大多數領域已經壓倒了人腦。智能+芯片的組合看上去完全可以替代人,事實不也是這樣的嗎?”

    “但是今天,我第一次發現,哪怕是最簡單的一個神經元,它的結構圖也是如此美麗。也許諸神就將他們最大的秘密隱藏在這些結構之后。一千年來,我們一直試圖以冰冷數字和化學符號來解讀神經元的功能,是不是錯了?”

    楚君歸再看幾段,都是類似的批注,看來少年時代的博士也有特別喜歡幻想的時候。實際上一千多年前,人類已經破解了自身所有的基因密碼,從此醫療和人體強化改造技術突飛猛進。到2500年左右,人類身體本身已經沒有秘密,強化也遇到了全面瓶頸,而且是人體天然結構的瓶頸。

    比如想要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反關節就是更好的選擇。要想提高智能,那首先要解決神經訊號傳輸的速度。

    人類大腦還沒有徹底開發,可是帶寬已經不夠了。想要提高,先得把全身神經給換一遍。

    博士留下批注的時間已經是公元3400年之后了,卻仍有如此幼稚的幻想。

    楚君歸搖了搖頭,更加堅信博士確實選錯了行。他做研究員恐怕真的只是二流,當修理工也不過是穩定有口飯吃,外空戰場才是博士的專屬領地。

    將《生物神經元原理》放回原處,楚君歸又抽了幾本書看看。這些書門類很雜,從生物到化學到數學或機械原理,什么都有。博士無一例外都作了密密麻麻的批注,看來年輕時的博士確實是個異常勤奮的人。

    楚君歸又抽出一本最厚的書,反復細看,仔細檢查,并且用各種手段掃描了一遍,然后失望地發現書中沒有隱藏任何芯片,也沒有任何數據接口。書上無論印刷內容,還是博士所作批注,都是一本正經地集中在該有的領域,沒有使用密碼隱藏些什么。

    看來博士是真的喜歡看書。楚君歸得出結論。

    這與其說是好習慣,倒不如說是怪僻。哪怕以身份芯片那少得令人發指的存儲空間,慢得堪比樹獺的運行速度,像這樣的書,也能一次性下載個幾萬本,然后慢慢看。完全不需要買實體書,更不需要用這種低效的方式做筆記。

    看著滿柜的書,楚君歸忽然想起,這一柜子可都是古董啊!

    許多書保存的都很不錯,實際上說不定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了。如果賣出去,想必價值不菲。這么值錢的古董,博士卻在上面涂涂畫畫,還畫得極多,恨不得把所有空白都給用了。而且要是批注有什么劃時代內容也就算了,偏偏那時博士還小,留下的都是幼稚言論。

    史料有載,華族上古時候有個皇帝,最喜歡在名人字畫上題字蓋印,寫的心得感想比原貼字數都要多得多,空白不夠時還要再粘兩張紙上去,讓后人無力吐槽。

    原來博士也是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