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3章 為了生活

天阿降臨
     公寓雖然老舊,但是在這個時代,基本的網絡接口還是有的,就和電線水管一樣,屬于不可或缺的必須品。

    楚君歸躺在床上,閉上眼睛,看似是在睡覺,實際上已經接入網絡,開始查找和收集資料。

    萊州原本是個工礦城市,過去以大量出產鐵鋁等基本金屬聞名,人口最多時超過百萬。若在舊時代的母星,萊州的礦產儲量怕是都能排到全球前列。然而發展到35世紀,隨著生產力的提升,人類對各類礦產資源的需求也是呈指數級上升。

    大約一百年前,萊州市幾大礦山先后儲量枯竭,整個城市不可避免地衰落下去。

    和母星時不同,在這個時代,人們有太多的選擇,遠走他鄉有了新的含義,他鄉往往指的是幾百光年外的陌生星域。

    不過萊州的人口并沒有減少太多,走的人多,遷移進來的人也多。離開的都是年輕人,而來的多是老人。

    萊州是大城,基礎設施完備,交通也還便利,這里的天氣雖然糟糕,但是空氣可以直接呼吸。人口流出讓這座城市的物價也降到了相當低的水準。比如楚龍圖的這套小公寓,一個月租金還不到兩百。要買下的話也不需要花多少錢。這也是許多老人遷移過來的原因,就是因為便宜。

    盛唐王朝疆域內,自然王朝貨幣是硬通貨。各附庸國雖然都有自己的貨幣,但越是發達繁榮區域,使用王朝幣的就越多。

    參商學院作為新鄭第一學府,一向財大氣粗,都是用王朝幣發補助。所以楚君歸查閱到的資料,也都默認以王朝幣作為計價單位。

    不知翻閱了多久資料,楚君歸就聽到了鬧鐘的聲音。他看看時間,現在才是六點不到,但楚龍圖大概已經起來了。

    作為實驗體,楚君歸并不需要睡多長時間。他當即起床,出屋一看,才發現楚龍圖依舊坐在躺椅里,姿勢和昨晚一模一樣。

    鬧鐘還在響著,屏幕上的電視依然閃動著無聲的畫面。

    “爺爺?”楚君歸輕喚。

    老人仿佛剛剛醒來,這才轉頭,說:“是你啊!我在想些當年的事,不知不覺就入了神。既然你已經起來了,去買點早餐。下樓右轉,過兩個街口就是老劉的店。他那家店,味道十幾年沒有變過。”

    “知道了。”

    楚君歸出門,很順利就找到了爺爺所說的早餐店。那是間非常小的店,小到里面只能擺下兩張桌子。這時天都還沒亮,風中寒氣直透骨髓,可是小店已經開張,而且里面坐滿了人,門口還有幾個人都在排隊。

    都是老人。

    楚君歸排著隊,沒過多久就輪到自己。店里的早餐很簡單,就寥寥三五樣,大多是蒸或油炸食品。楚君歸按照自己的飯量買了兩份早餐,一共用去一元。

    返回的路上,楚君歸拿出一個熱熱的包子咬了一口,出乎意料的美味,用料十足。

    回家時候,楚龍圖已經從躺椅上起來,開始整理房間。公寓里其實很整潔,并無多少雜物,除了楚云飛那間不知道鎖了多久的房間外,其它地方都很干凈,只是老舊而已。

    吃過早飯,楚龍圖就問起楚君歸的學業情況。楚君歸頓時有些心虛,他真正能用得上的能力,版本號都很低,完全拿不出手。也就戰術欺騙的版本號過了1,但也就是1.02而已。

    好在楚龍圖問的也不是很細,大略問問就算是過去了,讓楚君歸過了一關。

    “你能進參商學院,也算是好事。這是軍校,我們家也沒什么特殊的關系,你學成之后,多半是要戰場的。要趁著在學院里的這兩年多學點東西,戰場上可沒有一點僥幸。行星內戰斗輸了還有一線生機,要是在外空戰斗,輸了也就死了。”

    楚君歸點頭。

    “我這還有點收藏品,都是年輕時候弄到手的。有件東西很適合你,你拿去防身吧。”

    楚龍圖起來,來到餐廳靠墻的柜子前,打開柜門。柜子里放著些碗碟,還有幾個酒瓶。老人抓住柜板,往里一推,喀的一聲,柜板就縮進一截,然后整個柜內結構下沉,露出后面的一個夾層。

    夾層上嵌著兩把長槍和三支手槍,型號各異,還有相應的彈藥。

    老人的手在三把手槍上一一劃過,最后拿了大小居中的一把,遞給了楚君歸,說:“給你防身。”

    楚君歸很喜歡手槍,接過時只覺得沉甸甸的,握起來不是一般的舒服,質感十足。他習慣性的一摸,卻沒有找到任何數據接口,也不像有芯片的樣子。

    老人看了楚君歸一眼,說:“這把槍沒有芯片,也沒有任何輔助系統,它就是一把槍。這是子彈,拿著。”

    楚君歸接住老人拋過來的一盒子彈,只覺得手一沉,一小盒子彈竟是出奇的沉重。他打開彈盒,取出一顆子彈看了看,子彈上沒有顯示屏,沒有可編程的數據接口,也沒有能夠調節飛行姿態和改變方向的微型引擎,有的只是底火。

    就只有底火?

    楚君歸瞳孔色澤悄然變了一點,掃描了整個子彈,果然上面沒有任何微型裝備,有的就是底火。

    這是一發以火藥為動力的原始子彈。

    楚君歸并不拒絕原始火藥武器,比如他剛出救生艙時,就是靠打印出的一把火藥手槍防身。但那是在無人星球求生階段,現在只要有正常的補給,哪怕參商學院的菜鳥學員們用的都是可編程的智能步槍與微動力彈藥。

    就拿電擊彈來說,不光能夠調整電擊的釋能大小,還能夠在接觸到軟目標瞬間急劇分散動能,以降低穿透力,避免造成致命殺傷。

    老人給他的,完全是古董級別的手槍或彈藥。子彈很重,或許威力會很大,但再大的威力也是有限。在電磁應用已很普遍的今天,火藥武器處于全面劣勢,已經沒什么人去研究新的火藥配方了。

    楚龍圖在旁邊看了一會,才說:“不用找了,槍和子彈上都沒有任何智能系統。有的時候,最簡單的就是最可靠的。任何電磁武器,都沒有老式槍械來得可靠。”

    “明白了。”

    楚君歸把子彈和槍都收入背包,然后想起一事,問:“這把槍好像不是通用口徑啊?”

    老人點頭,“它只能用我給你的子彈。你大概很少有機會能夠用到它,暫時我也只有這么點存貨。想要做新的子彈,需要幾樣老式裝備,市面上已經找不到了,或許幾個老朋友那里還有。我得問問他們,等你下次回來,就能拿到新的子彈了。”

    楚君歸點頭,將背包整理好。這把槍他大概是沒什么機會用的,更多的子彈自然也沒有必要。他收下槍和子彈,只是不想讓老人傷心而已。

    老人將餐柜還原,楚君歸則試著想要訂購一批食物,順便再買個新的冰箱,以替換家里這個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老古董。然而他搜了半天,卻發現偌大的城市中,居然連送貨的都沒有,需要自己去提貨。

    居然沒有網購?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楚君歸只能接受現實,好不容易雇了輛貨車,從貨場把冰箱搬回來,再用一下午的時間,跑了好幾家超市商店,才把冰箱填滿。

    老人安靜地看著他忙碌,臉上隱隱有了笑容。

    晚飯之后,楚君歸說:“爺爺,明天我就要去學院報道了,走之前在家里留些錢吧。”

    “我老了,沒有什么要花錢的地方。你今天也看到了,在這個城市有錢也買不到什么。等你有空的時候,多回家看看就好。”

    楚君歸不管怎么勸,老人都不肯收錢,最后只得罷了。

    短暫的探家生涯很快就結束了,隔天清晨時分,楚君歸就離開公寓,趕往機場。回去時,他依舊是坐的廉價航班,再次體會了一下幼鯤級的擁擠和陳舊。不知道其它鯤級的飛船會不會好一點。

    飛船起飛,舷窗中的城市逐漸遠去。

    楚君歸從來沒有想過,居然會有萊州這樣的城市。這座城市早已衰老、陳舊,各種設施大多都有超過百年的歷史,只是仗著超卓的可靠性,勉強維持著超壽命運轉。整座城市中都沒有多少年輕人了,大多是要度過生命中最后階段的老人。

    在這座城市生活,費用甚至比繁榮城市最廉價的養老院還要低。也許正是因為用不多的花費,就能過上還有最后一點自由和尊嚴的生活,才會吸引到越來越多的老人來此。

    原本楚君歸還以為城里有富人,但是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錯了。這座城市已經連最起碼的服務都快沒有了,富人們哪里受得了這樣的環境?如早餐店那樣的小店還存在著,店主們與其說是謀生,倒不如是找些可以說話的人。

    兩天買早餐時聽到店里那些老人聊天,楚君歸也就知道,這也是那些老人一天中惟一能和人聊聊天的時間。

    整座城市,都掙扎在最貧困的邊緣。

    像這樣的城市,整個月詠星上有多少?王國又有多少?

    正出神的時候,楚君歸的身份芯片突然彈出一條提示信息,賬戶余額從9600跳到了11615。楚君歸吃了一驚,急忙查了下轉賬人的信息,然后就看到了楚龍圖。

    看著那串帶著零頭的數字,楚君歸心情忽然復雜,無法形容。

    他閉上眼睛,默默坐著,直到飛船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