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5章 核心業務

天阿降臨
     方玉穿過人群,一把拎起申瑜,將他甩到一邊,扔下一句:“窮鬼閃開!”

    申瑜臉脹得通紅,本欲發作,但猶豫再三,還是忍了下去,卻又有些不甘心,不肯離開。

    他身后又響起一個聲音:“怎么,不服氣?”

    申瑜回頭,看到是一張白凈斯文配著金絲眼鏡的臉。他忍方玉也就罷了,畢竟方玉還算是個大美女。眼前這相貌平平的眼鏡胖子又算什么?

    劇本不對,本就讓他心情極差,現在又遇人挑釁,哪里還忍得下去?申瑜臉一沉,冷笑道:“如果我是窮鬼,那這個學院大多數人不知道該叫什么了!敢跟我比有錢的,真不多!”

    金絲眼鏡男看著他,云淡風清地笑,說:“就你口袋里那幾個銅板,也叫有錢?”

    說完,金絲眼鏡男就扔下申瑜,到了楚君歸身邊,和方玉一左一右,將他夾在中間。

    申瑜隱隱感覺有哪里不對,可是為了面子,又不能就這么走了。他硬著頭皮問:“好大的口氣!有本事報個名字,讓我看看,敢瞧不起我的究竟是誰!”

    眼鏡男回頭,認真地說:“你可以不用認識我,因為我也沒時間認識你。啊,對了,順便說一句,深空能源在這顆星球的設備都是我家代理的。”

    申瑜身體晃了晃,轉身就走。

    阿琛看都不看申瑜一眼,目光就是集中在楚君歸身上,從上看到下,再從下看到上,看得方玉心中發毛。

    “喂,你眼睛往哪看?”方玉直接伸手,擋住了阿琛的目光。她動作極快,差點一巴掌拍在阿琛臉上。

    “看看又不會少塊肉。”阿琛撥開方玉的手。

    方玉又把手擋住阿琛的眼睛,說:“萬一肉少了,我豈不是虧了?”

    “不要胡鬧!先讓我看了,再說正事。”

    方玉索性站到阿琛面前,說:“我這么好看,你看我就行了。”

    “我對胸大的沒興趣。”阿琛直接掃開了方玉。

    方玉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不該發作。

    楚君歸本能地覺得,若是再當隱形人,怕是要有麻煩,于是說:“兩位……”

    “你先等著。”

    “等我解決了這個女人,再來細說。”

    阿琛和方玉幾乎是同時把楚君歸給頂了回去,然后繼續對峙。

    “我還沒辦完手續。”楚君歸又道。

    “這個簡單。”方玉直接把長發女孩拉了過來,抓起她的手腕,就在她便攜終端的屏幕上操作起來,一指下去,就接收了那間第二園區的宿舍。

    “等等!我沒錢!”

    方玉頭也不抬,繼續刷刷地在屏幕上點,將一樣樣福利收入楚君歸囊中,絲毫不顧楚君歸的反對。轉眼間所有福利收完,她才將長發少女推開,說:“錢不是問題。”

    阿琛擠了過來,“這句是我的臺詞。”

    “誰先說就是誰的!”方玉毫不退讓。

    阿琛扶了扶眼鏡,說:“二富和首富之間的差距,就像母星喜馬拉雅山和雅魯藏布江河谷之間的距離!這點常識,還需要我再教你一次嗎?”

    方玉冷笑,“看來還是要在戰場上重新教育你一下。”

    “生存戰才是王道,似乎你還沒有贏過我吧?倒是倒在我槍下不止一回。”

    方玉大怒,“就你那落地不動的猥瑣戰術,還好意思說!不知道是誰創下的從開戰趴到最后,卻一個戰績都沒有的紀錄。”

    “能趴一天,也是本事。再說,我對戰績不感興趣,只要能干掉你,并且不被你干掉就行。”

    兩人正吵得熱鬧,旁邊長發少女忍不住說:“他都已經走了,你們還要吵嗎?”

    阿琛和方玉同時轉頭,才發現楚君歸已經走遠了。

    “為什么不早說!”方玉很是惱怒。

    長發少女攤手,“你們富人吵架,我們哪敢插嘴?”

    “你!”

    “算了。”阿琛拉住了方玉。

    長發少女顯然也是個彪悍角色,并不是可以隨意欺負的。

    阿琛和圍觀學員歉意地打了個招呼,就拖著方玉離開。

    等來到安靜角落,方玉一把甩開他的手,說:“現在好了,誰都沒機會了!”

    “以后同學時間還長呢,機會總會有的。”阿琛倒是并不在意。

    方玉忽然道:“聽說你還對外放貸?”

    “錢太多,閑著不好。”

    “有沒有那種幾千借出去,一年之后債務就能翻成十幾萬的品種?”

    阿琛頓時一臉警惕:“你怎么知道我的核心業務?”

    “啊,還真有?”

    阿琛一臉深沉,“當然有。一般不是太笨的人,我還不貸給他。”

    “你……還真是陰險。”

    “誰說的,我很純良,壞事都是手下去干。”

    “……”

    “不用夸我,我知道自己聰明。”

    “再見。”方玉總算知道,為什么明明自己槍法戰技都是碾壓,卻經常在戰場上栽在這斯文眼鏡手里了。

    “等等!”

    “還有什么事?”

    “你為什么對君歸這么感興趣?”

    “姐想撩個漢,不行嗎?”

    “當然行!不過,真是這樣嗎?“

    “不然呢?”

    “你沒說實話。”

    “想讓我說實話?就憑你?”

    “我還有半瓶3100年的好酒。”

    方玉一拍胸脯:“想問什么,盡管說!”

    片刻之后,在學院一個不起眼的小酒吧里,阿琛端出一杯色如琥珀的醇酒,放在方玉面前。方玉端起來,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一飲而盡。

    “你剛剛喝掉了50000。”

    “啊?!”方玉立刻拿起空杯,將殘酒舔了。

    阿琛看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定了定神,說:“我覺得,下次生存戰的時候,有必要換個目標。”

    “為啥?”

    “我本來覺得自己是最沒下限的,現在看到你,我覺得這個想法要改改了。”

    “去死!”

    方玉的拳頭已經到了阿琛的鼻尖,驟然停下,看看他的臉,再看看他手中一杯新酒,掙扎片刻,一把搶過酒杯,喝干舔凈。

    放下酒杯,她滿足地嘆了口氣。阿琛便問:“你還沒有說為什么對君歸這么有興趣。”

    方玉說:“告訴你也沒什么,你不覺得這一次的生存戰有很多疑點嗎?君歸的來歷是禁忌,不能討論,就不說了。可是你覺得以老孟的習慣,會讓一個新人吃雞?”

    阿琛咳嗽一聲,說:“上次你叫老孟叫順嘴,結果被他聽到,教訓還不夠嗎?”

    “別打岔!”

    “好吧,你說。”

    “你覺得,我們這一屆的同學里面,有誰是能隔著棵樹干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