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6章 第一次考驗

天阿降臨
     方玉的問題,讓阿琛也陷入沉思。正想得出神,方玉一巴掌拍在他頭上,道:“想什么呢?這么大的美女在你面前不看,你想看誰?”

    “楚君歸。”

    方玉差點被一口酒噎死,咳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能說話:“你還真喜歡男人了?”

    “我只是在想,誰能從我槍口逃走,然后再把我一槍打暈。我還是第一次被電成那樣,……”想起中彈的感覺,阿琛情不自禁打了個寒戰。

    方玉趕緊離他遠了點。

    兩人默默對望著,然后同聲道:“難道是他?”

    “得找機會驗證一下!”方玉咬牙。

    阿琛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靜,“不用急,反正時間還長,總有機會的。”

    “對了,頭兒好像針對他在布置些什么,要不我們去探探口風?”

    “好主意!”

    楚君歸將行李放在桌上,然后對著若大的房間發呆。就算他作為實驗體所住的那間公寓,也還沒眼前的客廳大。雖然太空基地的空間使用肯定不能象星球表面那樣奢侈,但一個超過八十平方米的客廳,從哪個角度來說都是太大了。

    楚君歸默默地房間里走了一間,臥室、浴室乃至書房都只有一個形容詞,大。甚至還有一個獨立的衣帽間!

    看到那布滿整面墻,由一個個細密方格組成的架子,楚君歸實在想不出這個架子該怎么用。好在公寓隨處都有網絡,楚君歸更不需要什么終端,借助身份芯片就登入網絡,開始比對搜索,然后就對著結果發呆。

    這是鞋柜?一面墻的鞋柜?這要多少雙鞋才能裝滿?

    這個問題不難解答,楚君歸目光一掃,就得出答案,150雙。

    由于社會常識方面的知識儲備幾乎是零,站在這面鞋柜前,楚君柜陷入深深思索,究竟是什么樣的主人才配得上這面鞋柜……

    蜈蚣?

    思考半天,楚君歸把節肢動物門多足亞門唇足綱下那幾千個成員都檢索了一遍,感覺應該都不會用到這個鞋柜,因為體型不匹配。

    他明智地放棄思考,這個房間中的一切明顯都是為了有錢人準備的。富人的世界太復雜,連實驗體都難以理解。

    另外衣帽間里還有一個衣柜,打開后里面就是微型的戰甲保持和輔助穿戴裝置,在這里可以穿脫一些最輕薄的外骨骼戰甲。

    其它的倒都還好,只是簡潔大方,另外各種接縫拼接得額外整齊。不過楚君歸一眼望去,就掃描出不少暗格。他一一打開,有的暗格里什么都沒有,只有幾個多功能支架,明顯是放槍的。床頭的暗格里干脆放了把多功能手槍,還附帶了兩個能量彈匣。

    不愧是軍校,隨時隨地都準備了武器。

    一圈看過,門鈴響起。

    楚君歸還沒走到門口,房門就叮的一聲被刷開,秦弈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你……怎么進來的?”

    秦奕嘿嘿一笑,說:“為了加強你的訓練效果,同時方便隨時考核,所以我特意搬到了你的隔壁,另外給自己加了權限,可以隨時進入你的房間。”

    楚君歸哭笑不得,說:“我反對。”

    “當然無效!忘了告訴你,以后你生活學業上的各種事務都是由我來批。如果有不滿意的話,可以去投訴。哦,投訴也是投訴到我這里。”

    “這不合理。”

    “是不合理,可你沒辦法,不是嗎?忍著吧,小家伙!”秦奕拍拍楚君歸的肩,一臉同情。

    強權面前,楚君歸剛下載的什么程序正義、權利制衡之類知識,全都派不上用場。

    “當然,如果你能打倒我,自然就不用接受考驗了。怎么樣,要不要現在就動手?”

    楚君歸看看秦奕頭上醒目的紅色標記,搖了搖頭。

    秦奕當然不知道自己腦袋上頂著紅名,吹了聲口哨,說:“還算你有自知之明。”

    他將身后一個大背包扔在地上,說:“這都是你的裝備,我已經替你都拿來了,你清點一下吧。”

    楚君歸打開背包,一樣樣東西往外拿,秦奕則在房間里轉了一圈,嘆一口氣,說:“這么小的房間,夠干什么的?想開個轟趴都叫不了多少人。算了,反正也就半年時間,忍忍就過去了。要不是為了你這小家伙,我用得著住這么小的地方嗎?”

    楚君歸不知道他是真心覺得小,還是在炫耀。看著這僅僅是一室一廳,面積卻直逼200平方米的宿舍,他完全不知道小在哪里。也許他對小的理解錯了?

    富人的世界,試驗體不懂。

    “我想換個宿舍。”

    “休想!住這里我已經很難受了!”

    “但這里太貴了!”

    “去賺錢!”

    “怎么賺錢?”楚君歸豎起了耳朵,這對他現在來說,恐怕比學業更重要。

    “陪酒,這個最容易。”

    楚君歸很想一句臟話丟過去,但是對教官不敬是禁忌,會受到學校重罰。其它處罰也就罷了,光是罰款這一項,就能讓楚君歸乖乖閉嘴。

    參商學院作為軍校,致力于培養戰場上頂級戰士、指揮官乃至戰術家。因此對于學生觸犯規則時的處罰即嚴厲又靈活,許多處罰形同苦役,但大多可以通過交罰款來代替。當然,罰款的數目不是普通人家可以負擔的,更不是楚君歸能夠承受的。

    按照學院官方解釋,有多大能力就犯多大的錯,犯錯就得受罰,誰也不能例外。有錢出錢,沒錢出力,即沒錢又沒力的,犯錯干嘛?

    學院不是慈善機構,不養那些沒有自知之明的家伙。

    暴力壓迫當頭,要么忍受,要么享受,再沒有第三條路好走。

    秦奕在房間時亂轉,偷偷瞄了一眼楚君歸,見他正埋頭整理裝備,于是就向陽臺走去。他剛邁出一步,突然回身,如獵豹般向楚君歸撲去!

    躍擊在空時,秦奕突然發現,楚君歸不知何時已經轉過頭,睜大眼睛,正看著自己!

    這一驚非同小哥,秦奕身體一沉,重重落在地上,整個人滑行著撞向楚君歸。他左手前探,越過楚君歸頭頂,撐在墻壁上,這才止住身體。而握拳的右手,已經快貼到了楚君歸的鼻尖,但看著那雙清澈眼睛,忽然間砸不下去了。

    這一拳砸實了,恐怕他鼻子都要斷了吧?

    秦奕嘆了口氣,化拳為指,在楚君歸胸口重重地點了點,說:“我們的訓練已經開始了!知道嗎?以后隨時隨地都要保持警惕。到了戰場上,敵人可不會給你休息整備的時間。”

    楚君歸點頭,可看他那一臉茫然的樣子,也不知道聽懂了沒有。

    “真是見鬼了!”秦奕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站了起來,重重一拳砸在墻壁上。

    隔壁立刻傳來一個尖銳的嗓音:“吵死了!你們要搞到外面搞去,老娘還要睡覺!兩個男的搞那么大動靜干嘛,肌肉發達啊?”

    秦奕臉上陣青陣白,用力抓著頭發,就想沖到隔壁去拼命。他還未出門,就被楚君歸一把拉住。

    秦奕回頭,一臉怒火。

    “那個,教官,你打得過嗎?”楚君歸小心翼翼地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