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9章 新業務

天阿降臨
     盡管心里有些蠢蠢欲動,不過楚君歸還是保持謹慎,沒有立刻動手,反正秦奕用不了多久就會自己送上門來。另外仔細思考之后,似乎放翻秦奕除了能立刻從他那里畢業之外,好象沒什么特別的好處。

    那么放翻秦奕,是否能弄點好處?少年的思維開始活躍。

    楚君歸便在邏輯判斷模塊中建立了一個模型,試圖分析出從突然放翻秦奕這件事中可以得到哪些好處,概率各是多少。

    模型開始運轉,一棵橫向的樹狀圖迅速發散,一個個分支不斷擴展,當可選項變成幾十個時,模型的運轉就開始緩慢,然后漸漸歸于沉寂。

    楚君歸瞬間算得都開始頭痛了,趕緊削減分配給模型計算的資源,再詳細檢查模型構建,看看問題出在哪里。以試驗體的大腦都出現計算困難,這個模型肯定是哪里出問題了。

    檢查之后,楚君歸發現,最大的問題出現在對人心的判斷上。一到這里,變量就格外的多,而且計算特別復雜。

    比如說,一巴掌將秦奕拍倒后,可能出現的心理反應會多達幾十種,從不死不休到倒頭就拜,都有可能出現。每種心理反應結合不同環境,又會產生不同的反應行為。比如說哪怕他心里想的是納頭就拜,可嘴上說不定還要強硬幾句,以掩內心嬌羞。

    楚君歸越來越頭痛,第一次感覺人心太復雜,富人的心更復雜。

    于是第一次心理分析模型構建,就這樣以失敗告終。

    楚君歸想了想,就將秦奕頭頂的4.0前加上了新鄭的前綴,并且把顏色改成了黃色。

    秦奕并不知道自己已經從紅名變成了黃名,一邊駕車,一邊大講自己過往的英雄往事。

    他滔滔不絕講了一路,楚君歸一邊聽,一邊下意識地將接收到的信息與已知資料自動進行匹配比對。匹配分析沒什么結果,秦奕所提到的幾場大戰都確有其事,但是戰場報告中卻都沒有秦奕的名字。也就是說,秦奕并沒有在其中發揮關鍵作用。

    秦奕這時正在總結:“總而言之,最后老子在關鍵時間到了關鍵地點干掉了關鍵敵人,這一仗就打贏了。”

    “嗯,一個沖鋒的大頭兵……”楚君歸得出了不怎么厚道的結論。

    數據匹配雖然沒有結果,但是楚君歸得出了一個意外的結論,和年紀相關。

    根據不怎么嚴謹的數理統計,越是喜歡回憶過去的人,心理和生理年紀往往就越大。

    于是楚君歸看著秦奕,開始認真思考他究竟有多大了。30?還是40?

    車終于開到了目的地,停在了一棟幽靜小樓前。秦奕總算停下了滔滔不絕的回憶,帶著楚君歸向小樓走去。

    小樓前立著一塊顯示屏,上面寫著《特殊環境戰斗研究所》。

    楚君歸又肅然起敬。

    有關特殊環境,基本是指各類極端環境,比如高溫高壓高輻射,或是黑暗,強電磁干擾,水下,毒蟲成群等等。在這類環境中非但不死,還能戰斗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而能對此進行研究,應該都是能夠指點高手的人。

    這里,就是版本之源。

    楚君歸跟著秦奕走進上樓,進門時看似沒有什么,但是楚君歸卻感覺到幾道無形射線掠過,悄然完成掃描。

    似松實緊的安全措施,才符合這棟樓的身份。

    樓內一片安靜,偶爾有研究員匆匆而過,看都不看他們一眼。

    研究員都這么高冷……楚君歸更加期待了。

    秦奕來到一扇安全門前,驗過生理和電子身份,大門方才開啟。大門之后,是另一道安全門,要外門關閉,里面大門才會開啟。

    這一次安全措施更為嚴格,楚君歸也被采集了生理和電子身份,并經秦奕確認,內門才徐徐開啟。

    轟的一聲,一道強烈的鐳射光束透過門縫,照在楚君歸臉上,頓時讓楚君歸眼前一花。然后深沉的重低音滾滾而來,震得他戰斗服都起了陣陣漣漪。

    楚君歸好不容易才定了神,愕然看著眼前正在強勁音樂、絢爛激光中飲酒勁舞的人們。

    他怎么都想不到,外表如此樸實肅穆的研究樓內,重重安全措施之后,居然藏著個相當勁爆的酒吧,人還不少。

    “還愣著干什么,進去了!”

    秦奕推著楚君歸進了大廳,徑自來到居中的卡座,往當中一坐。卡座上已經有不少人,楚君歸左右一看,半數刺頭都在,還有幾個不認識的。

    “老大,喝點什么?”一個侍女跑過來問。

    讓楚君歸無語的是,這個侍女手腕上佩帶著學院制式的便攜終端,分明也是一名正式學員。從她走路姿態看,嫵媚中透著敏捷,身手也應該不錯。可是看她嫻熟動作和說話方式,顯然干侍女是認真的。

    “又是你。”方玉走了過來,挨著楚君歸坐下,一只手自然而然的就摟上了他的肩。

    啪的一聲,秦奕拿勺子在她手上敲了一記,說:“把你的爪子拿開!別嚇著君歸,沒看到他現在都僵硬了嗎?”

    “是嗎?”方玉收手,順便在楚君歸臉上摸了一把。

    楚君歸就象雕像一樣,一動不動,果然僵了。

    “還真是,哈哈!”

    秦奕左看右看,問:“阿琛呢?蘇雪呢?這兩家伙跑哪去了?”

    “他們有事,今天沒過來。”

    秦奕皺眉,“能有什么事比喝酒還重要?”

    “阿琛最近開發了一個新業務,正在關鍵時期,聽說研究出了一種全新的保證還款模式,可以讓大多數欠債不還者乖乖還錢。”

    秦奕頓時興趣,問:“什么辦法,有效嗎?”

    方玉越過楚君歸,湊到秦奕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什么。

    秦奕一拍大腿,贊道:“原來是裸……哦,那個啥!這個好!那小子怎么想出來的?”

    方玉哼了一聲,說:“說實話,我當時都有一槍爆了他的沖動。”

    秦奕卻是大大咧咧,說:“沒必要!你想想,學院里各種名目的助學貸款多得數不過來,但凡是正常點的需求,怎么都能借出錢來。會跑去找阿琛借錢的都是些什么人,想也想得出來。”

    “說得也是。”方玉點頭。

    “那個……”楚君歸終于說話了。

    方玉低頭,“怎么了?”

    “你一直在壓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