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6章 老子要發財

天阿降臨
     突然空白的進攻陣地讓所有53班的學員都愣了足足十秒,然后那些還跳著電火的身體才讓幸存者明白過來,第一戰斗組已經全部陣亡了。

    剛剛這一幕持續多久,3秒?還是2秒。

    所有人記憶中,就是剛剛有人躍出陣地,然后第一戰斗組的15個突擊步兵就全體陣亡了。

    兩個重機槍組還以慣性維持著戰術動作,推動重機槍進入攻擊陣線。然后人們就又聽到8記槍聲。

    兩個重機槍組,一共八名學員全部‘陣亡’,惟有兩挺重機槍挺立在原位,毫發無傷。

    這是怎么回事?這里距離藍軍陣地可是有整整300米啊!

    許多學員下意識地伸長了脖子,想要看看發生了什么。一片頭盔剛在陣地表面浮動,槍聲又起。

    這次終于是清脆連貫的機槍聲,于是一個個頭盔上冒出大片電火花,就如古董游戲機中的小地鼠,一個個被敲回陣地。

    副班長的頭盔纏著電火,遠遠飛走。他自己則是癱坐在陣地里,臉如土色。要不是他軍容不整,頭盔高高頂在腦袋上,剛剛那一槍就可以宣告他的出局。

    一名戰斗組長弓腰飛奔而來,一個滑躍沖到副班長身邊,哀嚎道:“我們的傷亡率已經超過35%!藍軍這是為我們準備了30個狙擊手嗎?”

    “班長呢?”

    “他已經完蛋了。”

    “啊?!那現在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茍活。”

    “可是我們還有那么多人……”

    “人多有什么用,誰敢露頭?”

    戰斗組長頹然,挨著副班長坐下。他忽然想起一事,說:“不對啊,我怎么一直聽著像是機槍?”

    “不可能……”副班長下意識地反駁,然后仔細回想,一拍大腿,說:“真是機槍!”

    機槍陣地上,楚君歸的準星挪過去挪過來,挪過來又挪過去,卻再也看不到一個人頭,連頭盔邊緣都沒有。

    整個陣地一片死寂,完全無人探頭。最開始還有幾個作死的用槍頂著頭盔伸出掩體試探,都被楚君歸一槍轟飛。沒了頭盔,他們更不敢亂動了。

    楚君歸也很無奈,他清楚記得,自己才干掉了41個,剩下的還有80多。算上從陣地另一側進攻的54班,他一共才干掉了不到20%的對手。這個戰績,也不知道能不能拿到獎金,感覺有點玄。

    越是焦急,敵人就越是沒有動靜。楚君歸和副射手面面相覷,他是納悶為什么對手不進攻了,不進攻他就沒有戰績。而副射手則是目光有些呆滯,看著楚君歸,就像在看個怪物。

    楚君歸視野中,隱隱能夠看到一個個人形輪廓散布在出擊陣地里。那些都是還沒有進攻的考核學員,一個個或趴或坐,都是一副打算茍活到地老天荒的模樣。

    楚君歸忽然發現有些陣地并不是全部由混凝土澆筑的,某些位置就是土。他眼睛一亮,惡魔般的槍聲再次響起,一顆顆電擊彈前赴后繼,頑強在土中開出一條通道,直達掩體內部。

    隨著一聲慘叫,一名學員從掩體中彈了出來,摔在陣地表面,再也不動了。

    副射手睜大眼睛,嘴張得可以吞下一顆地雷,這樣也行?

    楚君歸興致勃勃,又開始用機槍在另一處陣地挖掘通道,片刻功夫,又是一個倒霉家伙從掩體中彈出來,慘叫昏迷。

    只是這種打法相當消耗彈藥,楚君歸自己多帶了兩箱,外加副射手背的四箱,加在一起也就700發子彈,挖洞的話就不太夠了。

    正自尋找戰機之時,陣地另一側槍聲忽然變得激烈,藍軍陣地上不斷響起慘叫,幾顆子彈甚至從楚君歸頭頂飛了過去。

    楚君歸回頭一看,發現另外一側防線幾乎全線崩潰,54班的戰術步兵一個個出現在陣地上,火力瞬間形成交叉壓制。

    東線無戰事,方玉不斷把原本應對53班東側防線的戰士調到西側,可仍舊是杯水車薪。而且她的指揮也有些問題,這樣三個兩個的調動,根本堵不上西線防線的疏漏。

    還沒等方玉完成布置,一顆電擊彈從側方飛來,將她擊倒。

    一名54班的戰術步兵現身,弓著身體,邁著猥瑣步伐,湊到方玉跟前。他掀起頭盔,看著昏迷不醒的方玉,愉快地吹了聲口哨,槍口在她身體上移動,考慮著要在哪里走火補上一槍,才能看到最優美的扭動抽搐。

    只是還沒等他美夢成真,一顆機槍彈就突然飛來,直接拍在他的側臉上,打得他腦袋橫移出相當一段距離,然后帶動整個身體平飛出去。彈頭破裂,銀色的電漿液覆蓋了他大半張臉,這集中放電的滋味,恐怕足以讓他一生回憶。

    副射手看得分明,禁不住有些感同身受,打了個寒戰。

    這么近的距離被機槍打臉,除了痛苦之外受傷也不會輕。然而這類考核本來就有傷亡指標,另外在考核中不佩戴護甲屬于違規,一切后果都要自負。

    楚君歸抱著機槍,又撲到東側,向53班的陣地看了看。那里果然有幾頂頭盔在蠢蠢欲動。于是他一個點射過去,頭盔們就全部消失。

    這時陣地上槍聲越來越激烈,大片電擊彈開始壓制楚君歸所在的機槍陣地。副射手抱起一把突擊步槍,在彈雨中吼道:“我們快被包圍了!他們還有50個人!”

    “其他人呢?”

    “全部陣亡!”

    “什么?”楚君歸有些難以置信。

    副射手指指手腕上的光屏,叫道:“只剩我們兩個了!”

    這才是正常情況,在兵力、火力、裝備都處于絕對優勢的情況下,編制等同于一個連的學員班,單獨就能拿下30名藍軍守衛的陣地。

    54班幸存的戰士已經形成了對機槍陣地的半包圍,現在他們不光有陣地依托,距離機槍陣地最遠也不超過50米。

    “我們……投降吧。打成這樣已經可以了。”副射手說著,也不等楚君歸答復,就用突擊步槍指著自己的小腿,準備給自己一槍。

    這種‘陣亡’方式,痛苦相當小。

    他還沒來得及扣下扳機,整個人就被楚君歸拎到一邊。“讓讓,準備彈藥。”楚君歸一邊說,一邊猛地起身,一個短點射,倒下三個;又一個長點射,對手少了五個。

    54班班長看著光屏上驟然變暗的八個名字,瞪圓了眼睛,叫道:“運氣這么好?!”

    旁邊一個面目兇狠的壯漢又驚又怒,說:“我們還有40多個,他們就只剩兩個了!一起沖過去,直接干掉他就完事了。”

    班長還算穩重,說:“等等,我聯絡下53班那邊,他們那里好像一直沒什么動靜。”

    等了幾秒,班長不悅地掐斷了通訊,啐了一口,說:“X的,那邊沒反應。”

    “那就不等他們,反正戰果大部分是我們的。”大漢提議。

    54班班長很快就下了決心,說:“通知下去,3分鐘后全體沖鋒,干掉那狗日的機槍射手!誰敢不沖,回去后老子滅了他!”

    天空中的直升機上,蘇雪和李斌看著屏幕,已經完全呆了。戰術分析畫面上,楚君歸的動作正被放慢回放,每顆子彈的軌跡都被捕捉,并高亮顯示。一顆顆子彈帶出的條條亮線,幾乎每一根都落在不同目標身上,除了最開始的三發之外,絕無落空。

    這哪里是輕機槍,就是連發速射的狙擊槍也沒有這么變態。

    李斌忽然一聲尖叫:“難道老子要發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