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7章 考核結束

天阿降臨
     戰場上忽然出現短暫寂靜,然后風暴瞬間席卷全場,數十戰術步兵同時躍出戰壕,手中步槍拼命嘶吼,一邊咆哮,一邊射擊,一邊沖鋒。有若捕食群狼,從四面八方撲向獵物。

    然而楚君歸并沒有被嚇到,他半跪在陣地上,平端機槍,以左臂代替支架,儼然是突擊步槍精準射擊的姿勢。仿佛他手中不是沉重且后坐力巨大的機槍,而是一挺裝備了往復配重式槍機的突擊步槍。

    此刻活下來的都是54班的精銳,不到50米的距離對于他們來說一個迅猛沖鋒就可解決。再怎么精銳的戰士,也不可能應對各個方向上同時發起的沖鋒,只是看誰會是那幾個倒霉的家伙,被機槍點了名而已。

    楚君歸輕輕吐了口氣,食指舒張了一下,然后扣死扳機。

    輕機槍發出清脆的歡叫,槍體也隨著每一次的發射而愉悅戰栗。每次悸動,槍口都會隨之有一個細小的位移,恰到好處地指向下一個目標。

    轉眼間,機槍槍口就從左甩到了右,沖鋒隊伍最前面一層就此被削平。然后槍口又從右跳到了左,又是一層被削去,沖鋒隊伍的厚度就只剩下一半。

    一槍一個,絕不落空。

    但這時候,沖在最前面的人距離楚君歸已經不到三十米了,電擊彈也不斷從身邊飛過。這個距離,已經能看清他們臉上每一個細微的表情,猙獰、恐懼、瘋狂,等等等等。

    楚君歸的射擊效率終于開始下降。他擊中了一個目標,可是那個家伙從抽搐到倒地還要有一段時間,魁梧身軀卻把后面的目標給擋住了。楚君歸不得不在他膝蓋上各補一槍,讓這個大家伙瞬間跪地,這才把后面的目標給露出來。

    50米沖鋒,不過數秒間事。但等沖到只有最后十米時,幸存者才發現,原來身邊已經只剩下寥寥數個同伴。

    這時似是老天開眼,一顆電擊彈終于擊中楚君歸,在他肩上炸開,電火一時爬滿全身。

    在這一刻,幾名54班的幸存者幾乎要熱淚盈框。

    太不容易了,實在是太不容易了。他們幾乎付出全班陣亡的代價,才最終干掉了那個機槍手。那個家伙還是人嗎,真不是孟江湖喬裝改扮的?

    可美好總是太過短暫。

    電火中,楚君歸的身體似乎有一瞬間的僵硬,然后機槍就再次嘶吼。

    一名學員倒飛而出,拼盡最后一絲力氣狂吼:“他打了針!!”

    凄厲的聲音傳遍戰場,甚至壓過了槍聲。所有幸存的人都是瞬間戰栗,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當中。

    電擊抗性增強劑,俗稱抗電針,是個流傳廣泛卻沒幾個人真見過的東西。原因只有一個,貴。還有一個副因,不實用。

    這東西只能減輕痛苦卻難以扭轉戰局,所以只有在關鍵大考才有人用。平時用的都是些怕痛的有錢人,而且次數也不算多。畢竟誰都知道越是不畏痛苦,在戰場上才能活得越久的道理。

    他們在學院里呆了三年,還從來沒聽說過有藍軍會用抗電針的。當藍軍的都是為了賺點小錢的窮人,參加兩三次項目的酬勞都不夠買一針的,誰會吃飽了撐的這么干?

    眼前這機槍手變態準也就算了,他居然還打了針!

    一時之間,絕望的幸存者都爆發出最后的潛力,狠命撲向楚君歸。

    回答他們的是一個短點射,最后5人就變成了2人。

    班長畢竟腦子動得快一些,最后的凌空撲擊時忽然靈光乍現,高聲叫道:“求放過!一萬!……”

    楚君歸的手頓時一抖。

    兩顆子彈偏離了原本的軌跡,貼著班長的身體掠過,可惜此前已經有一顆電擊彈正中胸口。楚君歸原本是打算用三顆子彈將這家伙打飛,免得砸著自己。可是現在盡管臨時調整,但他畢竟不是在玩虛擬戰爭,總還需要點神經反應和傳輸時間,結果還是慢了一拍。

    楚君歸橫移一步,班長啪的一聲,砸在他腳邊。看著滿身電光的班長,楚君歸就像看到一萬元在徐徐飄散,心情瞬間格外陰郁,忍不住吼了一聲:“下次先說重點!”

    昏迷之前,班長才想明白重點是什么。

    有人拍了下楚君歸的肩。

    “小子,游戲結束了!”戰斗組長拍著楚君歸的肩,一邊獰笑,一邊展示自己堪比楚君歸大腿的手臂。“馬上我就會用拳頭告訴你,為什么我會是最后的贏家!”

    他是最后的幸存者,終于沖到了楚君歸身邊,進入近戰距離。

    楚君歸看看他,再看看他的手。

    一縷電火爬上了戰斗組長的手臂,讓他全身一顫,整個人都彈了起來。戰斗組長這才想起,楚君歸剛剛中了一顆電擊彈,現在身上電壓還沒消散。

    這家伙打了針,可他沒有!

    看著開始口吐白沫的戰斗組長,楚君歸掂了掂手里的輕機槍,無奈說了句:“白癡。”

    他本已握上槍管,準備好了一記殺招:橫揮拍臉,可惜現在已經用不上了。

    要說格斗,輕機槍長短適中,輕重正好,手感柔和,揮舞起來變化多端,也是一把近戰神器。

    戰場終于寂靜,只有楚君歸風中獨立。

    一只孤雁飛過,鳴聲如泣。

    機槍陣地前,到處都是‘陣亡’者的尸體,鋪滿了短短數十米的沖鋒陣地。最后的堅持者,已經到了楚君歸面前,卻在終點線前遺憾倒下。

    這也是楚君歸的遺憾,他都已經切換到近戰槍械格斗的模式,卻沒有用武之地。

    出神之際,楚君歸突然想起一事,沖到副射手身邊,道:“子彈!”

    副射手下意識地拆開一個彈箱,還沒來得及安裝,就被楚君歸一把奪去。

    楚君歸一躍而出,沖出陣地,在空中閃電般完成了換裝彈箱的動作,然后向53班的進攻陣地沖去。那里可還藏著七八十只地鼠,每一只都是錢。

    副射手也想起這事,想要叫住楚君歸,卻見他已經去得遠了。以一個人反沖鋒一個連的陣地,簡直就是瘋了。

    楚君歸卻不覺得危險,因為所有53班所有幸存者都開啟了地鼠模式,打算茍活至地老天荒,只要被他占領了陣地表面,那就是一個個點名的事了。53班人數雖多,但楚君歸對手中這挺機槍的射速更有信心,每分鐘800發的射速,并不是擺著好看的。

    然而就在他踏上陣地表面的瞬間,頭盔中忽然響起一個提示音:“時間已到,考核結束。重復一遍……”

    考核還有時間?

    楚君歸手中的機槍界面已經自動轉為紅色,提示為鎖定狀態。

    楚君歸回想一下,才想起每場考核好像是有一個時間限制。時間到了,還沒有拿下陣地的話,攻方就算失敗。

    在規則面前,楚君歸惟有一聲嘆息,憂傷無限。

    空中直升機上,蘇雪忽然捅了捅李斌。

    “干什么?”

    “那個,你下的那注賠率多少來著?”

    “1賠200……等等!200?200?!200!!!”

    直升機忽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