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9章 萬一呢?

天阿降臨
     特殊環境戰斗研究所”內,秦奕和方玉正湊在一起,對著面前顯示臺上的三維影像,聚精會神地看著戰斗錄相回放。畫面動作很慢,幾乎是一幀一幀的前進。

    戰斗錄相本來時間并不長,可是遇到某些細節還要反復回放,所以兩人整整看了一個多小時,都還沒有看完。

    秦奕看著看著,又拉回一點,然后再度放緩。

    影像中,楚君歸單臂架著機槍,正在一個一個地對著蜂擁而至的敵人點名。周圍到處是呼嘯的電擊彈,但哪怕是擦著鬢角飛過,也不見對他有分毫影響。

    機槍槍口不斷跳動,每當一顆子彈出膛,就會延伸出一條虛擬彈道,延伸到目標身上。每條彈道旁邊都有成排數據,計算著和上一條彈道的差異、需要額外施加的力量大小、方向,以及調整彈道所需的反應時間。

    直到最后班長倒下,戰斗組長來伸手拍楚君歸的肩,才見機槍輕巧地在楚君歸手中翻了個身,改握槍管。

    秦奕就停在了這里。

    “看出什么了?”

    秦奕搖了搖頭,說:“他穿著戰斗護甲,又戴著手套,看不出肌肉動向。但是肯定對射擊進行了微調,就不知道運氣的成分占了多少。”

    方玉不滿地嘟囔著,“X的,還以為這家伙真的很可憐,沒想到被他給騙了!他居然買了海景公寓,還是整個星球最貴的城市。另外他居然還有微控芯片,這東西連我都買不起。”

    “他沒有芯片。”

    “沒有?!”方玉不信。

    秦奕輸入自己的身份,提升了權限,然后調出一張楚君歸的全身掃描圖。這是在進行身份掃描時留存在學院檔案里的信息。

    圖上顯示,楚君歸身體內只有微不足道的數個芯片,其中一個最大的顯然是身份芯片,還是上一代的基本款產品,存儲空間小得可憐,也沒有多少數據處理能力。放段三維影像恐怕都要出現卡頓。放在當下,這樣的身份芯片連最基本的功能模塊加載都很困難,絕大多數應用模塊完全無法使用。也就是說,它也就起個身份辨識和基本通訊功能而已。

    連身份芯片都是這樣,那兩個微型芯片就更不用說了。掃描結果顯示,它們只有基本的輔助計算功能,也就是說,能讓楚君歸心算快點,干不了別的。

    “不會吧!他真有這么窮?那他干什么買房子?那可是140多萬呢,買的都不眨眼的。”

    秦奕說:“房子放在他爺爺的名下。我也專門查過他爺爺的資料,老人現在住在萊州城的平民公寓里。”

    “萊州城?那里的平民公寓不就是貧民窟嗎?”

    “所以君歸要買房子。”

    “他父母呢?”

    “父親死了,他遇上了星盜,但沒有君歸那樣運氣好,沒逃出來。至于他的母親,沒有資料。”

    “可憐的家伙。”方玉嘆了口氣。

    “是啊,不知道他母親遇到了什么。”

    這個時代,雖然各方面資訊科技遠比母星時代發達,但是剛剛經歷過大動蕩的人類,還處在四分五裂的狀態。各星域之間的遙遠距離,也使得跨星域間的信息傳遞和驗證變得十分困難。

    量子通訊雖然早已廣泛應用,但是信息的驗證卻成為新的難題。面對傳輸過來的海量數據,哪個國家也無法跨越上百光年去一一驗證。

    這就使得信息的偽造和變更也成為一項產業,而且日益發達。

    “那他爺爺呢?就一直住在萊州?”

    “已經三十年了。三十年前的資料就沒有了,好像那時候萊州市政府窮得沒錢付電費,結果就被深空能源斷了電,然后市政資料大半就此消失。”

    “他們難道沒有備份?”方玉難以置信。

    “備份主腦不要錢嗎?”

    “那原本的主腦呢?”

    “年久失修,斷電后存儲區出現在大面積損壞,許多人的身份資料就此損壞。”

    “窮成這樣?怎么可能?”

    秦奕嘆了口氣,說:“你該到各個地方多走走看看,窮的地方多了。”

    “又不是我喜歡的人,關我什么事?”

    秦奕早就知道這位大小姐的脾性,也不多理論,指指楚君歸,說:“我查過他爺爺的帳戶紀錄,當時里面一共只有2200元。每隔一段時間,會進帳一小筆零散收入,一年下來累計不會超過4000元。”

    “一個沒有固定養老金的老人?”

    “這種情況并不少。”

    方玉看著楚君歸的影像,眼神隱隱有些變化,最后攤手道:“好吧,我承認,對他的印象又好了一點。”

    秦奕白了她一眼,“不知道這些時,你對他印象也沒差過。”

    “那是我慧眼識英才。”方玉大言不慚。

    秦奕關了影像,雙手托著下巴,開始沉思。

    “頭兒,你怎么了?”

    秦奕說:“我在想,楚君歸用的那把輕機槍,究竟有多重,后坐力又有多大。”

    “這還用想嗎?”方玉隨口就給出兩個數字。象這種通用型機槍,所有學員都能做到將主要參數牢記于心。

    “那你再看看他據槍的姿勢。”秦奕又打開了影像。

    楚君歸單膝跪地,左臂為架,右手持槍,就那樣掃射,不、是連續狙殺對面的戰士。

    “也不怎么樣啊,論力量,好像就比我強了一點而已。和頭兒你比起來,嗯,強了兩級左右吧。”

    啪的一聲,秦奕直接將手邊的光屏拍在方玉頭上,道:“看來有段時間沒教訓你了。”

    “怕你?要不要打一場?”

    秦奕哼了一聲,“輸了的三顆電擊彈。”

    “不打了。”

    見方玉老實了,秦奕才說:“這小子看起來挺瘦,實際力氣挺大的啊!我要是不開加力,恐怕還真別不過他。你看,他左手其實是虛架,也就是說,大部分時間他都是單手持槍。”

    方玉仔細一看,驚道:“還真是!”

    “他能掌握這等射術,身體控制也屬頂級,那么近戰格斗應該也不差。”

    方玉道:“就算一竅不通,練上一個月應該就夠了。”

    “你說,我們那次去考驗,結果被他發現,究竟是不是巧合?”

    這個問題,一下讓方玉怔住。

    “如果不是巧合,那我們上次還真是危險了。”秦奕道。

    方玉臉色有些不自然,但最后一咬牙,說:“我還是想再試試!”

    “我都要放棄了,你還賊心不死?”秦奕哭笑不得。

    “萬一得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