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0章 有夢想的水生生物

天阿降臨
     人生總要有夢想的,沒有夢想的人,就和母星被氯化鈉浸透并去除水分的水產生物沒什么區別。

    楚君歸印象中,好像在哪段資料中看到過這么一句話,當時覺得很有道理。

    能夠把兩樣本來毫無關系的事物比如說夢想這種人類心理活動,以及根本沒有心理活動的水生生物硬拉到一起,就變成了哲理。

    至少楚君歸看到的很多哲理,都是這樣的。

    但他也看到另一句回復:

    就算有了夢想,也不過是一條有夢想的鹽漬脫水水生生物。

    楚君歸并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方玉現階段某個夢想的一部分,雖然他也能在水中自由生存,但還是下決心和水生生物劃清界線。

    這和生物學無關,而單純是一種精神層面或者說哲學層面的選擇。

    經過大量人文社科和歷史資料的匹配比對以及嚴謹的數理分析,楚君歸發現,在天朝民間寓言中,和鹽漬脫水水生生物聯系到一起的人,往往都在經濟層面上出現了嚴重問題。

    很多人都處在短期現金流不夠覆蓋利息支出,長期預期收入又變數極大,基本可以視同為零的狀態。

    他們或許只能靠甩賣資產,比如說時間、自由或者多余的生體組織;又或者靠資產重組,比如構建以資產注入為目的的婚姻,或者持續的婚前狀態。當然也有依靠短暫的婚前狀態,比如一天或幾個小時取得資產的例子,并且還不少。

    如果以上兩種改變命運的途徑都不存在,那么帶著水生生物標簽的人們就傾向于打破現有的秩序。據某些學者說,星盜都是這么來的。不過各國政府都反對這一說法,至少不承認星盜來自本國。

    楚君歸現在吸收了不少社科人文資料,對于貨幣這種神奇的東西已經有了清晰且完整的認識。他不光明白什么是現金,還知道現金有很多種,也有很多形式。有可兌換的,也有不可兌換的。

    貨幣的衍生概念也明白了不少。比如說,本金、利息,當期、遠期、掉期,至于用于計算各種合約價值的復雜數學工具模型,更不在楚君歸話下。

    他甚至了解了一些罕見的貨幣補償方式,比如說,肉償。

    母星歷史上,就曾有一家食品企業小鳥農業,因為無力償債而提出以火腿抵債,因為火腿確實美味且是限量版包裝--并且聲明永遠不會再出同款--而被許多債權人接受。當然后來又出了限量版2.0,3.0……那是后話。

    后來小鳥農業被深空食品收購,這段歷史就漸漸沉浸在海量的歷史資料中。楚君歸其實本不知道這段歷史,只是肉償這個詞看得多了,就順手搜索了一下起源。

    楚君歸感覺自己現在的財務狀態,就是一條已經浸泡在飽和氯化鈉溶液中,尚未進行恒星能脫水的水生脊椎生物。

    他不想這樣。

    站在前往教室的地鐵上,楚君歸進行了許多關于人生的深層次思考,然后重新更新了預警模塊。

    危險不僅僅來自于肉體或是精神方面的傷害,同樣來自于貧窮。沒錢的話,受到的是肉體和精神的雙重傷害。

    至此,試驗體對于人類生活的感悟,終于進入新的階段。

    就在這時,楚君歸手腕光屏上出現一個面容嚴肅刻板的女人,她用一成不變的聲音說:“我是后勤一部的胡中校。我剛剛看過你最近的表現,感覺有必要和你談談。我會在你的教學樓等你。”

    片刻后,楚君歸被帶到教學樓內一間僻靜的房間,里面陳設簡單質樸,沒有一件多余的東西。

    胡中校看上去三十多歲,并沒有穿軍服,而是穿著一身干練簡潔的職業套裝。通體的深灰色就和她的神情一樣枯燥無趣。

    她高而干瘦,手也比正常人大些,骨節分明。看到楚君歸,她絲毫沒有其他女生常有的眼睛一亮,依舊面無表情,目光銳利,用審視貨物的目光審視著楚君歸。

    “坐。”她指了指椅子。

    楚君歸與她隔桌而坐。

    胡中校打開便攜終端,在光屏上點了幾下,調出楚君歸的資料,再確認了一遍,然后說:“你最近一次考核上的表現,讓我印象深刻。”

    說話的時候,她嘴角更為下垂,很是奇怪。

    楚君歸很想回一句“后勤部的表現也讓我印象深刻”,不過剛剛學習了不少經濟學知識的他,已經明白了要對給錢的人態度好點這個道理。

    “你用149發子彈干掉了95個目標,簡潔、高效、節約。”

    楚君歸又忍住了糾正數字錯誤的沖動。

    “另外,你現在的負債狀況不容樂觀。而且據我們調查,你爺爺目前有許多慢性病。這些病完全可以通過基因療法治愈,只不過費用非常昂貴。”

    “有多貴?”

    “你付不起的貴。”

    楚君歸明智地不再問具體數字。

    女人的聲音如惡魔的呢喃,不斷在他耳邊回響:“所以,你需要錢。需要很多錢。”

    “我可以給你一個賺錢的機會。”

    楚君歸立刻挺直身體。

    “學院現在需要淘汰一批學員,而你就是執行這一任務的最好人選。我會給你一份長期合同,你需要做的,就是以藍軍身份參加我們指定的考核,并且盡可能多的淘汰掉考核者。只要你能完成規定的淘汰率,那么就可以得到額外的獎勵。”

    “什么獎勵?”

    “無限彈藥。”

    試驗體一下就激動了。

    “這是這一期你需要參加的考核任務列表,沒問題的話,就簽了吧。”中年女人將光屏遞了過來。

    密密麻麻的項目讓楚君歸看得一怔。幾乎一天一場考核,有時候甚至一天要參加兩場,而且考核的都是戰術步兵。這是要將戰術步兵都踢出局的節奏?

    但不管怎么說,楚君歸本來就在擔心項目會不夠多,現在又有額外的無限彈藥獎勵,哪有不簽的道理?要知道上個項目,光是彈藥費就扣了他一多半的獎金。

    楚君歸直接在列表上簽字。

    看到他如此聽話,女中校臉色總算稍微和緩了些,說:“以后你就會知道,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在某些難度過高的考核,我會給你提供一些稀有的裝備。當然,這些裝備都要付錢,你可以選擇買或者租。我個人的建議,買。”

    “都有哪些裝備?”

    “等任務正式開始,你自然會知道。”中校將合同歸檔,收起光屏,起身和楚君歸握了握手,說:“還有,記得給自己取個響亮的行動代號。”

    這個要求卻是把楚君歸難住了。他那嚴謹慎密且高速的數據處理和邏輯分析能力,在取名這件事上好像都不怎么好用。

    訓練場之狼?

    虹彩之狼?

    諸色之狼?

    XX之狼?

    好像總覺得哪里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