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5章 物有所值

天阿降臨
     激怒胡中校的真正后果,在接下來的幾天才真正體現:楚君歸到了33訓練場,就再也不走了。

    裝甲步兵們瞬間就炸了鍋。

    最初兩天,裝甲步兵自詡精銳,同時覺得戰車集群作戰和戰術步兵的單兵種考核完全不同,后者根本沒什么技術含量,才能讓楚君歸猖狂。因此在接下來的一場考核中,裝甲步兵們個個摩拳擦掌,想要狠狠教訓一下對面的小白臉。

    至于楚君歸手中多了一臺戰場掃描儀,裝甲步兵也沒覺得有什么大不了的。為考核而設置的雙方兵力對比本來就相當懸殊,讓對手多件裝備也沒什么,別說一臺掃描儀,就算多兩個戰車組也沒什么。

    說實話,以攻方和藍軍20:4的戰車數量對比,如果不是速勝且全殲,還真有點不好意思見人。

    當然,裝甲步兵們也汲取了上一場的教訓,沒有再排出愚蠢的密集隊形,而是分散配置,分進合擊。

    然后楚君歸就用曲射火力將這些戰車全都送回老家。

    他連機槍都打得準,開炮這種動動手指的事,更沒什么技術含量。只要射擊諸元夠準,反應夠快,就沒有打不中的。要知道還在母星時代,戰車炮就比狙擊槍要準。

    這場考核之后,裝甲步兵才開始正視楚君歸手中的那臺戰場掃描儀。因為有戰術步兵的前車之鑒,所有裝甲步兵都有了深深的危機意識,立刻全體動員。

    33號訓練場對于裝甲步兵,就像31號訓練場對戰術步兵一樣,都是繞不過去的關口。

    情報系,指揮系,特種作戰系,高階戰略系又紛紛加入,大部分是來看熱鬧的,當然也有人真心幫忙。裝甲步兵各班則集資申請了大量算力,開始對33號訓練場建模,潛心研究戰術。

    不對稱作戰系的學員們也想要參與,特別是成功研究出幸運射擊的戰術天才蕭建濱,更是積極要求加入,結果卻被無情拒絕,連帶著整個不對稱作戰系都被排除在外。

    裝甲步兵的理由只有一個:開炮要瞄準,這是我們的信仰。

    蕭天才連夜構建了一個極為復雜的模型,想要證明坦克開炮也是可以不用瞄準的。等他好不容易有了初步成果,興匆匆地奔向裝甲步兵的教學大樓時,卻在門口就被擋下。這時他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名字已經裝甲步兵們放入了黑名單。

    當裝甲步兵連夜工作時,楚君歸也打開個人終端,準備申請學院主腦算力。他現在小有積蓄,可以支撐揮霍一些在算力上。但當他接通主腦時,才發現算力價格居然直接翻了一倍,也不知道無聊家伙怎么這么多,大半夜的不睡覺,拼命占用主腦算力。算力不要錢嗎?

    楚君歸十分無奈,只好將申請用量減半。

    一小時之后,楚君歸申請的算力用光,《裝甲步兵基礎戰術(戰車部分)》改編進度僅僅達到12%。不過到了這個程度,傳統陸戰戰車單車戰術已經都改編完成,加載之后,足以應付接下來幾天的考核了。

    第二天的考核,研究了一整晚的裝甲步兵們展示了過硬的射術。他們竟用車載機槍擊毀了近半拋射過來的炮彈。這一輝煌戰果,在圍觀群眾那里得到評價卻是有些畫風不對。

    “真是土豪!”

    “裝甲步兵果然比戰術步兵有錢!”

    這批機槍射手的射術和楚君歸完全不一樣,他們是靠植入的高級射擊芯片以及借助外骨骼裝甲精準的操控,來取得極高的射擊精度。

    盡管如此,仍有過半戰車在機動途中就被擊毀。

    最終有六輛主戰戰車成功沖到射程之內,一場傳統的坦克戰就此打響。然后裝甲步兵們就感覺,好像迎著撞上了那位傳奇級的肌肉教官,還是全方位加強版的。

    片刻之后,六道激光光柱直射天空,楚君歸的戰車則是從煙塵中沖出,有若歸山猛虎。

    這一戰刷新了裝甲步兵的認知,讓他們明白,肌肉并不是駕馭戰車的惟一要素。

    戰后的數據分析結果顯示,楚君歸那臺戰場掃描儀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至少79%的戰果可以歸因于它。裝甲步兵有心想要禁用戰場掃描儀,卻被肌肉教官罵了回來。教官的意思是,你們的兵力已經是對手五倍了,還想要怎樣?就讓他用用掃描儀,難道就打不過了?

    一眾裝甲步兵被罵得灰頭土臉,繼續鉆研戰術。

    兩天之后,他們又找到肌肉教官。考場上的慘痛經歷表明,讓楚君歸用用掃描儀,還真就打不過。

    看著楚君歸新創下的以一敵八,全殲對手的新紀錄,肌肉教官也不得不承認,戰場掃描儀實在厲害。那精準的預判,神出鬼沒的機動,完美的時機把握,完全是傳統戰車單車戰斗的極致。就連肌肉教官都沒達到這種境界,楚君歸這個全身上下沒幾兩肉的小白臉怎么可能做到?

    一定是那臺軍團級戰場掃描儀的功效!

    得出結論后,肌肉教官就想起,33號訓練場是規定科目考核。也就是說,考核時雙方的兵力對比,兵種分布都是提前設置好的,要考核的戰斗技能也是固定的。原則上,雙方都不能對參戰裝備進行增減調整。比如藍軍是4輛主戰戰車,那就是4輛,不能把10輛輔助或步兵戰車給換成主戰戰車。

    不過考核對于個人使用裝備的規定就有些模糊,只是說應該使用標準裝備。在過往考核中,這條規定形同虛設。因為學員中總有人出身權貴富裕家庭,可以通過植入先進芯片,或是使用先進外骨骼裝甲的方式來提升成績。還有一些學員有不及格的危險時,也會孤注一擲,狠狠貸上一筆款,用于購買先進裝備,以圖通過考試。

    但現在,就到了嚴格執行這個條款的時候了。無論哪個兵種,單兵標準裝備中都不可能包含軍團級的戰場掃描儀。

    肌肉教官在終端上調出33號訓練場的考核規定,然后愕然發現,這一條已經被刪除了。

    整個學院內,能夠臨時修改考核規定的人都沒有幾個,胡中校雖然軍銜不高,但恰好是其中之一。肌肉教官軍銜也不高,所以無權修改。

    肌肉教官終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不能阻止楚君歸使用戰場掃描儀,這就真的麻煩了。不過他轉眼間就想出了對策,既然楚君歸能用,那裝甲步兵們憑什么不能用?于是隔天的考試場上,進攻方每個坦克戰斗組都配備了一臺戰場掃描儀。

    至于兵力都是對手5倍,還用得著在乎一臺戰場掃描儀這等豪言壯語,所有人都悄悄地選擇了忘記。

    考核開始,裝甲步兵們信心滿滿地開啟了戰車上的班用戰場地形綜合成像掃描儀,開始對整個戰場進行掃描。然而掃描剛開始沒多久,戰場成像進度條還沒有跑過20%,忽然間所有掃描儀的地形投影全變成一堆毫無意義的線條和色塊。

    原來楚君歸開啟了自己那臺戰場掃描儀的信息壓制和干擾功能,一舉癱瘓了戰場上所有其它的地形掃描儀。

    這場戰斗的最終結果充分展示,為什么有的掃描儀能賣50萬,而有的只需要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