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6章 破釜沉舟

天阿降臨
     戰場掃描儀的重要性,終于被裝甲步兵們充分認識。不同于一團散沙的戰術步兵,裝甲步兵的執行力可是相當的強。

    想要對抗楚君歸手中那臺軍團級戰場掃描儀,裝甲步兵們也得有軍團級戰場掃描儀。錢好辦,50萬對個人來說是大數字,對于集體來說就不算什么了,不差錢的裝甲步兵們更是當場湊出一百萬,要買就買兩臺。

    七級權限也不算太難。

    裝甲步兵中不乏出身權貴的,就算學員們沒有權限,家里總是有人有的。肌肉教官更是直接找到一位副院長,由他特批了一個只能使用三次的七級權限。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裝甲步兵的代表加載權限,賬戶備好資金,再在肌肉上涂抹了彰顯線條的油,就直奔后勤部。但他萬萬沒想到,剛到裝備兌換處,就遇到一記迎頭悶棍:

    沒貨。

    裝甲步兵的代表明明記得,昨晚查詢時倉庫里軍團級地形掃描儀還有三臺,怎么現在就沒貨了?

    這時旁邊一名學員小聲說:“我有個表哥在倉庫里工作,他剛剛跟我說,貨架上確實還有三臺掃描儀。”

    戰甲步兵代表立刻抗議:“倉庫里不是還有三臺嗎?為什么跟我說沒貨?”

    兌換處的柜員面無表情,以幾乎沒有抑揚頓挫的聲音說:“系統里顯示沒貨,那就是沒貨。倉庫里有貨沒有用。”

    “你!”代表被氣得說不出話來。這種不需要肌肉的口角中,他完全不是后勤部柜員的對手。

    不管他再怎么爭論,柜員就是一口咬定,系統沒貨。

    旁邊一名學員靈機一動,“軍團級的沒貨,那次一等的軍級總有貨吧?”

    柜員明顯有些意外,隔了半天才不情不愿地查了系統,磨蹭半天,才說:“20萬一臺。”

    “昨天還是10萬!”

    “你也說了,那是昨天。”

    代表這時顯示出非凡決斷,大手一揮,道:“要三臺!”

    其它學員明白過來,如果從其它渠道買,恐怕要耽誤好幾天功夫。每過一天,可就是一個班考核失敗。

    第二天,三臺軍級戰場掃描儀就進了訓練場。這一次,楚君歸的掃描儀就只能干擾,無法壓制。盡管有點模糊,且時不時會扭曲幾下,但裝甲步兵們第一次看到了戰場的全景,那種激動,有如盲人復明。

    裝甲步兵們依舊要頂著楚君歸的曲射火力拉近距離。不過這一戰出場的都是裝甲步兵中的優等生,因此肌肉格外膨脹,戰車也開得異常兇猛。自楚君歸抵達33號訓練場后,第一次有超過十輛戰車沖入射程范圍。

    然后他們就看到,楚君歸并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在他的戰車周圍,還有藍軍另外三輛戰車拱衛著。而且這三輛戰車根本不考慮戰斗,一心作為可移動掩體和障礙物,替楚君歸阻擋和分割敵人,關鍵時刻還能擋炮。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楚君歸的終極戰術終于顯現。他把藍軍所有戰車和輔助車輛全都當成了掩體,自己的戰車在其中來回穿梭,有若幽靈,一顆顆炮彈卻是精準無比地將攻方戰車打出光柱。

    至此,裝甲步兵們終于明白,楚君歸在戰車方面的水準早就把他們甩出十八條街。

    他們并未氣餒,反而斗志昂揚,一個個肌肉猛男日夜叫囂著要到訓練場上教楚君歸好好做人,然后第二天再被教如何做人。

    學員們斗志高漲,教官們心情卻處在另一個世界。再這樣下去,裝甲步兵豈不是要替戰術步兵背黑鍋?

    于是在裝甲步兵系的動議下,學院高層召開了一次緊急會議。會議上裝甲步兵系的主任堅決要求把楚君歸從33號訓練場挪走。

    胡中校只是輕描淡寫地問了句:“把他挪到哪去?”

    會議室內忽然寂靜。

    楚君歸在31號訓練場時,展示出無以倫比的機槍射術,打得戰術步兵苦不堪言。好不容易到了33號訓練場,又搖身一變,成了戰車王牌。裝甲步兵本想趁機教訓他的,現在反而被教訓得欲仙欲死。

    總而言之,楚君歸現在就是一禍水,離開33號訓練場,又能把他放到哪去?天空訓練場嗎?萬一這家伙還會開戰機怎么辦?

    可以肯定的是,現在沒有任何人希望楚君歸作為藍軍出現在自家訓練場上。

    就在氣氛尷尬之時,戰術步兵的主任打破了沉寂:“除了31號訓練場,他去哪都行。”

    眾人紛紛醒悟,立刻接話:

    “45號訓練場不行。”

    “21號也不行。”

    “反正不能是天空訓練場。”

    ……

    胡中校嘴角下垂,說:“看來他能呆的地方,只有33號訓練場了。”

    “我反對!”裝甲步兵主任氣急敗壞。

    “反對無效。”這一次其他人倒是出奇的一致。

    參商學院上空,一架穿梭機徐徐飛過,降落在學院一角的小廣場上。穿梭機旋翼停下,艙門開啟,從下方伸出一架暗銀色的踏梯,延伸到地面。

    小廣場上,已經有一群人迎接。居中是個滿頭銀發的老人,在他身后,孟江湖赫然在列。

    從艙門中,首先伸出的是一雙修長筆直的腿,白色長褲上沒有一絲折痕。同是白色的高跟戰靴踏在舷梯上,就像踏在了每個鋼鐵直男的心上。

    隨著她走下舷梯,線條簡潔的上衣,筆挺的脖頸,以及輪廓分明的臉頰才逐一從陰影中浮現。

    盡管一副寬大墨鏡遮去了小半面容,并且剪著干練肅殺的短發,卻不掩那驚心動魄的麗色。

    她一出現,周圍的溫度似乎都降了一點。那一身凜冽殺氣,足以將所有仰慕者都拒于千里之外。

    等她走下穿梭機,機艙里才走出幾位隨從,個個身著暗銀制服,面無表情,就連眼神都藏于墨鏡之后。

    白發老者漾起笑容,迎了上去,說:“真沒想到,你會來到我們這個偏遠的地方。”

    她則嘴角上彎,浮出一個淡得若有若無的笑容,說:“父親還時常會提起您。這一次我正好路過新鄭,就過來看看您,順便看看年終大演的準備情況。”

    老者嘆了口氣,說:“都過去那么多年了,難得你父親還能記得我。我這個學院雖然簡陋,但年終大演肯定會全力以赴。你想要看什么,盡管說,我都會安排。”

    “好,我會在這里停留兩天。”

    “沒問題。”老人看看她身后那架外表并不起眼的穿梭機,問:“那么這次需要代號或者換用別的名字嗎?”

    “不必,就用林兮。”

    “好的,沒問題。”老人便吩咐身后的人,為林兮辦理最高等級的通行證。只要把電子通行證加載到身份芯片上,林兮就可以自由出入學院任何地點。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一棟宿舍樓里,忽然沖出一群身材魁梧、肌肉虬結的猛男。他們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奔出宿舍樓,眨眼間就在樓前廣場上完成集結。

    一名教官大步走到隊列前,目光如電,聲若驚雷,喝道:“今日一戰,再無退路,惟有破釜沉舟,于不可能中殺出一條生路!你們怕不怕?”

    百名猛男齊聲怒吼,聲入云霄:“不怕!!”

    廣場上,白發老人和一眾學院高層都看得有些愕然,不明白這些學員怎么會是一副要慷慨赴死的樣子。這是參商學院,沒什么生命危險吧?

    林兮則是淡然一笑,說了聲:“士氣挺好的。”

    那教官音量又高了幾十個分貝,咆哮道:“記住我們要干什么了嗎?!”

    眾男齊吼:“踏平訓練場,活捉楚君歸!”

    “很好!登車,出發!”

    眾猛男呼嘯遠去。

    林兮倒是有了些興趣,問:“楚君歸是誰?”

    旁邊一名女隨從立刻搜索,然后將光屏遞了過來,上面是楚君歸的照片與生平事跡。

    林兮接過光屏,默默翻看。她的眼睛隱藏在墨鏡之后,無人能看到她的神情變化。

    她看得很慢,片刻之后方將光屏還給隨從,聲音中有了一絲不易覺察的冷,說:“安排一下,明天的考核,我要在攻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