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9章 不一樣的收尾

天阿降臨
     這些裝甲步兵雖然還清醒著,但是他們的戰車已毀,所以他們也算陣亡了。好處就是不需要品嘗電擊彈的味道,也算是裝甲步兵的優待之一。

    戰場中央,兩輛戰車還在瘋狂廝殺,誰都奈何不了誰。這兩個水準已經遠遠超越所謂王牌的家伙已經打出了真火,各種匪夷所思的機動動作層出不窮,讓觀戰的肌肉教官都看得汗流浹背。

    兩輛戰車好像全身各處都長了眼睛,對手無論怎么躲藏繞道,都能半路抄截,迎頭痛擊。但是同樣的,只要一方想要抄截,另一方必然相應機動,改換戰術。

    一直在外圍尋找戰機的戰車好不容易才跟上節奏,插進了戰場。若放在外面,這輛戰車也是妥妥的王牌水準,碾壓兩三個肌肉教官不成問題,可是在這里,卻連要跟上節奏都異常吃力。

    只是它剛進戰局,本來還在瘋狂廝殺的兩輛戰車同時急停,炮口自然而然地指向了這個攪局者。

    攪局者只得退后,然后坐看兩輛戰車繼續廝殺。

    楚君歸用力砸下開火鍵,雖然知道這一炮不太可能命中,但是萬一對手犯錯了呢?話說對面戰車里不知道是誰,打了這么久,居然沒有犯一絲一毫的錯誤,也沒有給他一點機會。難道那也是一個試驗體?

    炮膛震動,發出卡的一聲空響,楚君歸這才發現,居然沒炮彈了!

    一輛主戰戰車備彈80發,按理說怎么都該夠用了,就算真不夠還可以從輔助車上調配。可是今天對手數量翻倍不說,還極為兇悍難纏,光在眼前這個名字紅得發紫的對手身上,楚君歸就浪費了不下二十發炮彈,無一命中。

    對面戰車內,看到楚君歸炮口一動,林兮頓時一驚,然后再看到炮口什么都沒有,她終于忍耐不住,放聲大笑,哪還管什么儀態端莊?

    她可是林兮,一向軍未動謀先行的天才,早就知道這一仗可能不好打,所以有備無患,整整帶了120發備彈!

    現在她車里還有30多發備彈,就不信干不掉這個陰險無恥的家伙。

    老鼠已在爪下,作為貓,倒不需要那么急了。

    林兮座位旁邊,安放著三臺便攜式主腦。這些主腦是盛唐王朝最新一代產品,性能極為強悍。三臺聯網,再加上護目式掃描儀,可以瞬間對戰場態勢進行全面分析,自動找出最佳解決方案,林兮無需自己判斷,照做就是。

    這樣的主腦,自是天價。隨便一臺,都足夠買下整套的戰車戰斗組。

    林兮伸手一輕點,將獵殺模式改為獵殲。她要好好享受一下這得來不易的勝利。

    就在這一分神的功夫,楚君歸的戰車突然發瘋似的全速沖來!林兮立刻將炮口瞄準對方,卻在最后一刻又有猶豫。

    就這么贏了,豈不是可惜?

    剛這么想著,只聽轟的一聲,兩輛戰車已經狠狠撞在一起!

    撞車倒沒什么,可是兩輛戰車的炮管也直接頂在一處。在鋼鐵扭曲聲中,兩輛戰車的炮管全都變形了。

    林兮呆住,片刻之后突然爆發:“我要殺了你!”

    楚君歸當然聽不見,他緩緩退后,轉動炮塔,指向山頂建筑,意思很明顯:那里決戰。

    林兮一把將所有戰術主腦全部掃飛,咬牙轉動炮塔,也指向山頂建筑,以為回應。

    于是雙方各自退后。

    林兮從戰車中跳下,剛剛想要攪局的戰車也跟了過來,然后四號從里面躍出,將幾個提箱放下。

    “斗宿戰甲,角徽步槍!”林兮道。

    四號立刻打開兩個提箱,從一個提箱中取出數片戰斗護甲,往林兮身上相應部分一貼,即刻磁吸貼住。等斗宿戰甲裝好,四號再拿出一個手掌大小的盒子,貼在林兮背后。盒中立刻彈出幾根金屬絲,與護甲融為一體。

    這是斗宿戰甲專用的微型動力源,也是斗宿戰甲以戰斗護甲的重量,就能接近外骨骼機甲戰力的關鍵。

    四號又提起一個暗銀色金屬塊,按動開關,它就自動展開,探出兩根槍管,化身突擊步槍。最后四號拿出四個彈匣,粘在林兮腰間。林兮原本有些不愿,但想到對手實在卑鄙無恥,就默默地收了彈匣,提起步槍,大踏步向山陵奔去。

    她僅僅用了一個半彈匣,就清空了路上所有對手:不管藍軍還是裝甲步兵,只要是她不認識的,一概放倒,絕無商量。

    轉眼之間,林兮就到了關鍵區。只要占領這座平房中的信息點,并且據守十分鐘,那么她就贏了。

    而這時,楚君歸還沒上山。

    他攔下了那輛想要蠕動逃走的炮車,將炸藥在潛望鏡前晃了晃,就把車里的炮手給逼了出來。

    炮手現身,楚君歸也愣了,“阿琛!?”

    阿琛故作鎮定:“是我,怎么,奇怪嗎?”

    楚君歸看看他身上的戰斗服,臉色更加古怪,“你是裝甲步兵?”

    “我一直都是。”

    “那你為什么剛剛出現在藍軍整備區?”

    “……路過。”

    “你當時穿的是藍軍戰斗服!”

    “我們的身份并不是看穿什么衣服,不是嗎?”

    啪的一聲,楚君歸將炸藥粘到了阿琛的胸口,然后揮手:“再見。”

    那當然不是真正的炸藥,只不過放電的電壓比電擊彈高一點,放點持續時間比電擊彈長那么一點點而已。這模擬炸藥本來是用來對付戰車的,楚君歸這么用好像也可以。

    阿琛終于變色,大叫:“別忘了你的背包!”

    楚君歸回身。

    “多背兩天,酬勞翻倍!”阿琛向來能抓到重點。

    楚君歸馬上把炸藥摘下,解除了鎖定。但是他又掏出手槍,對準了阿琛,沉默不語。

    “你想要我做什么?”

    楚君歸指了指山頂的建筑,說:“15分鐘后,如果我沒有消息,或是上面沒有點亮藍軍信號,你就開炮,把那里徹底覆蓋。”

    “你真的不知道對面是誰?”阿琛苦笑。

    “我只知道,你不答應的話現在就出局。”

    “好吧。祝你好運!”

    楚君歸看看他,忽然說:“我覺得,你可以試試下注自己能夠活到最后。”

    阿琛的臉立刻抽搐一下。

    楚君歸跳下炮車,搶了一輛全地形越野車,向山頂沖去。開到半途,楚君歸一拍腦門,懊悔道:“我真是傻……現在什么信息都送不出去,怎么下注?”

    楚君歸一走,阿琛立刻打開個人終端,卻見顯示屏上一片紊亂。不過楚君歸辦不到的事,卻不見得能難倒首富。

    阿琛開啟離線模式,先選擇存活人員區,再選擇單一下注,然后選擇自己,深吸一口氣,輸入賭金上限:2000元。

    雖然有上限,不過高達七百多倍的賠率,如果真的中了,也是一筆不容忽視的財富。

    下好注,阿琛也拎出一個手提箱。這是緊急通訊聯絡系統,專門用于強干擾下的通訊。他打開手提箱,里面豎起一顆小巧導彈。將下注信息輸入到導彈中后,阿琛就按下發射開關,看著它飛上天空,消失在云天之外。

    這顆通訊導彈能夠一直飛上萬米高空,將訊息傳輸給指定的通訊衛星,再由衛星中轉到預定的地方。

    做完這一切,阿琛就將炮車底盤原地展開,揚起炮管,將山頂信息點建筑納入炮火覆蓋目標,然后切換到十發急速射模式,坐等楚君歸的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