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50章 一樣的鋼鐵直男

天阿降臨
     楚君歸駕著越野車,一路沖到不能再往前的地段,這才棄車登山。

    原本應該激戰的區域,現在卻十分安靜。一路上到處都是昏迷的戰士和散落的外骨骼機甲,顯然之前已經經過激烈火拼。

    這個時候還能存活的,不是運氣特別好,就是特別陰險狡詐,反正都不是易與之輩。楚君歸也得小心謹慎,免得陰溝里翻船。

    惟一遺憾的是,這次忘了拿用習慣的輕機槍,只能在路上撿個外骨骼機甲專用的多管加特林,對付著用用。

    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楚君歸對于任何射速不夠高,子彈不夠大,射程不夠遠的武器都覺得火力嚴重不足,最典型的就是突擊步槍。

    他的系統自檢時,給這個癥狀一個專門名稱:“火力不足恐懼癥。”

    在楚君歸手中,任何武器似乎都能打出點射效果來。一路上山過程中,他也發現過幾個伏地不起的陰險家伙,一一了結。

    只是他手中多管加特林旋轉半天,好不容易到了規定轉速,最后只蹦出一發子彈,實在讓人有種一口氣提不上來的感覺。

    有個隱藏得很好的家伙就是看得強迫癥都犯了,最后忍無可忍,跳出來和楚君歸拼命,然后在快沖到楚君歸眼前時,吃到了一顆蹦出來的子彈。

    昏迷之前,他反而感覺陣陣輕松,至少是個解脫,他如是想著。

    楚君歸終于接近了關鍵區,然后就開始蠕動,慢慢靠近,探頭。

    關鍵區中央,立著一座孤零零的建筑,其實就是一座簡易板房,透過窗戶,里面看不到任何人。

    但就在此時,偏偏屋頂冒出一道紅色煙柱,筆直向天,極為醒目。

    這說明有人剛剛占領了屋內的信息點,但楚君歸就是看不到他在哪里。

    看不到也沒關系,楚君歸有的是辦法偵測對手位置,可見光僅僅是其中之一。楚君歸撿了幾塊石頭,分別彈向不同方向。敲擊聲回蕩著,震動則悄悄蔓延。

    簡易房內,林兮如同蜥蜴般平平貼在屋頂,還是后背吸附。她戰甲表面忽然有極微弱的波動,立刻引起了她的注意。

    “多功能定位儀?好東西還不少。”她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啟動戰甲的吸波模式,立刻將所有聲波和震動回波全部吸收。

    然后她開啟了自己的定位儀,用與剛剛震波幾乎相同的頻率開始震動,探測周圍。這種震波對對手的定位儀是嚴重干擾,而林兮的定位儀卻可以過濾雜波,具有極強的抗干擾能力。

    楚君歸瞬間就感應到震波,立刻將扯過旁邊一個棄置的外骨骼機甲,蜷縮成特殊姿勢,偽裝石頭,再把外骨骼裝甲蓋在身上。

    林兮沒有找到楚君歸,定位儀顯示,幾個震波傳來的方向,都是些山石和已經標記過的人體或外骨骼裝甲。乍一看去,沒有任何異樣。

    但林兮心中浮現當日在密林中,樹后那顆睜著眼睛的石頭,心下冷笑。

    不得不說,這家伙確實狡猾,但同樣的當,她會上兩次?

    林兮在定位儀上一點,開啟了環境比對模式。定位儀立刻把剛剛探測到的地形與上一次探測進行分析比對,將不同之處高亮顯示,然后就看到一塊石頭是多出來的,另外一具外骨骼裝甲也挪了位置,蓋在了石頭上。

    林兮在腰側一摸,拿出一個彈匣,從里面卸出幾顆子彈,放在一起一捏一扭,子彈就彼此嵌合,變成一顆手雷。她掂了掂,感覺威力還有些不夠大,于是又加上幾顆子彈,這才滿意,在心中吹了聲口哨,愉快地把手雷向楚君歸的頭頂拋了過去。

    屋外,楚君歸剛剛的探測如石沉大海,所有反饋都表明簡易屋內一個人都沒有。但是沒有人,怎么占領的信息點?屋內那人分明就是在示威!

    楚君歸也冷笑,屋內那家伙自以為做得天衣無縫,但是震波吸收就是最大的漏洞。在他感知中,房間內所有位置都有大致的輪廓,就是屋角天花板一塊區域黑沉沉的,沒有一點反饋。不是藏在那里又能是哪?

    楚君歸當機立斷,猛地起身,手中加特林飛旋,一道火龍就射向簡易屋屋角!

    他剛剛開射,視線余光就看到窗戶中忽然飛出一顆手雷,直直飄向他頭頂!

    楚君歸大驚,本能地感覺這顆手雷絕不簡單,更是碰都不能碰一下。他別無選擇,運足全力,一躍而起,越過十余米距離,撲向簡易屋。

    手雷凌空爆炸,至少兩顆彈頭擊中楚君歸,將他在空中又推了一程,讓他直接砸在簡易屋上。簡易屋一角已經被楚君歸轟碎,早就脆弱不堪,因此楚君歸直接砸穿屋頂,掉進屋內。

    林兮境遇其實比楚君歸更糟,她驚覺不對時,屋外加特林已開始嘶吼,大威力子彈輕而易舉地撕碎了簡易屋的墻壁,掀飛了屋頂一角,對著她轟來。

    在加特林轟鳴的瞬間,戰甲的自救系統就已啟動,直接將林兮彈向地面。這等于全速撞地,而且最后還是挨了一發加特林,被打得一個翻滾,仰天摔在地上。這一下摔得極重,林兮頓時一陣頭暈眼花。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楚君歸就轟然砸破屋頂,自天而降!

    林兮四肢發勁,斗宿戰甲輔助動力啟動,瞬間橫移一米,讓開了位置。

    通的一聲,楚君歸結結實實地拍在地上,差點摔得重啟。

    楚君歸用力晃了晃頭,讓系統重新在線,轉頭一望,頓時吃了一驚:“是你!”

    盡管林兮還戴著碩大的護目鏡,但是楚君歸認人是靠全方位數字記憶,所以一眼就認出了她。

    “是我。”林兮面無表情,其實在暗中打量和掃描楚君歸。

    看到他身上跳躍的電火花,林兮心頭一凜,沒想到自己一發手雷都沒能炸翻他,看來裝備極好。早知如此,當時就該用一整匣的子彈捏手雷,怎么都能炸他個半死。

    楚君歸也在看著她身上跳躍的電火,同樣心中一凜。沒想到加特林的子彈都電不翻她,這家伙不會也是試驗體吧?

    兩人交談了一句,就再也不說話,彼此互看,越看越有火花。

    兩人幾乎同時彈起,剎那間就交換了無數拳腳。說是交換,其實都是林兮在狂攻,奈何楚君歸手中那挺加特林實在太大,往后面一躲,就讓她大半攻勢落空。這挺加特林本來是機甲武器,到楚君歸手中,充分發揮了近戰防御上的優勢。

    斗到關鍵時,林兮突然一記踢腿過頂,然后如戰斧般劈下,楚君歸立刻舉加特林格擋,沒想到林兮根本不收腿,徑自劈下,直接將加特林從楚君歸手中劈落在地,再一腳踏毀。

    她正覺解氣,忽然腿腕一緊,自己的腳踝又落到了楚君歸手里!

    她剎時間想起許多不美好的記憶,一聲驚呼:“不要!”

    楚君歸卻是本能反應,抓到腳自然而然地向后一拉,直接讓林兮落地。等一招制敵之后,他才想起來問:“什么不要?”

    林兮羞怒交加,這個姿勢實在不雅,偏還不是第一次了,就更是抓狂,以幾乎要穿透楚君歸耳膜的聲音尖叫:“流氓!”

    楚君歸一臉茫然,“流氓是啥?”心中雖然疑惑,他的手卻牢牢抓住林兮的腳踝,將她釘死在地上。

    這個姿勢,就是斗宿戰甲都無法發力,林兮根本別想起來。

    “放手!”

    “憑啥?”

    林兮被氣得差點暈過去,恨道:“你!你這樣還想找女朋友?!”

    “為什么要找女朋友?”楚君歸很是奇怪。女朋友是啥?能增加收入嗎?

    不知為什么,林兮忽然之間好像沒那么氣了,她瞪了楚君歸一眼,喝道:“放手!”

    “憑啥?”

    林兮有了要同歸于盡的沖動。

    就在這時,空中突然響起異樣的尖嘯,楚君歸和林兮同時變色。那是重型曲射火力覆蓋的標志!

    阿琛這個鳥人,居然不講信譽!現在根本沒到時間!楚君歸心中大罵,身體本能行動,一把掀開塌陷的屋頂,躲在下面,變成一個臨時掩體。

    他用身體頂著沉重屋頂,靠著恐怖力量,硬是撐開了一塊空間。這塊避難空間,足以容納兩個人。

    林兮看到楚君歸竟然向自己招了招手,頓時覺得自己好像眼花了。但她可不想被重炮轟上一下,哪怕是電擊炮彈也不行。

    于是她身形一動,也進了避難空間,和楚君歸擠在一起。

    靠在一起的感覺,有些異樣,好像有微弱電流在來回竄動,讓人心跳加速。而且透過身體傳來的感覺發現,楚君歸看上去單薄,但身體似乎相當有力量,一點都不柔弱。

    她想問:“為什么要幫我?”

    話未出口,炮彈爆炸的電火轟鳴就淹沒了一切。

    哪怕楚君歸是試驗體,也要咬牙苦苦抵御。重炮十連發速射的威力,怎么形容都不過分。

    林兮一直在看著楚君歸,看著他在顫抖,用自己的身體擋下了大部分電火,明明痛苦,卻死撐著怎么也不肯昏迷。

    那種倔強,忽然之間,就觸動了某個柔軟的地方。

    楚君歸心底早就把阿琛罵了不知道多少遍,只可惜試驗體詞匯貧乏,來來回回也就是混蛋鳥人之類,不痛不癢。

    楚君歸感覺自己已經快到重啟的邊緣時,炮擊終于結束。

    兩人合力掀掉屋頂,站了起來,彼此相視,都有劫后余生之感。

    林兮深吸一口氣,忽然感覺今天天氣格外的好,她伸了個懶腰,走向窗前,想看一眼窗外的風景。

    就在這時,她大腿上忽然一麻!

    林兮回頭,看到楚君歸拿著手槍,槍口余溫尚在。

    這顆電擊彈打在她大腿上端近臀之處,兩片護甲的縫隙之間,斗宿戰甲的防護再無用處。

    “你!……”林兮慢慢倒下,昏迷之前,心中那點特殊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剩下的只有掐死他的無盡沖動。

    楚君歸吐了口氣,顯得輕松不少,自語道:“工作終于完成了……”

    就在這時,楚君歸腰間的信號標識器忽然噴出一縷藍煙,身上所有戰斗裝備自動鎖死。這意味著他已經‘陣亡’了。

    楚君歸登時愕然,不知道為何會這樣。自己明明剛挺過最大的危機,干掉最危險的敵人,剩下的就只是去找阿琛那賤人算帳,怎么會突然陣亡?

    山腳下,四號坐在戰車里,看著楚君歸的戰車上升起光柱,冷笑道:“漏網之魚,還想逃?以為躲到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嗎?”

    四號又調轉炮口,將準星套在一輛還沒來得收起底盤的炮車上。

    這輛炮車雖然屬于裝甲步兵,但對四號來說,凡是不認識的就都是敵人。顯然,在這參商學院中,除了林兮,她誰也不認識。

    一聲炮響,考核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