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56章 不可抗力

天阿降臨
     “走吧,幸運的小子,最后一項測試了。只要還算正常的人,應該就能通過。”工匠一臉輕松地說。

    聽到正常人類,楚君歸頓時有點心虛。

    工匠帶著楚君歸一直走出小樓,向旁邊一棟四層樓走去。這棟樓同樣破舊,不過至少看起來不像倉庫了。

    走在路上,楚君歸問:“能問一下,這些測試都是為了什么嗎?”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反正是好事!”

    想到林兮那句‘到時候你就會知道,要怎樣才能平息我的怒火’,楚君歸怎么都感覺等著自己的不像是好事。

    工匠將楚君歸帶進一間實驗室內,對實驗臺前忙碌的一個女人說:“梅姐,我們需要給這小子測試一下免疫系統。”

    女人轉身,冷漠地向楚君歸看了一眼,然后抽出一個藥箱,從里面拿出幾支藥劑,混合成一管墨綠色的藥液,裝入針管,再安上一顆粗大針頭,走向楚君歸。

    “把這小子綁到那邊的椅子上去,綁牢點!”梅姐吩咐。

    工匠拖著楚君歸,把他按到了一張鐵椅上,用皮帶扣將他雙手扣死在扶手上。楚君歸隱隱感到有些不妙,身體試著動了動,椅子一陣震動,但沒有搖晃。原來椅子四腳都焊在地上。

    楚君歸安定下來。這張椅子的強度不高,需要的時候他完全可以將椅子直接從地面拔起來,崩斷皮帶,恢復自由。

    看到楚君歸十分配合,工匠贊了一句,“聰明的小子。”

    梅姐走過來,將針管在楚君歸面前晃了晃。楚君歸一下子就不鎮定了,臉色有些發白,不由自主地身體后仰,想要離針管遠一點。

    “不用怕,小家伙。只是有一點點痛而已,不會昏過去的。要不給你換個更大號的針頭?”

    她一邊說,一邊掀起楚君歸的衣袖,露出上臂。

    楚君歸忍住逃離的沖動。他害怕,并不是因為針頭有多粗,而是因為掃描出那管墨綠色的惡心藥液竟有無數微生物,而且至少有十幾種之多!

    這種東西,要注射到他身體里?

    梅姐并沒有給楚君歸思考時間,直接將針頭刺入他的手臂肌肉,再向上一挑。

    工匠在旁邊看得面孔一抽,而楚君歸則是眉頭微皺。這一針十分的痛,尤其最后一挑,更是撩到不知道哪根神經,瞬間痛得簡直就象被潑了熱油一樣。

    當痛疼強烈到要影響行動能力時,楚君歸就調低了痛覺,若無其事地承受下來。

    好在梅姐沒有再折磨他,拉動針管。原來她不是為了注射,而是抽血。抽了小半管血,梅姐將針管握在手中,用力甩了幾下,然后橫置在眼前。

    針管中墨綠色的藥液迅速褪去顏色,轉眼間變成十分渾濁的灰白。

    楚君歸暗中松了口氣,看來藥液中的微生物還不算很厲害,短短時間就被自己血液中的免疫細胞全部清理干凈。

    梅姐看上去十分滿意,說:“這小子意志力不錯,過關了。”

    意志力?

    楚君歸隱隱感覺有哪里不對,這次不是應該測試免疫機能嗎?

    工匠解開了皮帶扣,拍拍他,說:“走吧,小子,恭喜你,你過關了。”

    楚君歸有些莫明其妙,不過能過關總應該是好事,他向梅姐道別,跟著工匠出了小樓。

    兩人返回工匠的辦公室,工匠在老式終端上一陣忙碌,將一張虛擬卡彈到楚君歸手上,說:“這張是你參加年終大演冬獵的許可證,它會自動加載到你的身份芯片里。另外你不是買了一個軍團級戰場掃描儀嗎?那東西很有用,就是有些笨重,而且能耗也高。明天你把它拿過來,我給你改裝一下。”

    楚君歸點頭。

    “好了,那就沒事了。最后還是要恭喜你一下,小子。”

    “那個,我能問問冬獵是什么嗎?”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工匠并不打算說的太多,將楚君歸送了出去。

    整個測試過程有些莫名其妙,不過中間疑似圖靈測試的環節卻讓楚君歸有些不安。好在老頭看上去也不是很認真,就這樣稀里糊涂的過關了。

    楚君歸離開后,工匠、教授和梅姐聚在一起,看著光屏上源源不斷輸出的報告。等報告匯總結束,三人面面相覷。

    教授說:“沒想到傻頭傻腦的,還是個超級戰士。”

    “能適應各種有生命環境。”

    “建議應該怎么寫?”

    “送去做實驗?”梅姐提議。

    工匠和教授只當沒聽見。

    返回公寓,楚君歸就將戰場掃描儀找了出來,一臉肉痛。這東西需要7級權限,總價五十萬。那個工匠怎么看都不像有能力優化這種高級貨的模樣。但他是林兮的人,為生計著想,楚君歸只能忍痛把掃描儀送過去。

    這時公寓門敲響,楚君歸開門一看,只見方玉和秦奕提著兩個大箱子站在門外。

    楚君歸讓開門,兩人提著箱子進屋,通通兩聲,將兩個大箱子扔在地上。

    “這是什么?”

    方玉用力一拍楚君歸的肩,說:“你發財了!”

    “哪有?”楚君歸頓時想起剛剛痛失的一筆賭金。

    方玉指指地上的箱子,說:“打開看看。”

    楚君歸拆掉包裝,在箱蓋開關上一按,箱子就自動打開,延伸出一個戰甲掛架,上面是一整套完整的戰甲。戰甲以輕質合金為主,輔以大量復合纖維材料,輕且堅固。這具戰甲以白色和灰色為主基調,本來很高雅素淡,可現在幾乎每個大點的護甲塊上都是花花綠綠的貼圖,徹底破壞了所有美感。

    楚君歸一眼望去,發現那些貼圖都是些什么‘萬星銀行’,‘離子制造’,‘黑洞工廠’之類的。

    “這是廣告?”楚君歸已經長過一次見識了。

    “是的。你以后只要穿著這套盔甲去當藍軍,就能收到一大筆廣告費,怎么樣,劃算吧?”

    “這里還有。”秦奕也打開了他那個箱子,同樣出現一套黑色為底的戰甲。原本酷炫的戰甲同樣被貼得慘不忍睹。

    貼圖上都是些什么‘星河炸裂娛樂’、‘時空演藝’等,口氣比另一套還要大。

    秦奕在這套花花綠綠的戰甲上一拍,道:“怎么樣?好看吧?”

    以試驗體的審美,也沒看出這兩套戰甲哪里好看了,洗干凈還差不多。

    方玉說:“一三五穿我的,二四六穿他的,第七天上下午各穿一套。只要你出場滿20次,就有100萬廣告費!”

    楚君歸眼中,兩套戰甲的顏值忽然直線上升。

    “預付五十萬!”秦奕加了一枚重重的砝碼。

    “只要簽字,當場轉賬!”方玉補刀。

    楚君歸嘆了口氣,知道自己沒法拒絕兩具散發著柔和金色光芒的戰甲。

    “我……”答應兩個字還沒說出口,楚君歸的個人終端就傳來一條信息,“因不可抗力,合同中止。--胡。”

    短短一句話,楚君歸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才反應過來,這是不能再當藍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