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57章 系統關閉

天阿降臨
     方玉和秦奕遺憾地帶著戰甲離開,留下楚君歸一人。臨走之前,秦奕表示會再為楚君歸找點活干。

    有那么一刻,楚君歸想要去找胡中校問個明白,不過最后還是放棄。既然她都寫了是不可抗力,問也無用。

    夜深人靜,楚君歸打開個人終端,反復看著上面的一條消息。內容很簡單,是兩萬多元的金額轉入。在轉賬附注中,表明是楚君歸那套海邊公寓產生的房租。

    老人沒有去陽光明媚的海邊,而是堅持留在那套老式的公寓里。那里有他相伴了十多年的鄰居和老朋友,至少還有人可以說說話,清晨時的早餐店也很熱鬧,能見到很多老朋友。

    老人將那套公寓回租給了出售的地產商,然后把租金寄給了楚君歸,并且叮囑他不要為了錢而刻意的去做什么。好好讀書,好好畢業,找份安穩的工作,不要上戰場。

    當時收到老人留言的時候,楚君歸都說不清心中的感覺,所有功能組件都無法得出結論,甚至連算法都構建不出。

    這種混亂的狀態,是他不曾遇到,也難以理解的。即使少年已經與他融為一體,可是那個單純干凈得如一張白紙的小家伙,在處理這些事情上也和楚君歸差不多。

    其實現在,楚君歸已經有些分不清自己算是試驗體,還是少年了。兩者之間的邊界正在慢慢模糊。

    楚君歸看看自己的手,微微一動,食指瞬間顫動30次,然后位移1.31542厘米。如此精準的控制,不就是為了戰場而生的嗎?

    他默默起身,洗澡,準備休息。走過客廳時,又看到了墻壁上重復播放的電視。楚君歸想了想,伸手關了開關。

    到了現在這時候,應該不會有什么人想要偷偷潛進來了,不需要用震波監控周圍。

    躺到床上時,楚君歸重新整理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一切,片刻功夫,就感覺自己的頭有些微微發熱。以試驗體的計算力,也有些吃不消了。而且消耗了這么多時間,也沒算出什么來。

    人真是復雜。

    或許是計算力消耗過度,他覺得很累,系統自動關閉,沉沉睡去。

    迷糊中,楚君歸似乎感覺到什么東西壓在自己身上,然后又沉沉睡了過去。

    又不知過了多久,提示音響起,楚君歸各個系統組件一一重啟,慢慢醒來。

    他忽然發現,床上竟多了一個人!

    楚君歸并沒有動,先是快速自檢,發現沒有什么損傷,然后指尖彈出骨針,輕輕在床邊一敲,轉眼間房間里一切情況都了然于胸。

    公寓臥室內一片凌亂,地上胡亂丟著好多衣服,還有幾件楚君歸從來沒有見過的衣服式樣,檢索資料的結果顯示,這兩件類屬于女性內衣。

    洗手間也動過了,馬桶里還有嘔吐過的殘跡,似乎還沖了個澡,浴巾也扔在地上,還濕著。

    最后是床上的這個人。她睡得很張揚,一絲不掛,半爬在楚君歸身上,左手還緊緊抓著便攜終端,不知道是想拿來砸人,還是要干點別的什么。

    震波已經收集了她全部數據,分析比對的結果是,方玉。

    楚君歸慢慢轉頭,撩起她的長發,露出藏在里面的臉。果然是她。

    方玉此刻睡得正沉,滿身都是酒氣。只是昨晚楚君歸有些過載,以致關閉了系統休息,結果沒想到就出了意外。

    楚君歸慢慢從她身下抽回手臂,然后再將她大腿從身上搬下,手在床上一撐,人輕飄飄的從她身上飄過,落在地上。

    拉過被子,將方玉裸露的身體蓋好,楚君歸站在一地衣服中間,就開始發呆。

    該怎么辦?他束手無策。

    資料表明,在人類社會中,這種情況往往意味著麻煩,非常大、而且影響持久的麻煩。

    思考了整整半個小時,楚君歸還是什么都沒想出來。

    這時床上的方玉動了一動,然后大喊一聲:“我看你往哪逃!這下落入姐姐手心了吧?哈哈哈哈,別怕,一會會就好了。沒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擺幾個姿勢而已……”

    楚君歸聽得各組件一陣混亂,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

    方玉又伸手亂摸,自語道:“我的繩子哪去了?明明掛在腰帶上的。”

    楚君歸目光落在一捆登山繩上,確實掛在腰帶上,和戰斗褲一起隨意扔在地上,一根褲腳還連著戰斗鞋。看來脫得的確著急。

    方玉摸了幾下,沒摸到繩子,似乎很著急,一下就醒了。

    她向四周看看,酒意一下褪得干干凈凈,騰地坐起,被子一下滑落到底,然后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當即一聲尖叫,再一抬頭,看到房間中央站著的楚君歸,又是一聲尖叫。

    方玉本能抬手捂胸,可是雙臂都用上,還是捂得住上面,卻露出下邊,怎么都蓋不完全。

    狼狽之際,方玉總算聰明了一回,一聲大喊,“轉過去!”

    楚君歸默默轉身。

    方玉從床上溜下來,迅速撿起自己的衣服,最后來到楚君歸身后,從他側方伸出一條長腿,將自己的胸衣勾了回來。

    一陣窸窸窣窣,方玉迅速穿好衣服,才道:“轉過來吧。”

    楚君歸依言回身。

    “那個……我們談談吧。”方玉故作鎮靜。

    “好,我去倒水。”楚君歸返回客廳,端了兩杯水,放在桌上。

    方玉抓起水杯,一口氣喝了大半,才放松下來,期期矣矣地問:“那個,昨晚……都做了什么?”

    “不知道。”楚君歸老實回答。

    “你會不知道?”

    “睡著了。”

    “你……”方玉顯然不信,不過看楚君歸穿得整整齊齊的衣服,又陷入矛盾,一方面覺得這家伙極不老實,還懂得穿衣滅跡這一套;另一方面又覺得他好像沒有在說謊。

    此刻酒意漸醒,方玉漸漸恢復了本性,盯著楚君歸,兩眼放光,說:“你真的……什么都沒做?”

    “睡著時我不會動。”楚君歸一向老實。試驗體休息就是休息,不會搞夢話夢游之類浪費能量的事情。

    方玉忽然恨得咬牙,一拍桌子,大聲道:“承認又怎么了?你還吃虧了不成?”

    楚君歸莫名其妙,解釋道:“我睡著時真的不會動。”

    “你不動,難道我衣服是自己脫的?”方玉再次提高了聲音。

    “這個……你是怎么進來的?”

    方玉一下呆住,眼中有些慌亂,打著哈哈道:“這個嘛,我當成是自己公寓了,可能喝多了認錯路了吧,哈哈!”

    楚君歸目光落在她腰間的繩子上,若有所思。

    方玉更加心虛,悄悄挪了下身體,將繩子擋在身后,說:“行了,我知道了,衣服是我自己脫的。我以為是自己公寓。”

    楚君歸靜靜地看著她,這番話漏洞百出,無須追問。

    方玉嘆了口氣,趴在桌上,把臉埋進手臂里,說:“我就記得昨晚喝酒時跟他們打了個賭,然后醒來時就是這樣了,中間怎么回事已經完全不記得了。就是這樣,別再問了!”

    楚君歸就沒有再問,又去倒了杯水遞過去,說:“多喝點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