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63章 天上也能掉餡餅

天阿降臨
     戰車一路狂奔,漸漸接近了預設的陣地。這一路楚君歸的部隊停下來補充了兩次動力燃料,才得以以全速沖刺這么久。

    后方的運輸卡車上,則是堆放著整整三個單位的彈藥補給,以及其它物資。一路上楚君歸并沒有閑著,他利用自己指揮官的權限,不斷觀察著英仙各支部隊的行進路線,并且和資料中的軍事知識進行比對。

    楚君歸對于戰役指揮還是一竅不通,現在先要學習最基本的大部隊怎么行軍。

    從戰場態勢圖上來看,英仙各部隊早就七零八落,不成體系,從上到下都在一路狂奔。若是被哪支部隊埋伏一下,怕是當場就要潰敗。

    此刻天還沒有亮,遠方空中不時會亮起燃燒火團。那是雙方空戰部隊已經接觸,開始有戰機被擊落。

    獵戶座指揮部內,隨著前方傳回資訊不斷增多,魯山虎一直緊鎖的雙眉慢慢松開,贊道:“李澤余這家伙,居然還有這么一手!”

    旁邊一名年輕參謀皺眉道:“這么雜亂的行軍隊形,簡直快追上星盜了。這有什么特殊的嗎?”

    魯山虎看了他一眼,耐心解釋:“嚴整隊形自然是好,但是會拖慢速度。你看英仙部的行軍軌跡,先是直沖戰場中央,吸引我們兩部的注意力,然后突然轉向東南,直插半島。他這是想借助半島狹窄地形防御,逼著我們做選擇:要么和許默言打一場運動戰,這是老子最喜歡的。要么就和他來場陣地戰,這是老子最討厭的。”

    “所以他就擺出這么一個行軍隊形,反正戰場夠寬闊,他的部隊機動力也強,亂點就亂點了。我們就算現在知道了他的目的,可既追不上也攔不著。”

    “這是在作弊!”年輕參謀憤憤不平。

    魯山虎搖頭,“這是合理利用演習規則。好了,別說那么多了,你去盯著許默言那邊,看她有什么動靜。”

    就在這時,一名參謀匆匆走進,說:“報告!最新情報,仙女部戰機主力出動,趕往半島海峽方向。”

    魯山虎笑了笑,說:“這個女人果然不簡單哪!她這是在邀請我們前后夾擊,但是李澤余必然把正面對著我們,她再從后方登陸,便宜就占大了。就算我們合作先干掉英仙,她的戰績也會比我們要高得多。而我們正面進攻,反而損失會大,所以到了那時候,我們就被動了。”

    年輕參謀聽得驕狂盡去,說:“那我們怎么辦?”

    魯山虎緩道:“李澤余要是這么容易被拿下,也就不會出現在這里了。可別忘了,過去十年中,這家伙還從來沒有真正敗過。”

    “但也沒什么大勝吧?他的戰績哪能和您比?”參謀說。

    “不敗可比大勝難多了。”魯山虎搖頭。

    仙女部指揮部,許默言坐在戰場態勢圖前,看著大軍南下,幾支先頭部隊迅速前出。她信手在光屏上翻著英仙座資料,忽然看到一個名字,就是一怔:“孟江湖?他也來了?”

    她旁邊站著一位頭發花白的老將軍,聞言亦是一怔,湊過來看了看,說:“若真是他,恐怕我們還是謹慎些好,把前出部隊撤回來?”

    許默言一咬牙,“不,按原計劃辦!他現在指揮的不過是一個營,又能怎樣?”

    老將軍知道她的脾氣,不再多勸,只是嘆了口氣。

    英仙指揮部正在滾滾南下。指揮車內,參謀正在將最新偵察到的情報傳送過來。

    李澤余本來安坐如山,最新的戰場態勢圖一出,他一下就站了起來,死死盯著戰場東方那支直撲半島海峽的仙女大部隊。

    “這個許默言,居然想從背后捅我一刀!時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時間!”李澤余自語著,然后猛然轉身,對參謀道:“出動戰機,確保半島海岸沿線的制空權!”

    參謀匆匆而去,轉眼奔回,說:“劉將軍說仙女座的戰機已經控制了海峽上空。對方戰機數量比我們多了一倍,現在他只能牽制騷擾,盡量不讓對方掌握絕對制空權,其它的就沒辦法了!”

    李澤余雙眼微瞇,慢慢坐下,沉聲道:“我們的部隊到哪了?把各部位置顯示一下。”

    一張新的戰場態勢圖刷新,各部隊圖標相應出現。

    李澤余只是掃了一眼,就騰地站起,既驚且喜,說:“已經快到了?這么快?!這個標記……是哪支部隊?”

    “是新鄭的,以參商學院學員為主。”

    “新鄭?參商?“李澤余沉吟,顯然沒什么印象。“把所有新鄭部隊資料都調出來。”

    戰場態勢圖上顯示,新鄭一支混合裝甲小部隊把其它部隊遠遠甩在后面,已經快要沖到灘邊。而在它之后幾十公里外,又有多支新鄭部隊在全速前進。而就算是最靠后的新鄭部隊,也比英仙其它部隊都要快。

    “他們的指揮是誰?”

    參謀查了下資料,說:“孟江湖。”

    李澤余一怔,“是他?”

    此刻楚君歸正踩下緊急制動,同時對后方車輛下達停止前進,就地隱蔽的指令。車隊瞬間散開,緊急剎停,然后關閉了所有燈光,連發動機都停了。

    天空中傳來隱隱的引擎轟鳴,兩個龐大黑暗從空中掠過,然后投下好幾個黑影。其中一個黑影筆直對著楚君歸落下,快要接近地面時減速引擎啟動,速度迅速降低,最后通的一聲砸在楚君歸面前。

    看著這個兩米見方,高過三米的空投箱,楚君歸一臉茫然,這是什么?

    他跳下戰車,小心翼翼地接近空投箱,雙眼掃描結果顯示,里面好像裝了一門重炮?

    他湊到空投箱前,伸手敲了敲,然后就看到箱壁上一個光屏點亮。屏幕上列出了內容物的詳細信息,顯示出這里裝的是一門以重型陸戰機甲為底座的自行重炮,并且攜帶了五發炮彈。

    楚君歸伸手按下展開鍵,空投箱就自行打開,里面一具機甲站起,背后炮管也延伸出來。然后機甲艙門打開,等候駕駛員進入。這可是幾乎能夠全地型機動的重炮!

    楚君歸再向其余幾個空投箱看看,忽然全身一顫。

    阿琛湊了過來,問:“這是什么?”

    楚君歸大手一揮:“我也不知道!不過掉在我們頭上,那就是我們的了。讓所有裝甲步兵都下車,去把空投全收過來!其余人繼續前進,在預定位置占領陣地。阿琛,你進去,把這玩意兒開到我們陣地后面,在那里再修一個炮兵陣地。”

    “我是裝甲步兵,不是機甲步兵……”

    “少廢話,這倆是一個系的!”楚君歸一把拎起首富,塞進了機甲重炮的駕駛艙,然后把艙門關上。

    等阿琛反應過來,楚君歸已經跳上戰車,趕著搶其它空投去了。

    片刻之后,楚君歸手上就多了四門重炮,兩門速射反機甲炮,還有一門對空電磁炮。除此之外,還有兩箱彈藥,以及一個為電磁炮供能的動力單元。

    再加上兩輛戰車,一時之間楚君歸手上的重火力多到了窮奢極欲的地步。

    當給每個炮組都配齊人員后,楚君歸忽然發現一件十分尷尬的事:

    他手里沒步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