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64章 不喝酒怎么上天?

天阿降臨
     只愣了片刻,楚君歸就回過神來,叫道:“趕緊修防御陣地!原有陣地之外,還要給你們手里的裝備修專門陣地!陣地怎么修,這些重炮的說明書里都有。”

    學員們紛紛從背包里拿出動力鏟,開始就地挖掘陣地。一個精于測繪的學員取出幾個小形光距儀,在陣地節點處一插,即刻幾道低可見度的激光線就將陣地輪廓標識出來。

    楚君歸也拿出動力鏟,在陣地最前沿開始挖掘。這把動力工兵鏟自帶慣性輔助動力,哪怕是凍土荒原,輕輕一鏟下去整個鏟盤都會沒入土中,再往上一掀,一大片土就甩到坑外。有了這把工兵鏟,用不了幾下就能挖出一個標準的機槍陣地。

    這種工兵鏟在盛唐的戰術步兵中早已普及,屬于標準單兵裝備。但是參商學院都只能小批量裝備,新鄭的普通軍團還得繼續用老式人體生物能驅動工兵鏟。

    有了動力工兵鏟,學員們個個都像一臺人形推土機,轉眼間陣地就構筑了雛形。

    楚君歸從口袋里掏出工匠改造過的戰場掃描儀,開啟后掃描了周圍地形,沒有發現什么異常。就在這時,他好像看到遠方海面上似乎有什么東西。

    信號發生的位置實際上還在十公里外,在夜色中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楚君歸的眼睛可視范圍比正常人要廣一些,不光紅外紫外什么的看得見,就連一些無線電波也能看得到。海面上本來應該是空無一人的,突然出現對講機的信號,豈不奇怪?

    楚君歸在戰場掃描儀的偵察機按鍵上一點,側方伸出一根如鋼筆般的金屬棒,彈上天空,隨即伸出兩片折疊翼,然后就無聲無息地向海上飛去。

    轉眼之間,戰場掃描儀上就顯示海面上有十余艘小艇,正以驚人的高速向海灘沖來。

    “糟糕!被發現了!”楚君歸沒想到敵人進攻會來得這么早。

    他不及細想,立刻命令所有人回歸炮位,注意隱蔽,沒有他的命令絕對不能開火。

    楚君歸自己則抱了兩挺重機槍沖入陣地架好,默默地對準了沙灘。

    海上突擊部隊來得極快,轉眼間一艘艘小艇就沖到淺水,艇上的戰士躍入齊腰深的水中,向岸邊跋涉。還有一些戰士則試圖將三艘小艇拖到岸邊。小艇上裝滿了貨物,應該是他們使用的裝備。

    這些戰士個個身著黑色作戰服,動作迅猛敏捷,作戰服似乎還有一定光學迷彩的效果,看上去十分模糊。

    楚君歸雙瞳內微微閃動光芒,切換到復合模式,幾種模式所獲得的圖像疊加在一起,就得出清晰影像,輕而易舉地破除了對手的光學隱形。

    后方海面上黑沉沉的,什么都沒有。

    楚君歸一邊將準星在一個個涉水戰士身上移動,一邊默默地想:“就只有這點人嗎?不可能,大部隊一定還在后面!”

    一想到這里,楚君歸就又下了一道命令:沒有指令,不許開火,不能暴露。

    他要等敵人大部隊上來,再用重火力好好給敵人上一課。至于眼前這些……

    本來只有隱隱波濤聲的海灘突然被槍聲打破,極高的射速讓槍聲完全連成一片。

    轉眼之間,一艘艘小艇就冒出煙火,引擎全部擊毀,無一幸免。有的戰士明明就站在引擎旁邊,子彈卻擦身而過,擊中引擎,他卻毫發無傷。

    槍聲驟息,那名黑衣特種戰士呆呆站在海水里,一時不知發生了什么。他茫然四顧,發現同伴們也都是如此,有人下意識地摸著身體,卻沒有看到傷。

    沒有傷亡,可是小艇全被摧毀。

    “這下都跑不掉了……”楚君歸吐了口氣,準星鎖住一個戰士,輕輕扣下扳機。

    槍聲再起,海中的特戰戰士如同受驚宿鳥,各種精彩絕倫的戰術動作瞬間展現。有魚躍騰空的,有曲線沖刺的,有一頭埋到海水里,閉氣前進的,更多是掏槍倉促還擊。但無論他們做什么,一顆顆子彈都會像是長了眼睛般飛過來,將他們擊倒。

    機槍聲壓倒一切,接近每分鐘1000發的射速,讓楚君歸瞬間就打空了彈箱。他抓過旁邊的備用機槍,轉眼間打空了第二個彈箱。

    接著是第三個彈箱,然后海灘就清靜了。

    一個個特種戰士有倒在海水里,有的已經沖到了沙灘上。誰都沒想到海灘上已經有了防御陣地,但是由始至終就只有一挺機槍在開火。大部分特種戰士本能的反應就是沖鋒和還擊,可是還沒等他們明白發生了什么,戰斗居然就結束了。

    特種戰士腰間都亮起了暗淡的黃色光芒,而空中悄然出現一艘龐大的雪茄型飛船,船腹打開,一束束光芒照在特種戰士身上,牽引著他們冉冉上升,收入艦腹,然后就悄然消失。整個過程中它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有若幽靈。

    這是演習中專門的救援飛船,負責回收‘陣亡‘的戰士。只有在戰局中止,或者一方被全殲時,它才會出現,以盡可能的不干擾戰局。

    楚君歸對自己這次的表現很不滿意,對手戰術動作出人意料的迅猛高效,讓他三分之一的子彈都落了個空。用這么先進的重機槍掃射,才打出60%多一點的命中率,實在有些沒臉見人。

    要知道這挺重機槍在1500米內基本上指哪打哪,比當年他自制的那挺重機槍不知道強出多少。

    正胡思亂想之際,阿琛湊了過來,拍拍楚君歸的肩,一臉嚴肅地說:“君歸,我們都覺得有必要和你談談。”

    “說吧。”看到阿琛如此嚴肅,楚君歸有些莫名其妙。

    “你看,這次襲擊的部隊才不到200人。”

    “130個。”楚君歸對自己的戰果記得很清楚。

    “那就更少了。君歸,大家都是同學,一起上過戰場,就都是兄弟了。你的情況我們都知道,你想要戰果我們也都理解和支持。只要你說一聲,我們肯定都會全力幫你。但是你用命令的方式讓大家都不要動,所有目標都留給自己,最后大家看著你吃獨食,這樣的話,真的不好!那個,不管怎么說,還是要注意點吃相。”

    楚君歸啊了一聲,倒還真沒想到那么多。這些特種戰士可不是參商學院戰術步兵那樣的水貨,個個都是精銳,哪怕在近腰的海水里行動不便,楚君歸也只打出60%多的命中率。

    這要是給他們上了岸,發生什么可就不好說了。

    楚君歸耐心解釋:“我不是要吃獨食,是因為他們大部隊還在后面,我們的重火力不能暴露。”

    “大部隊在哪呢?”阿琛指了指空無一物的海面。

    這時天已經漸漸亮了,視野逐漸開闊,一眼可以望到十多公里外。但海平面上,還是什么都沒有。

    “應該會來的。”楚君歸覺得自己判斷沒有錯。

    阿琛嘆了口氣,說:“哪有后續部隊和先頭部隊相隔這么遠的。這不是送先頭部隊給我們吃嗎?那些人就是一支普通的偵察部隊吧。”

    “會來的。”

    阿琛聳肩,說:“好吧,我就在這里等著。”

    半小時過去了,海面上還是空空蕩蕩,什么都沒有。

    “一定會有的……吧……”楚君歸說。

    阿琛能做的,只有翻白眼。

    楚君歸突然撲到阿琛身上,一下把他壓到了戰壕里,再順勢一滾,滾到了更深一層的洞里。

    一聲轟鳴,整個陣地都在震動,沖擊波中伴隨著強烈的電磁能量。爆炸接二連三的響起,沖擊波席卷了整個前沿步兵陣地。

    阿琛耳朵一陣蜂鳴,腰間的救生信號器亮了一亮,差點點亮。這意味著這次轟擊,阿琛已經處于生死關頭,剛剛要是慢了一點,就已經被納入爆炸范圍,就此陣亡了。

    等爆炸一停,楚君歸就從洞里鉆了出去,沖到陣地里,仰望天空。

    阿琛也鉆了出來,抬頭望天。

    天空中,數架大型運輸機緩緩飛過,拋下無數小點。這些小點都是一個個的空降兵,他們在空中展開滑翔翼,以噴氣背包作為動力,迅速沖向灘頭陣地。而另外一批空降兵則是飛向內陸縱深,看樣子是要占領楚君歸身后的陣地。

    阿琛一看密密麻麻的空降兵,就是倒吸一口冷氣,“這么多!”

    “我們的子彈更多。”楚君歸指了指旁邊堆積如山的彈藥箱,少說也有上百個。

    天空中,運輸機駕駛艙內,副駕駛說:“空降兵已經全部空投完畢,對地表陣地已經進行過火力覆蓋,共扔下四枚巡航導彈。還需要再補一輪轟炸嗎?”

    “完全沒必要!這一帶還有對方戰機活動,我可信不過那些護航隊。這些從冰原星上出來的家伙,不喝兩瓶是不會上戰機的!“

    “好吧,那么返航。”副駕駛聳肩,假裝沒看到機長正拿個保溫杯往嘴里灌著什么東西。

    就當里面是枸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