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67章 戰爭可以輸

天阿降臨
     孟江湖直到最后也沒有給出解釋,為什么要和楚君歸說這些。他只是拍拍楚君歸的肩,說:“對方的空襲快到了,回去好好準備一下吧。有空的時候可以想一想,為什么大演會用三方會戰的模式。”

    楚君歸在返回自己陣地時,已經開始計算孟江湖最后提出的問題。

    三方問題其實很簡單,算來算去也不過就是那幾種排列組合,加在一起也沒多少。可是再擴展一點呢?A為什么要跟B打,C為什么要和A死磕,BC之間有什么茍且曖昧,是否會由愛生恨,等等等等。多一個因素,就多一個變量。

    某位大家曾經說過,給他四個變量,就能裝下一頭大象;五個變量,就能讓大象揮動鼻子。那再多點變量呢?是不是大象也能當數學家了?

    反正楚君歸發現,當變量超過九個時,他的腦袋就開始發熱,有要重啟的預兆。他強迫自己忽略計算過程,而是單純計算變量可能有多少。然后就發現,這是個絕望的計算過程。

    比如說,孟江湖和李澤余有什么關系;和許默言有什么曖昧;和魯山虎有什么關系;然后更進一步,他和魯山虎有什么曖昧……

    楚君歸感覺,自己的邏輯組件好像有些問題,有必要自檢和重啟。放任不理的話,就有可能被污染得太厲害,進而產生不可預測的后果。

    在大多數資料中,“太污了”這個評價,似乎并不正面。

    拋開亂七八糟的想法,楚君歸也意識到在加入體量相當的第三方后,戰爭的變數就多到了無法窮盡計算的地步,也無法預測戰爭過程,只能隨機應變,并且盡量保持實力。在這種亂局中,確實非常考驗一名指揮官的能力,但更加考驗他的運氣。

    孟江湖構筑的陣地縱深相當之大,完全不像是給500人準備的,就算兩三千人也足以擺得下。他不光把部隊分散布置,而且抓緊時間挖了許多深洞。這種既有深度且帶有一定彎曲的洞可以有效阻擋電磁信號,配合單兵護甲,即使大規模轟炸,躲在里面的戰士也有很大可能幸免。

    陣地剛剛建好,天空中就傳來隱隱的轟鳴。一架戰機從云層中鉆出,在陣地上空盤旋了一圈,并且非常囂張地用機炮掃射了一遍陣地。

    這架戰機不過是來偵察,仗著己方的空中優勢而胡作非為。李澤余的空中部隊數量有限,大部分軍力都投注到傳統的陸地部隊上,有限的戰機要保護主力部隊的上空,新鄭這么小的部隊就只能自求多福。

    楚君歸站在掩體里,看著那架戰機大搖大擺而去,有種成堆金幣飛走了的感覺。

    盛唐王朝的戰機本身裝甲都相當強悍,雖然楚君歸覺得自己拿機槍打低空戰機不是問題,但是一般來說重機槍是打不穿戰機裝甲的。

    不過沒關系,重機槍打不透,他手里還有炮啊!

    他就不信,這戰機又不是專門對地的,70mm口徑的速射炮還打不下來。

    不過孟江湖來了,自然是他指揮。沒有命令,楚君歸也不能開火,只能任由對方欺負。

    片刻之后,十余架戰機出現,在陣地上方開始盤旋,掃射。這時孟江湖終于下令除楚君歸外,全員開火。

    這次還擊所有專門防空武器都沒有動,所有人只能用輕武器還擊。對普通戰士來說,機槍打飛機就是笑話,一頓猛烈還擊非但沒對空中戰機有什么影響,自身反而被掃射陣亡了好幾個。

    戰機依舊在空中盤旋,機上的駕駛員們在通訊頻道中放聲大笑,甚至切換到公共頻道來嘲諷。天空中又出現了兩架龐大的戰機,都是重型轟炸機。

    公共頻道中,響起一個傲慢的聲音:“是戰術步兵的陣地?還是臨時構建的?那叫我們來干嘛?我們的通用聯合炸彈一枚就要在50萬,可不是給這些土溝準備的。”

    “有沒有便宜點的?”

    “最便宜的兩萬五。”

    “那就先扔十萬的。”

    頻道內的笑聲還沒到高潮,就被一聲奇異的呼嘯打斷!

    一發通體閃耀著藍光的炮彈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刺破天空,轟在其中一架轟炸機的機翼上。轟炸機劇烈震動,立刻就有些控制不住姿態。

    另一架轟炸機機組還沒搞明白發生了什么,就看到另一發電磁炮彈向自己飛來。這一發打得更狠,直接命中一側引擎。失去一個升力引擎,這架轟炸機立刻維持不住自身龐大重量,在一片驚呼聲中緩緩墜向大地。

    “該死!他們有電磁對空炮!”

    “升高!快升高!”

    “我又中炮了!見鬼!”

    仙女座空中部隊忘記了自己還在公共頻道,驚呼和慘叫混合在一起,傳遍了整個戰場。

    地面上的電磁炮彈一發發升空,幾乎全無落空,不斷轟擊著空中的轟炸機。那架勉強還能飛的轟炸機只堅持了不到一分鐘,就連吃了七八發炮彈,終于步上隊友后塵,墜向大地。

    防空炮又開始盯上了戰機。

    原本還在囂張的戰機上頓時一片哀嚎,四下逃散。這些專門為空戰而生的戰機基本沒有什么對地能力,下方駕馭電磁炮的那個家伙打得又格外的準,不逃怎么辦?

    不過他們逃得雖快,也還是被打下來一架。

    轉眼間天空就清靜了,兩架墜落的轟炸機放緩速度,栽在地上,變成戰績。

    孟江湖從防空炮駕駛艙中跳下來,用力拍拍防空炮,滿足地嘆了口氣。

    整個陣地爆發一陣歡呼。惟一失落的似乎只有楚君歸,從頭至尾,他都沒有得到開火的許可。

    仙女座本部,許默言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許久,她才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廢物!”

    這句話,也是在公共頻道說的。

    公共頻道里忽然一片寂靜,戰機駕駛員們都不說話了。

    許默言看著戰場態勢圖,再看看手上的部隊傷亡情況,猛一咬牙,喝道:“全軍突擊!這一仗可以輸,但孟江湖必須死!”

    這句話,還是公共頻道里說的。

    孟江湖臉上笑容頓時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