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68章 孟江湖必須死

天阿降臨
     誰都不知道此刻孟江湖的心情,偏偏還不知道是誰在公共頻道里說了一句:“請不要在公共場所打情罵俏。”

    無人敢笑。

    許默言并沒有如許多人期待的那樣暴怒,反而異常冷靜。她在戰場態勢圖上不斷下達指令,開始直接指揮每一支最基本的部隊。

    仙女軍團終于動了,化作滾滾洪流,跨過海峽,殺向登陸場。

    孟江湖則是呆了片刻,就恢復過來,跳上戰車,大聲道:“所有人,立刻擴建工事!”

    秦奕湊了過來,問:“現在還要擴建?這個陣地再裝一千人都夠了吧?”

    “不夠,很快就會有援軍過來了。”

    英仙指揮部內,李澤余突然下令:“全軍停止,就地構筑防線,正面朝向西北!”

    大部分參謀都是一臉詫異,這里還沒有到半島盡頭,距離新鄭陣地大約還有30公里。在這里就地構筑防線,豈不是將新鄭那點部隊都扔給了仙女軍團?

    李澤余不理參謀們的詫異,又下令:“調三個營的混合部隊,再配一個重火力連,統一劃歸新鄭指揮。”

    參謀們再度愕然,這是要讓孟江湖獨自面對英仙的意思?問題是仙女軍團可是有近三萬人,而孟江湖就算得到加強,手上也不過才三千不到。靠這點兵力怎么可能擋得住仙女軍團?

    不過李澤余已然下令,底下人自然迅速執行。轉眼間一份陣地構筑和防衛駐守方案就制訂出來,分發到各個部隊。

    原本混亂的部隊更加混亂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在一陣穿插來回之后,隨著各個部隊逐一抵達防御位置,陣型奇異地迅速轉為清晰,然后變得井井有條。

    有大量裝甲車輛輔助,一個嚴整且有足夠縱深的防御陣地頃刻間成型。

    李澤余的指揮能力,也由此稍有顯現。

    陣地構筑完成沒多久,遠方地平線上就出現滾滾煙塵,原來魯山虎的前鋒已經到了。

    看到前方宛若從地里冒出來的防御陣地,魯山虎也忍不住罵了句臟話,恨道:“這個李澤余,做人怎么可以這么慫!”

    旁邊一名參謀問:“現在怎么辦,要進攻嗎?“

    魯山虎冷笑,“他想要我進攻,我還偏不!命令全軍,就地警戒。我就不相信,他主力都在我這,還能擋得住許默言那頭母獸?”

    獵戶軍團徐徐停下,正面不斷展開,卻并不急于進攻。

    李澤余對此的應對只有一個,繼續構筑更堅固的陣地,看樣子魯山虎不進攻,他就可以挖陣地挖到地老天荒。

    魯山虎卻比想象中更有耐心,他安坐不動,絕不進攻,只是不斷派出偵察機繞過李澤余的陣地,偵察渡海登陸戰役的進展。

    此時茫茫海面上,已經隱隱出現大艦隊的輪廓。天空中已經徹底被仙女軍團的戰機所占據,只是忌憚那門威力恐怖的電磁防空炮,不敢過于靠近地面,都在幾千米高空徘徊。

    孟江湖試著轟了幾炮,不過那些戰機都是精銳老鳥,很難鎖定。打了幾炮無果,孟江湖也就放棄了。

    秦奕站在孟江湖身邊,時不時向西北方看著,可是任他怎么看,都不再有主力部隊出現。

    隨著登陸艦隊的逼近,秦奕終于忍不住,說:“還真把我們給當棄子了?就這么點部隊,想要我們擋住整個仙女軍團,這不是搞笑嗎?”

    孟江湖卻是笑笑,說:“他們剛剛不是說了嗎,此戰可以輸,但我必須死。所以我就得死啊!”

    “這是什么道理?這不是演習嗎,難道我們還要聽對面的安排不成?”

    孟江湖說:“你以為對面那位真是個頭腦簡單,一激就上當的主?她是故意在公共頻道那么說的。這番話,就是邀請獵戶軍團圍攻英仙,她甘愿第二。”

    “原來如此!”秦奕作恍然大悟狀,然后一臉詭秘地問:“頭兒,你能不能說說,你究竟干了什么,讓人家這么恨你?”

    孟江湖哼了一聲,道:“當年在戰場上有點誤會。以她的性格,記恨也是應該的。”

    說罷,他也是一聲長嘆,又搖了搖頭。

    秦奕繼續追問:“那當年的事,是你對不起她還是她對不起你?”

    “很復雜,不過……就算是我對不起她吧。”

    “原來是這樣……”秦奕恍然,兩眼放光,更加小聲地問:“那這場仗要怎么打?”

    孟江湖不動聲色,沉穩地說:“說實在的,當年的事,我還是心有愧疚的。她呢,想必也是一直記得當年的事,只不過不會明著說罷了。”

    “那我們把這仗讓出去?這樣她不就可能原諒您了?”秦奕獻計。

    孟江湖一臉奇怪,道:“讓?為什么要讓?她心里恨我,正好激她全力以赴進攻。她一怒,用兵也就不會那么精細了。這場戰斗大家兵力相當,裝備也都差不多,大戰略彼此不相上下。最后拼的就是一場場小戰斗間的結果。小傷小亡累積得多了,仗就打輸了。你看我這個陣型,就是反登陸用的,而且是利用陣地縱深來殺傷對手裝甲力量。對面就算鑿穿了我們的陣地,也要一點一點把剩下的守衛部隊啃干凈,才能徹底占領整片陣地。而他們相應要付出的代價,就是慘重傷亡。”

    說到這里,孟江湖拉過旁邊的一名學員,說:“通知楚君歸,登陸戰開始后,他自由發揮,但是首要目標是殺傷步兵和軟目標,裝甲部隊不用管,可以放他們過去。”

    那學員接了命令,如飛而去。

    孟江湖負手而立,緩道:“現在我們有了君歸這個大殺器,可以想象,對手步兵基本上過不了他的攔截。剩下的裝甲部隊沒有步兵的保護,在我們大縱深和分散布防的陣地里,就是一個個移動的活靶。這一仗,他們的損失肯定會超乎想象。而許默言雖然有必要的沉穩,可耐心從來不是她的長項。只要她動了怒,那么損失只會更多。”

    秦奕嘆了口氣,說:“您這是早就預見了一切,才這么布置的?”

    “也不是,隨機應變。戰局到了這個地步,自然就要這樣應對。”

    “頭兒,您是真的厲害。”

    孟江湖嘆了口氣,緩道:“當年那幾個兄弟,可都比我厲害得多。”

    感慨之后,孟江湖忽然發現秦奕神色有些古怪,于是問:“你在想什么?”

    秦奕充滿同情地看著他,說:“頭兒,我大概明白,您為什么一直單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