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78章 絕境

天阿降臨
     魁梧大漢抱著槍幾個跳躍,搶占了楚君歸身側的陣地,但是他從瞄準鏡中看到的只有片片房屋,一時不知該如何下手。

    他轉頭一看,楚君歸這邊卻是另一幅景象。

    楚君歸手中的機槍不斷來回擺動,四根槍管一刻不停地噴吐著淡淡火光。一顆顆大威力的重機槍彈將面前的房屋成片成片地推倒,露出隱藏在后面的敵人。

    無論鐵皮、木板又或是磚墻,都擋不住電磁機槍彈,一槍下去就是一個大洞。哪怕是合抱粗的混凝土柱,也不過是兩三槍就能打斷。

    楚君歸手里拿的哪是機槍,明明就是拆樓機。

    大漢很是不解,楚君歸是怎么做到一槍一個,連伏地不起的家伙都能給找出來干掉的。

    黑丫又狙殺了一個工廠塔樓里的目標,但是她已經壓制不住工廠中越來越多的火力點,而且開始有不止一個狙擊手在尋找她的陣位。

    魁梧大漢面前也開始出現敵人。潮水般出現的敵人讓他明顯一顫,隨后就開始瘋狂射擊。這個時候,哪怕是1000發每分的射速也不能讓他有絲毫的安全感。

    四面八方都是敵人,每個街巷都有人在奔跑,每個窗口都會伸出槍口。敵人多到根本不需要瞄準的地步,只要隨意開槍,總能打到點什么。

    冬狩1組的成員終于開始展現正常的實力。他們邊移動邊還擊,火力兇猛且精準,將一個個敵人如割草般掃倒,逐漸穩住了防線,開始收縮隊形。

    楚君歸視野中,敵人依然無窮無盡,隨著第一個彈箱打空,他的戰果已經突破了一百個。他隨手提過另一個兩百發彈箱。就是更換彈藥的功夫,已經有不少敵人踩著廢墟和同伴的尸體,沖了上來。

    對于這種失去了掩護的敵人,楚君歸相當歡迎。商型重機槍的射速雖慢,可總比人沖鋒的速度快得多。楚君歸機槍連續掃射,就如用火槍噴冰淇淋,左邊一掃,敵人少了一層,右邊再一掃,敵人又少了一層。

    這些人都披著本地居民必備的厚重斗篷,個子不高,卻非常靈活,時時會用野獸般的方式,手腳并用向前沖鋒。

    他們這樣的姿態對于楚君歸來說毫無意義,只要目標截面積比電磁彈頭大,就很難逃得掉實驗體的鎖定。可是其他隊員就沒有這種身手。黑丫放棄了壓制工廠內的敵人,轉而清掃沖上來的敵人,只是她三槍中就有一槍落空。

    想要擊中這種矮小、迅捷、距離又近的敵人,對狙擊手來說實在有些為難。黑丫側身,拔出手槍,一連串的射擊擊倒了六七個敵人,效率反而比剛才還要高。

    楚君歸已經改成半跪的射姿,機槍火力覆蓋了周圍超過180度的區域,持續不斷地殺傷著對手,維持防線。

    即使是楚君歸的收割速度,也難以阻止敵人的沖鋒。轉眼之間,對手就占據了周圍的射擊位置,還擊火力驟然猛烈。

    高處的黑丫突然一聲悶哼,身體跳動了兩下,連續中了兩槍。

    楚君歸喝道:“別怕!我來救你!”

    他轉過機槍,一串子彈將工廠方向的敵人掃倒了好幾個,然后正準備跳過去把黑丫拖到有掩護的地方時,黑丫忍痛叫道:“別動,我自己可以的!”

    她抱著槍一個翻滾,直接從三樓摔到一樓。她痛得臉色發白,用顫抖的手摸出生物膠,一時卻打不開盒子。

    小隊中的壯漢這時出現,二話不說拿過生物膠,打開盒蓋,噴在黑丫的傷口上。等傷口封住,他又在傷處注射了一針消炎鎮痛的外傷藥劑,拍拍黑丫,說:“死不了。”就轉身返回自己陣地。

    此時從高空看,無數灰黑色的人潮一波波涌向第一組陣地,而楚君歸就如一塊磐石,任憑海潮怎么沖擊,都巋然不動。

    然而楚君歸此刻的心情卻并不怎么好,他能夠感覺到,手中的機槍正變得越來越燙,彈道都有些飄忽。再這樣打下去,子彈還有,可是槍要廢了。

    可是無窮無盡的敵人卻讓他根本不敢停下來。

    這時他身邊忽然多了一個身影,一身優雅的戰甲此刻換成了暗淡的紅色,讓她整個人都變得有些模糊。

    林兮一到,就是一連串點射,將幾個沖入楚君歸射擊死角的敵人放倒。

    “現在該怎么辦?”

    “應該問你啊!”

    楚君歸的回答讓林兮一怔,這才想起自己才是這支部隊的真正指揮官。

    她立刻換了口氣,又問:“哪個方向可以突圍?”

    楚君歸指了兩個方向。這兩個方向上他特別做了穿透射擊,百米內已經沒了敵人蹤影。

    林兮當機立斷,說:“向西南突圍,我們去和其他兩組匯合。”

    大漢一邊射擊,一邊后退,大聲道:“隊長!敵人太多,用特種榴彈吧!”

    “不行!這里到處都是平民。”林兮斷然拒絕。

    “現在根本分不清是平民還是敵人!隊長!再不用我們要頂不住了!”大漢吼著。

    他突然一聲悶哼,大腿上冒出血光,已是中了一槍。

    林兮立刻過去補了他的陣地,問:“怎么樣?”

    大漢痛得冷汗直流,咬牙道:“沒事!給我兩分鐘!”

    他拖著一條腿,繞到掩護后,拿出急救包和生物膠,開始處理傷口。他一看傷口,臉色就很難看,大聲道:“隊長,這些敵人不對!他們用了臟彈!”

    林兮心中一跳。

    臟彈是一系列惡毒彈藥的總稱,名目繁多。一時半會根本分不清究竟是哪種臟彈。

    楚君歸這時說:“槍不行了,必須要冷卻,再給我把槍。”

    大漢立刻把自己的槍扔過去。

    突擊步槍輕快的聲音響起,但它射速雖高,卻少了重機槍那種無堅不摧的威力。周圍很多房屋就有了掩體效果。

    而且楚君歸重機槍一停,整個小組的壓力驟增。

    就在這時,一陣奇異的尖嘯出現。

    許多有經驗的戰士都大驚失色,失聲道:“重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