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79章 犧牲

天阿降臨
     此時此刻,就連林兮能做的也只有就地臥倒。

    一陣恐怖的爆炸,席卷了方圓百米,許多隊員都高高拋飛出去。在這種威力的重炮下,除非是最頂級的先進機甲,否則什么樣的護甲都難以抵擋。

    爆炸瞬間,楚君歸雙手抱頭,面對爆炸中心點伏低身體。沖擊波將他推得不斷退后,直到撞上半截殘墻才停下。

    沖擊波一過,楚君歸就看到黑丫從自己眼前飛過,重重摔在數十米外,然后一堆鋼板木條落下,將她壓在下面。

    重炮轟擊之后,整片街區都被夷為廢墟。第一小組大多成員生死未卜,而在爆炸范圍內的本地人,無論武裝分子還是平民,都不可能幸存。

    楚君歸正想沖過去救黑丫,忽然旁邊房屋后涌出成群的敵人,槍口迅速指向倒地的小組成員。

    楚君歸閃電般舉起突擊步槍,一陣掃***準地將已經瞄準的敵人全部打倒,然后再將正在舉槍的敵人一一擊斃。他剛剛松了口氣,突然感覺到什么,立刻一個翻滾,躲到了斷墻后。

    他剛剛移開位置,就有一片彈雨覆蓋了他原本所站的區域。

    墻后的楚君歸以最快速度換了彈匣,瞬間起身,又掃倒一片敵人。然而還沒等他把視野內的敵人清光,彈匣就又空了。楚君歸不得不縮回斷墻后,頭頂立刻就掠過一片彈雨。

    他心中一動,向旁邊撲出,躲到了另一道斷墻后。他原本當作掩體的斷墻上突然出現幾個大洞,然后洞越來越多,直到被徹底摧毀。對手也動用了大威力的重機槍,在這種武器面前,貧民窟那些低劣建筑根本就起不到絲毫掩護效果。

    楚君歸連續移動,憑借對戰場環境的徹底掌控迅速移動位置,轉眼間就從敵人重機槍組的側方出現,一個三發點射將機槍組所有成員都送歸母星。

    然而敵人不止一挺重機槍,周圍涌出的戰士也越來越多,潮水般的攻勢將楚君歸牢牢釘死在這片陣地上。只要他一失手,這些敵人就會如沖過防線,撲向后方的隊員們。

    廢墟內,黑丫奮力推開一截斷木,雙手撐地,想要把自己從廢墟中拉出來。可是一動,立刻就是一聲慘叫。

    兩個武裝分子出現在黑丫身邊,透過面具能看到他們扭曲、猙獰和瘋狂的面容。他們一個用槍抵住黑丫的頭,另一個則將槍頂在她的胸上,然后同時扣下扳機!

    槍聲響起,鮮血立刻濺滿黑丫的面具,她的尖叫也戛然而止。

    極度漫長的幾秒鐘后,一只大手擦過她的面具,抹去血漬,她的眼前又出現了天空和景物。

    “起來,別裝死!鄉妹就是鄉妹!”黑丫眼前出現大漢的身影,抓住她的衣領把她拉了起來。

    “我沒死?”黑丫還有些恍惚。

    “離死還早。但你再不走的話,真的會死!”

    大漢已經將黑丫身上的碎石廢料清理干凈,將她扶了起來。她腳一落地,又是一聲慘叫。

    大漢一看,頓時皺眉,罵道:“還會在這個時候斷腿,真是蠢貨!”

    他一手抓住黑丫的背帶,幾乎將她提離地面,另一只手單手持槍,大步向后方撤退。

    側方突然沖出幾名武裝分子,舉槍就是一陣狂掃!

    大漢措不及防,一把將黑丫拉到身后,舉槍還擊。他幾個點射將前方的武裝分子擊斃大半,然而還剩下的武裝分子仍在瘋狂射擊。他的身上瞬間綻放無數血花!

    “快走!”大漢一邊與余下武裝分子對射,一邊用力將黑丫向后推了出去。

    “可是你……”

    “滾!”大漢一聲咆哮。

    大漢面前涌出更多的武裝分子,可他已無力閃避。他索性不閃不避,咆哮著和武裝分子對射。武裝分子一個個倒下,可是更多的又涌了出來,轉眼間將他淹沒。

    “不……”黑丫想要沖過去,卻被人一把拉住,然后一支突擊步槍從她臉側伸出,一陣掃射,瞬間將前方區域清空。

    “裝彈!”一把打空的突擊步槍落在黑丫手里,然后她腰間一癢,手槍被拔出,又是一輪連射。

    這種節奏分明有若音樂般的射擊,以及恐怖的命中率,讓她立刻知道身后的人是楚君歸。

    她咬牙,剛給突擊步槍換了彈匣,槍就到了楚君歸手里,然后手中又多了一把打空的手槍。

    楚君歸一手提著黑丫,單手持槍,頂著潮水般的敵人一步步向前。

    黑丫的心快要跳出來了,無數次她都看到敵人的槍口已經指向自己,扳機都扣到一半,但總有一顆子彈飛來,終結他們的生命。

    而且有些目標還是躲在陰暗角落或是窗后,但依然被楚君歸一一挑出來殺掉。

    偏偏她還是狙擊手出身,目力和對戰場的觀察都是上上之選,一些細小動作憑本能也能知道含義。

    她知道,楚君歸不能有分毫失誤:不能射偏,甚至不能延誤超過半秒以上。如果是幾槍也就罷了,現在楚君歸至少打了幾百槍,都還沒出現過一次失誤。

    但誰也不知道,下一槍會不會出現失誤。失誤就是死。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火山口上走鋼絲,稍有閃失就是粉身碎骨。

    關鍵問題是,負責走鋼絲的還不是自己。

    黑丫能夠做的,就是以最快速度機械且本能地給槍上彈。每當她完成一個上彈動作,手中的槍就是莫名消失,然后再換成一把打空的槍。她生怕自己的動作慢了,哪怕是最短的一剎,也會給兩人帶來毀滅。

    砰砰砰!

    手槍三連射之后,周圍忽然安靜。黑丫捧著上了膛的突擊步槍,卻沒有等來換槍。

    她茫然四顧,看到的都是尸體,鋪滿了前后左右,根本數不出有多少。

    百米之內,再無聲息。

    楚君歸輕輕將她放下,單膝跪在大漢身邊,將他身上的兩個武裝分子尸體移開,然后將他的頭扶正。

    大漢的面甲已經破碎,里面全是血污,一只眼睛已經變成可怕的空洞,而身上則到處都是彈孔,不知道中了多少槍。哪怕是斗宿戰甲,也無法在這種程度的火力下保護他。

    大漢吃力地睜開另一只眼睛,強悍的生命力讓他多了一刻清醒。

    “他醒了!”黑丫驚呼。

    楚君歸看著大漢,平靜地說:“有什么要說的嗎?”

    他已經掃描過大漢的身體,內臟已經出現大面積的壞死。這種傷勢,恐怕試驗體也難以恢復。

    大漢看著楚君歸,慢慢抬手。

    楚君歸握住了他的手,等著。

    大漢吃力地說:“……照顧……我的弟弟……”

    “好。”

    大漢明顯輕松了些,然后就看到黑丫,掙扎著啐了口血沫,說:“……為一個鄉妹而死,真是他X的……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