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84章 全城追殺(今日補更)

天阿降臨
     原本的計劃出現巨大漏洞,顯然讓林兮十分意外。她死盯著戰場態勢圖,想要找出一個合適的替代方案。

    楚君歸也在思索,在邏輯判斷還沒有得出結論時,屬于少年的思維就找到了一個關鍵點:“現在我們應該先想辦法恢復和軌道飛船的通訊。”

    “沒錯。”孟江湖看著楚君歸,贊許地點了點頭,說:“其實還有一點很關鍵,那就是我們這次并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實戰,而是冬狩。”

    “有什么區別嗎?”楚君歸一臉迷茫。

    都打成這樣了還不算真正的實戰,那還要怎么樣才算?

    見楚君歸不解,四號說:“我來解釋吧。冬狩各個目標確定之前,國防部都會事先派人秘密檢查,確保目標難度不會超出預定范圍,也不會出現不可控的未知變量。也就是說,這片區域不應該出現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也不應出現能夠威脅到我方軌道飛船的武力。”

    孟江湖點頭,說:“冬狩對目標的檢查不是一次,而是持續監控。敵人在這種監控之下,可以送人進來,也可運些輕武器,但很難有真正的地面重火力偷渡過境。他們在城內只布置了五門重炮,如果還有更多,最多也就一兩門,那就只能放在穿梭機那里。我們需要的,就是遠離重炮的覆蓋范圍,再想辦法與軌道飛船聯系。而在開闊地帶,我們數量雖少,卻可以充分發揮火力優勢,他們的數量再多也沒有用。”

    “所以,我們沿這條路線出城,然后在這里建立防御陣地,等著軌道飛船再一次經過我們上空。就算那時還是受到電磁壓制,我們也可以通過在地面鋪設大規模反射鏡的方式通知軌道飛船我們的位置。”

    “下一次軌道飛船到來是什么時候?”林兮問。

    “十一小時之后。”

    林兮當機立斷,說:“就按這個方案執行。”

    孟江湖點了下光屏,將路線圖分發下去。

    這條路線不是向著位于西南方向的降落點,而是先向北突擊,再轉而向西,出城之后再向北,最后在一片空曠的荒野上建立防御陣地。

    這個計劃看起來十分荒謬,那片荒野甚至連可以依托的防御地形都沒有。然而在敵方沒有重火力支援,空有數量優勢時,卻最能發揮冬狩小隊火力與裝備上的絕對優勢。

    眾人整理了一下裝備,依舊由楚君歸開路。不過這一次他終于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一左一右各多了一名穿重甲的突擊手,一名持輕機槍,另一名則是持盾和沖鋒槍。

    孟江湖和林兮則是在隊伍中間。孟江湖需要指揮和操作反曲射火力系統,而林兮是必須要死保的核心。

    也只有楚君歸這種試驗體的腦回路,才會把林兮放到側翼外圍那樣危險的位置,還一點都不覺得有問題。

    楚君歸回頭看看,見隊伍都已經就緒,就端起重機槍,小跑起來,帶領整個隊伍前進。

    整個隊伍的速度都被帶了起來,勻速向前。

    孟江湖給出的突擊計劃就是全程勻速突進。所謂勻速突進,就是像楚君歸這樣的慢跑,關鍵是全程都要保持每小時二十公里左右的勻速,整個轉進路程大約有近二十公里。

    這種速度和距離在人類還蝸居在母星時代時,只有相當少的一部分人能夠跑得下來。但那也得是在平整道路上全程無負重且有補給的情況下。像冬狩隊員這樣平均每人負重幾十上百公斤,且還要跨越復雜地形,沿途戰斗不斷的情況下,母星時代的舊人類沒有可能做到這一點。

    看到這份計劃,林兮卻是兩眼一亮,心中暗暗叫絕。

    冬狩小隊成員個個裝備精良,輔助動力人人都有。像楚君歸的參宿戰甲就是其中之一。有輔助動力支撐,隊員跑動時耗力大幅減少,輜重補給和重傷員有懸浮平臺運載,這就保證了全隊能夠在相當長的距離內保持高速行軍。

    而武裝分子能夠在幕后勢力的支持下做到人人著甲,卻絕無可能裝備輔助動力。北方又是防御薄弱地帶,等武裝分子們發現冬狩小隊沒有往南而是向北時,小隊可能早已突破攔截,沖到城外去了。

    武裝分子可沒有能力在穿著一身厚重護甲的情況下追著冬狩小隊跑,就算他們拼命,估計跑不了幾公里就會累到吐血。

    至于乘車,這個近乎廢棄的城市中卡車并不多,速度也不快。在荒野地形上這種沒有防護的卡車就是一個個移動棺材,冬狩小隊可不缺單兵導彈,這些手指粗細的小家伙射程可以達到十公里,在空曠荒野上,載重卡車只要被他們看到,基本也就完蛋了。

    所以孟江湖也懶得找車,直接讓整個隊伍突圍出城,直奔預定的防御陣地。

    小隊一動,轉眼之間就在整個城市引發了陣陣騷亂。無數武裝分子匆匆忙忙地從隱身處跳出來,一路狂奔,追趕冬狩小隊。

    他們一路上拍打著各種住房的門,把里面睡著的人喊出來,隨便塞給他們一把武器,就指著北方大喊大叫。那些被強拉出門的人本來還有些畏縮,可是有了武器,又有了高額賞金的刺激,也就端起武器,加入了追擊的隊伍。

    他們根本不知道要追趕的目標在哪里,只是看到指揮官指著北方,就向著北方狂奔。

    一時之間,小半個城市都動起來了,無數武裝分子如同蝗蟲,密密麻麻地涌過大地,沖向北方。這一幕,被放飛了最后一架偵察機的楚君歸完整看在眼里。他默默將圖像傳給了小隊的所有人。

    此刻隊員們彼此距離都不遠,就能通過切換頻道在局部區域建立聯系。

    看到這一幕,所有隊員都心生寒意,一名隊員就說:“這算什么?整個城市都在追捕我們嗎?”

    “這哪是盛唐領地,明明就是星盜基地吧?”

    “看來特殊攻擊彈帶少了。”

    “早知這樣,還不如直接從軌道攻擊。”

    議論中,林兮的聲音響起:“安靜。”

    眾人立刻就不再作聲,專心跑步。哪怕有輔助動力,這也不是一件輕松的活。

    漸漸的,在整個臨港城中出現了一幅奇景,前方冬狩小隊高速推進,更前方則出現一道道攔截水線,但是一接近小隊,中間一段轉眼就會消失。在楚君歸面前,所有攔截都是一觸即潰。而小隊后方,則是潮水般的追兵,幾乎整個城市都被動員起來。

    孟江湖規劃的之字型路線讓前方一個龐大的攔截兵團撲了個空,與后方追兵撞在一起,頓時造成蔓延多個城區的混亂。但另一邊的追兵還是頑強地追趕著,只是跑出幾公里后,人潮的速度就明顯減慢。

    冬狩小隊頻道中,忽然有人說了一句:“他們這是想干什么?整座城市都要造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