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85章 別怕

天阿降臨
     冬狩小隊終于甩脫了整座城市的追兵,沖到了城市邊緣。不遠處幾團熊熊燃燒的火球,則讓所有追兵都識相地跳下了卡車。那幾團火球都曾經是瘋狂沖撞的卡車,上面載滿了狂熱的民眾和戰士。但是當切換到燃燒模式的單兵導彈來襲時,卡車就徹底變成了燃燒的囚籠。

    一直到這里,整個小隊的損失僅僅是一名戰士輕傷。孟江湖選擇的方向顯然出乎敵人預料,攔截顯得倉促且脆弱,在楚君歸面前更是不堪一擊。

    此刻在楚君歸面前,就只剩下一棟二層木屋。他發泄似的一通掃射,徹底將木屋推平,順便干掉了屋里埋伏的三個槍手。

    楚君歸大步向城外奔去,忽然間耳中捕捉到一種細細的尖銳震動。他猛地回頭,就看到一個拉著懸浮平臺的戰士一頭栽倒在地。而另一名戰士還在震驚中,就像被人猛擊一拳,身體突然飛了出去,身側噴出大片血雨。

    “狙擊手!”孟江湖比楚君歸先一線喊出警告。

    然而疾奔的隊伍中還是出現了混亂,那具懸浮平臺失去了拉拽動力,按照慣性向前滑去,然后被兩具尸體一拖,驟然失去平衡,將上面的三名重傷員都摔在地上。所有重傷員都用掛索將自己半固定在平臺上,沒想到平臺翻了,立刻滾在一起,彼此牽扯,誰都爬不起來。

    一時間人仰馬翻,幾個戰士反應迅速,豎起重型護盾,擋住了狙擊彈來襲的方向。隊伍中的狙擊手則架起狙擊槍,開始搜索狙擊手的位置。

    本來這應該是黑丫的活,可是一名重傷員就摔在她的眼前,腰間的掛索根本就解不下來,顯得痛苦不堪。

    黑丫不假思索,立刻蹲下幫助重傷員解掛索,旁邊一名戰士見了,立刻暴怒,喝道:“你是狙擊手,去干你的活!別管醫療兵的事!”

    黑丫啊了一聲,一時又是羞憤又是委屈,還沒想好該怎么反駁,忽然間那戰士身體向后一仰,半個腦袋都炸成血雨!

    鮮血和碎肉濺了黑丫一頭一臉,哪怕是隔著護甲,她也似乎聞到了血腥味。她的胃頓時起了一陣難以忍受的翻涌,當場就要吐出來。

    這時旁邊有人扶住了她,伸手幫她把面具上的血肉擦去。

    “君歸!”黑丫本能地叫出來。可是當面甲擦凈時,出現的卻是暗銀色的頭盔和全鏡面的面罩。

    整個小隊就只有林兮裝備了暗銀涂裝的斗宿戰甲。

    “對不起,我……”黑丫有些語無倫次。

    “臥倒!”林兮突然發力,將黑丫按在地上。

    這時前方已經有五名戰士撐起重盾,建立起一道盾墻,勉強給后方隊員建立起一個掩體。后方醫療兵迅速搶救重傷員,逐一將他們拖到安全位置。

    但是這樣一來,整個小隊就都停了下來,遠方又出現了人潮,震天的咆哮和尖叫聲也越來越近。

    “還沒找到他的位置嗎?”孟江湖問。

    “還在找!該死的,我又不是狙擊手!”秦奕急得滿頭是汗。

    被一名狙擊手壓住了整個隊伍,孟江湖也束手無策。如果繼續前進,也就意味著隊伍中所有人都要暴露在危險之下。以這名狙擊手剛剛表現出的射術和陰險,恐怕還沒有跑出射程,所有重傷員都會被留下,同時還不知道要死幾個人。

    隊伍中的重傷員都還有救,他們還年輕,有遠大前程。要是就這樣把他們放棄,孟江湖也下不了決心。

    黑丫這時終于想起了自己的職責,抓過狙擊槍,也開始搜索對手的蹤跡。可是在這昏暗光線下,想要在處處廢墟的戰場上找出一個精通偽裝的狙擊手,又談何容易?

    砰的一聲,巨大且沉悶的槍聲回蕩在戰場上空,前面盾墻中的一名持盾手倒飛出去,大聲慘叫。

    他并沒有死,但是一條腿自膝蓋以下卻是不翼而飛。剛剛他稍微大意,盾牌舉得高了點,下緣露出了腿,然后就被一槍命中。

    這名盾牌手痛得不住翻滾,大聲慘叫,每聲慘叫都擊打在戰友們的心上。而那狙擊手,似乎就在陰影中嘲弄著他們。

    “找到沒有?!”孟江湖額頭也開始滲出汗珠。

    “只能精確到30度的扇形區域,他用了聲音環繞散射器!”秦奕已經大汗淋漓。

    林兮一聲不吭,騰地站起,就欲向前,卻被四號從后直接撲倒。兩人剛剛落地,一發狙擊彈就從頭頂呼嘯而過。

    被壓在下面的林兮顯得十分冷靜,說:“他打不穿我的戰甲。”

    “萬一是破甲彈呢?”四號死死地抱住林兮,說什么也不讓她起來。

    “秦奕!”孟江湖咆哮。

    “2,20度!”秦奕已經盡了全力,可是依舊只能將范圍鎖定在一個相當大的區域。

    對手使用的是化學能狙擊槍,和電磁驅動的狙擊槍比起來已經落后了整整一代,可正因如此,也不會產生電磁彈頭特有的淡光軌跡,只能通過槍聲來精準定位。根據彈道的話,只能找到方向,無法確定距離。但在狙擊手使用了聲波環繞散射器的情況下,想要精準定位無疑十分困難。

    這時所有人都明白,對面是一個真正的高手。

    林兮一咬牙,下令:“全體準備,按原定計劃……撤離!”

    命令下達時,她的手也微微地顫了一顫。這個命令意味著什么,她再清楚不過。

    這個時候,楚君歸忽然站起,大步走到陣地前。在他的視野中,陣地和剛才沒有什么不同,根本看不到人影。而那狙擊手隱藏的位置顯然也超出了他震波定位的范圍。

    楚君歸就那么站著,無比醒目。他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目標,而是在挑釁,向那個狙擊手挑釁。再好脾氣的人,也難以忍受這樣的挑釁。

    林兮大驚,叫道:“楚君歸,你瘋了!快趴下!”

    楚君歸向身后擺了擺手,示意不要緊。

    這個動作徹底激怒了對手,槍聲再次在戰場回蕩,楚君歸擺動的手突然一停,一顆子彈擦著他的手腕飛過,帶起一縷血絲。如果楚君歸的手再落下幾厘米,這只手就別要了。

    顯然,那狙擊手想要打斷楚君歸的手,然后慢慢折磨他,卻沒想到被楚君歸以這種不可思議的方式給避過。

    “抓到你了。”楚君歸寧定如冰。

    楚君歸沒有看到火光或是硝煙,對手使用的是特種彈藥和特殊裝具,使得即使正對槍口,也根本沒有一丁點火光。但如此大威力的狙擊槍,只要開槍就會有位移。

    楚君歸視野中的畫面和剛剛有了極微小的不同。而他的分析比對能力即刻將這一瞬間所有三處產生變化的地方都標記出來。

    楚君歸抓起機槍,開始掃射。

    一顆顆大威力的子彈狠狠轟擊在標記過的地方,每處四發,不多不少。

    轟到第二個地方時,一道人影閃電般從地面彈起,躍向旁邊。他動作雖快,卻沒想到還在空中時,一發電磁彈就如影隨形,剎那而至。

    “怎么可能?!”遠方隱隱傳來一聲驚呼,那身影被轟得凌空飛出,落地后就此消失。

    一連串子彈接踵而至,將他落地之處掘地三尺,生生挖出一個大坑,而且越挖越深。

    一口氣打光了整個彈箱,楚君歸才放下機槍,說:“安全了。”

    林兮起身,目光落在楚君歸還滴血的手腕上,然而還是忍住沒有說什么。

    就在這時,四號忽然叫了一聲:“小心!”

    而林兮面甲上,則是捕捉到一顆全速飛來的彈頭,直指她的眉心!

    這一刻,時間突然變得很慢很慢,仿佛那顆子彈永遠都無法抵達。

    林兮耳中,似乎聽到了一個隱約的聲音,飄忽卻溫柔:“別怕……”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林兮有剎那的恍惚。

    但她畢竟是身經百戰,迷茫只是剎那,本能地立刻側頭,試圖以頭盔硬接一槍。這一槍其實威力不算大,未必就能射穿她的頭盔。林兮身上的斗宿戰甲可是伽瑪強化版。

    就在她眼前,一只大手宛若天外而來,闖入視野,一把握住了子彈。

    那只手的指縫間有一朵血色花朵徐徐綻放,手背慢慢破開,露出了一點彈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