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87章 不平靜的休憩

天阿降臨
     抵達預定陣地后,小隊即刻分散,少數隊員擔任警戒,其余人則抓緊時間挖掘防御陣地。

    重傷員被暫時集中在陣地中央,楚君歸則抱著機槍,在內側休息。自開戰以來,他一刻都沒有休息過,全程戰斗。

    雖然試驗體應該沒有精神疲勞的說法,不過楚君歸還是感覺到一絲疲累。他靠坐在彈藥箱上,閉上了眼睛。

    剛想休息一會,黑丫拖著一條腿走了過來,在楚君歸身邊坐下,遞過來一個自加熱餐盒,說:“吃點東西吧。”

    餐盒里是一整塊油膏狀的食物,加熱之后倒是香氣撲鼻。這是配發給每個冬狩隊員的隨身軍糧,屬于特種部隊才會有的待遇。

    餐盒里的食物不過兩指厚,一掌大,經過特殊程序加工制造,熱量高得喪心病狂。哪怕是劇烈戰斗,一天兩盒也足夠支持。不過這東西實用是實用,味道卻如深空食品的早餐機一樣,永恒不變。

    “你呢?”

    看楚君歸沒有動,黑丫手又往前送了送,說:“我現在完全吃不下。給你吧,等我想吃的時候,可能軌道飛船已經來了。”

    楚君歸沒有推辭。他接過餐盒,按下邊緣處一個開關,將盒邊升高一截,然后倒入清水,用力攪拌,將行軍餐變成一碗濃湯,再用吸管穿過面甲上的接口,將湯幾口喝光。

    這是在不可呼吸大氣的星球上吃飯的標準方法,也正因如此,行軍餐才更加被痛恨。

    楚君歸還是第一次吃天朝特種部隊專供的行軍餐,仍然會覺得美味,特別是極高的熱量,受到身體的極大歡迎,并且引起十分的舒適。

    背著上百公斤的彈藥,端著四五十公斤的多管機槍,都是需要體力的。

    看著楚君歸吃完,黑丫露出甜甜笑容,問:“你的手還痛嗎?”

    楚君歸抬起右手看了看,表面的生物膠早已凝固,并且還覆蓋了一層硬化膠,起到裝甲和保護的作用,雖然形成的膠塊強度遠不及參宿戰甲。

    在生物膠下,傷口表面已經愈合,下層的肌體組織正在加速生長,被子彈擠過擦傷的兩根掌骨上已經開始覆蓋新的骨質。而神經系統按照原有的分布正在延伸。

    “不痛了。”

    回答時,楚君歸忽然感覺到有些目光好像在注視著這邊,他轉頭一望,就看到林兮迅速轉頭,望向遠方。

    楚君歸覺得她的舉動似乎有些不自然,但那又怎樣?這些事也不是他應該管的。于是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手上。

    “沒事就好,我還擔心你的手會不會留下什么問題。”

    “不會的。目前骨骼修補良好,肌體和神經都在生長,最后才會補充脂肪……呃!你現在感覺好點了嗎?”

    戰術欺騙及時打斷了楚君歸充滿試驗體風格的精準回答,并且補充了一個可以扭轉少女注意力的問題。

    “啊!我……我……”黑丫變得有些手足無措,最后沮喪地說:“我這次的表現是不是很糟糕?”

    “你殺過人嗎?”

    “這次戰斗……是第一次。”

    “我以前也沒殺過。所以緊張是很正常,也是必然的。這不怪你,要怪的話,應該怪這場戰爭。”楚君歸一本正經地說著臺詞。

    黑丫看上去心情好了些,說:“可是我還是拖累了大家。”

    “下一次你就會適應了,會表現得很好的。”

    黑丫臉上似乎有了光芒,帶著希冀問:“下一次?下一次我們還會一起戰斗嗎?”

    “當然。”楚君歸微笑著說。

    “我一定會努力的!”

    兩個人在陣地中央閑聊著,許多戰士偶爾會向這邊望上一眼,露出會心的微笑。楚君歸已經是他們心目中的英雄,整個隊伍很大程度上就因為他才活下來的。英雄的體力不能用在挖掘工事上。

    而黑丫,本質上說是個很活潑單純的女孩,容貌細看的話也很漂亮。她畢竟第一次上戰場就遇到了如此慘烈的戰斗,許多人第一次戰斗的表現也不比她好多少。

    能夠參加冬狩的大多是年輕人,像大漢那種明確表達出地域歧視的畢竟是少數。而就算是大漢,也有自己的原則和堅持,在生死時刻,仍是選擇犧牲自己救下了黑丫。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此情此景。

    遠處,四號冷笑:“還想有下次?回去就讓學院開除了你!”

    林兮走在前方,神色漠然,視察著各處陣地的修建情況。

    見林兮沒有反應,四號又說:“要不,我直接給她個警告?”

    林兮這一次終于有了反應,說:“警告她什么?不要多事。”

    警告她什么呢?這是個問題。四號開始思索。

    但這顯然不是她的強項,她覺得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拎著黑丫去挖工事。不過她再一想,黑丫是斷了腿的,讓一個斷腿的女孩子去挖工事,似乎不怎么人道。

    不過她再多想一層,眼睛就是一亮,大步來到楚君歸面前,在他腿上踢了一腳,說:“吃飽了的話,就起來挖工事!”

    “好。”楚君歸起身,拿起工具,跟著四號走了。

    他體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干活也不覺得有什么問題。不過其他小隊成員都面面相覷,不明白楚君歸究竟在哪里得罪了四號。而四號是林兮的貼身護衛,得罪四號的根源,很有可能是得罪了林兮。

    可是所有人明明看到,楚君歸剛剛以一只手為代價救了林兮,怎么轉眼之間關系就變成這樣了?

    有些心思活絡的,比如說秦奕,就看看黑丫,再看看林兮,再看看黑丫,若有所思,一副明白了什么的樣子。

    他正在裝深沉,屁股上忽然挨了重重一腳。這一腳力道可不輕,直接把他從地上踢了起來,完全不像四號踢楚君歸那樣狠狠出腳,輕輕落肉。

    “唉喲!”秦奕一聲慘叫,飛上半空。好在他身手不弱,腰身一挺穩穩落地,回頭一看,見孟江湖面無表情地站在那里,頓時氣勢立泄,叫了聲:“頭兒。”

    “去挖戰壕。”

    “啊,為什么……好,我這就去。”秦奕知道,孟江湖的命令從來不容違背。

    兩人拿著工具,來到陣地外緣,一起挖掘。

    孟江湖忽然說:“好好干你的話,別東看西看,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一樣。”

    孟江湖的聲音很輕,輕得只有兩個人能聽到。

    秦奕大吃一驚,道:“我明白了。不過,頭兒,你怎么連這個都懂了?如果真是這樣,你自己的事怎么搞成那樣……”

    “向前再挖五十米!不許停!”孟江湖打斷了秦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