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88章 就問你怕不怕

天阿降臨
     防御陣地很快成形,一些隊員開始在陣地北方鋪設大量的亮銀色薄板。這些金屬薄板對大部分雷達或掃描信號有極高的反射率,同時也能反射日光,當面積大到一定程度時,在低軌上也能清晰看到。

    陣地南方,終于出現了水線般的人潮,武裝分子還是追了過來。不過據空中偵察機送回的圖像,能夠追來的人并不多,也就幾千上下。

    在寒冷夜晚,許多平民沒有合適裝備,離開家中過久,只會活活凍死。另外他們也沒有足夠體力一口氣跑上二十公里。城里那些處于狂熱狀態下的市民,往往在號叫和沖刺中消耗了太多體力,基本上追個兩三公里后就跑不動了,再往后就不剩什么人了。

    最終愿意出城的十不存一,也就是冬狩小隊眼前的這些,當然,看上去數量也不少。

    楚君歸已經回歸了陣地,面前架好了兩挺重機槍。左右各有一個四人戰斗小組,負責為他掃清沖到近處的威脅。而位于最后方則是黑丫,她擔負的是反敵方狙擊手的職責。

    整個小隊嚴陣以待,看著對面人潮慢慢接近。

    秦奕忽然說了一句:“那些家伙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嗎?”

    “或許他們還不知道我們的身份?”黑丫說。

    “就算開始時不知道,看我們用的武器裝備,難道心里還沒點數嗎?”一名戰士憤憤不平。

    “看這些人的樣子,也許一輩子都沒有見過我們手上的裝備吧。”

    “說不定在他們眼中,我們才是叛亂分子。而他們是在替王朝抓捕通緝犯?”

    “真有可能。”

    這時四號冷冰冰地說:“不管有什么理由,這次的事必然會追究到底。這個城市里的所有官員,都等著在牢里過一輩子吧。”

    “為什么不殺了他們?”有人咬牙。

    “死太痛快了,而牢里的生活更精彩。你們要是有興趣,等這仗打完了,我帶你們去黑獄里看看。”四號說。

    敵人推進的速度并不快,靠兩條腿追到這里,已經相當了不起了,沒有筋疲力盡的只是少數。

    此刻敵人相距還在千米之外,所以冬狩小隊戰士還能輕松地聊天。只要對手沒有重炮,就不難對付。

    只有楚君歸在認真瞄準,然后,扣下扳機……

    電磁子彈拖曳著長長的淡藍尾跡,打進人群中,如同割草般收割著生命。一下子,武裝分子的部隊陷入混亂之中,最前面的人有的開始沖鋒,有的則想要往回跑。

    “火力覆蓋!”林兮當機立斷。

    一連串的單兵導彈升空,帶著煙跡落下,然后在武裝分子頭頂上炸開,灑下無數細小的鋼珠。每枚導彈爆炸,就會帶走一片武裝分子的性命。

    楚君歸再次折服在導彈的威力之下,點殺傷的重機槍與之相比,實在是太過溫柔了。

    一波火力覆蓋之后,盡管武裝分子還有大量兵力,士氣卻終于崩潰,又如潮水般退了下去。

    陣地上再次寧靜。

    林兮默默地看著自己的終端,片刻后將孟江湖、楚君歸、秦奕等幾個人召集到一起,說:“這次的襲擊,很可能針對的是我們林家,也有可能是針對我這一脈。現在還無從判斷下手的究竟是誰,只能說,對手很厲害,資源也絕不亞于我們林家。就算這次失敗,他們或許也不會就此罷手。只是將你們牽連進來,我感到很抱歉。”

    秦奕聳聳肩,一言不發,孟江湖則依舊是面無表情,好像沒有什么事能夠讓他動容變色。

    只有楚君歸聽得有些茫然,林兮說的那些詞好多都不在他的資料庫里。

    四號看得又好氣又好笑,用短刀刀尖戳了戳楚君歸,問:“喂!你怕不怕?”

    “怕什么?”

    “這件事之后,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就是小姐的人了!而這次想殺小姐的人,說不定也會追殺你。”四號沒好氣地說。

    “那我要做什么?”

    “保護小姐,保護你自己。”

    “好。”楚君歸點頭。

    他把這件事加入了任務清單,并且置頂。有任務就有酬勞,以林兮所代表的勢力,想必酬勞更加豐富,也不會拖欠他的。聽說很多實力不足的小勢力,都會有一種叫做賬期的坑人措施。實力雄厚的大勢力應該不會有這種事吧?

    “你要想好了啊!以后可不是演習,真的會死的。”四號提醒。

    孟江湖面無表情,秦奕捂住了臉,林兮則很想拿點什么塞到四號嘴里去。

    “保護她嗎?”楚君歸向林兮看了一眼,自然而然地說:“死就死了,有什么問題嗎?”

    試驗體完成不了測試而被銷毀的不知道有多少,楚君歸從來不覺得自己會是例外。

    秦奕大贊,悄悄豎起大拇指。

    孟江湖看著他的手,不禁搖了搖頭。這家伙就算管住了自己的嘴,看來也管不住自己的手。

    四號則先是愕然,然后神情復雜,最后拍拍楚君歸的肩,什么都沒有說。

    林兮端坐不動,如同雕像。

    面甲鏡面模式下,誰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楚君歸更加茫然,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不明白他們的反應為何都是這么奇怪,只好默默收集數據,以便為以后更準確的判斷做準備。

    夜晚安靜地過去,敵人似乎接受了失敗,再也沒有出現。

    冬狩小隊一點都不敢放松,誰也不知道那個實力強悍得變態的狙擊手是不是還會回來。當初他被楚君歸一連串的射擊轟得飛身而起,卻轉眼間就又潛回戰場,出手反殺林兮。若他真在周圍徘徊,那恐怕除了在楚君歸左近的人之外,誰都沒有幸理。

    陣地中,林兮在掩體里靠墻坐著,靜靜地等待軌道飛船飛臨天頂的那一刻。

    從她的角度,能夠看到楚君歸正懷抱機槍,坐在一堆彈藥箱上。整個陣地中,此刻他就是最突出醒目的目標。

    誰都知道楚君歸為什么會坐在那里。

    或許整個小隊中,只有楚君歸能夠和那名狙擊手正面對決。其他人這樣做了,一定會被狙殺,但楚君歸不會,至少他認為自己不會。所以楚君歸讓自己成為目標,以吸引對手的注意力。

    而這個位置又離林兮足夠的近,有什么意外,他也能足夠快地反應,就像替林兮攔下那一發子彈一樣。

    可是,要有多瘋狂,才敢這樣直面一位頂級的狙殺專家?楚君歸就一定有把握,能夠從對手的狙殺中逃生?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惑,只是在現在的環境下,誰都沒有問出來。他們很清楚,自己沒辦法替楚君歸分擔什么,更不想和楚君歸互換角色。一旦被那身份不明的狙擊手盯上,多半會變成尸體。

    生死之間,真能無畏直面的,終究沒有幾人。

    慢慢的,天終于亮了,一縷陽光照耀在反射板上,激起耀眼反光。

    楚君歸松了口氣,任務要保護的目標還活著,也就意味著酬勞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