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96章 歡樂童年

天阿降臨
     當李若白開始沉默趕路的時候,楚君歸又把話題帶了回去:“你剛才說修煉……”

    “現在不想說了。”

    “其實我還有幾個問題。”

    “別問!”

    “好吧。”楚君歸嘆了口氣。

    李若白這時才想起來自己原本想要問的是什么,于是說:“你說你沒有修煉,那是怎么擁有這種戰斗力的?”

    “學的啊!”

    “怎么學?”

    “父親教什么,我就學什么。”

    “不太可能吧?”

    楚君歸想了想,說:“倒是有人說過,我學東西很快。”

    “有多快?”

    這個楚君歸就不知道怎么衡量了。

    李若白干脆一邊拉車,一邊拔出短刀,伸手一旋,讓刀鋒在指尖如精靈般跳躍旋轉,然后遞給楚君歸:“你試試。”

    楚君歸接過刀,掂了掂重量,隨手一旋,短刀就一模一樣地飛旋跳躍,連時間都分毫不差。

    對試驗體來說,這不過就相當于影像回放而已。

    李若白怔了怔,默默地接過刀收好,再也不提學習速度的事了。

    片刻之后,李若白覺得無聊,又問:“有沒有人覺得你是個戰斗天才?”

    “好像是沒多少人打得過我。”

    李若白頓時來了興致:“一會到了地方,我們倆試試!”

    “好。”楚君歸從善如流。

    兩人穿過森林,來到了楚君歸發現的小湖。林兮和四號已經在湖邊找了一塊風景秀麗的地方。林兮正在規劃營地,設下各種標記,而四號則提著短刀步槍,準備到森林里去找些吃的。

    楚君歸一眼望去,就大致估算出林兮規劃的營地面積。這是個長80米,寬30米的營地,圍繞著湖岸,有著一個天然的弧度。

    看到他們趕到,林兮走了過來,笑道:“你們看,我這個營地規劃得怎么樣?”

    李若白倒是懂行的,一看林兮布下的那些標記和劃好的線條,就大贊:“真不錯!設施很全!這四處是我們住的地方吧?”

    “是的。”

    “嗯,前面似乎可以再開闊一些,留個位置修個露天平臺。可以一邊喝茶一邊看看湖景。這一面一定要修成落地窗,里面放起居室和開放式廚房。”

    “這里還要放臥室。”

    “不,臥室放樓上!有了高度,另一邊就可以欣賞森林景色了。”李若白建議。

    “我怎么沒想到?”

    見兩人討論得熱烈,楚君歸實在忍不住,說:“我們好像只有四個人。”

    “沒錯。”

    “這個營地夠裝400人了。”

    李若白四下看看,若有所思,然后說:“是可以安置一個營了。不過是我們的話,四個確實是剛好。”

    楚君歸搖了搖頭,無話可說。

    林兮隨手指了幾下,就將地塊分配下去。她自是在正中,左右是楚君歸和四號,李若白在四號外側。

    “好,那我去伐木。”楚君歸說罷,就向森林走去。

    李若白看著楚君歸遠去的身影,笑了笑,對著林兮說:“你的試探好像沒什么用。”

    “試探?我試探什么?”

    李若白向地上指了指,說:“位置。”

    林兮淡道:“隨便分分而已。我和他認識已經很久了,不讓他在我旁邊,難道還是你嗎?”

    李若白聳聳肩,說:“本來應該是我的。”

    “我好像還不認識你。”

    “你認識的。我們很早以前就認識了,那時候你才六歲。”

    林兮眼前浮上一張小臉,與眼前李若白漸漸重合,叫道:“白猴!”

    李若白頓時臉色一紅,道:“都過去這么多年了!你怎么還記得我的外號!”

    “那是我取的,我當然記得!還記得那時候你經常招惹我,然后每次都被我打!”

    李若白連連咳嗽,趕緊道:“停!別再說了!”

    “我還記得很多事呢!比如每次你挨打后,都會……”

    “想要什么好處?”李若白當機立斷。

    “欠我一個人情。”

    “好!不過你以后不能再提以前的事!”

    “成交。”林兮笑得像一只狐貍。

    李若白一臉悲憤,不明白怎么就又欠了她一個人情,嘆道:“我還以為你和小時候不一樣了。”

    “我小時候是什么樣?”

    “簡直就是個惡魔!”

    “不就是天天追著你們兄弟幾個打嘛!這點小事還要記那么久。”

    “當時你追了我們整整一個下午!”

    “最后還不是被你給跑了?”

    “但他們沒逃掉。”

    “是啊,好像把他們揍得挺狠的。不過這和你有什么關系,你不是跑掉了嗎?”

    “我一個人跑掉的!事后他們說我不講義氣,又聯合起來把我打了一頓。”

    “原來是這樣啊,哈哈哈哈!”林兮笑得絲毫不留情面。

    “你還笑!”李若白憤憤不平。

    “那還能怪我嗎?我已經讓你們五個一起上了,還打不過我,怪誰呢?”

    “那是我們還小!”

    “你們都比我大吧?”

    “那怎么一樣?你自小就是戰斗天才,三歲起就到處打打殺殺的。我們那時都喜歡讀書……”

    “行了!打不過就打不過,總是喜歡找借口!我就是不喜歡你們這點,所以每次你們挑釁,我都會往死里打。”

    李若白一臉委屈,“只有第一次是我們挑釁吧,而且還不是我!后面那么多次,都是你找茬!”

    “啊?是嗎,我做過這種事?”

    “你干得還少了?”李若白悲憤交加,“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你硬說我對你動手動腳……”

    “你有這個膽子?”林兮很疑惑。

    “你說,我用自己的臉摸了你的拳頭……”

    林兮立刻一陣咳嗽,小臉微紅,轉頭望向遠方。

    李若白輕嘆一聲,說:“小時候的事,想起來真挺有意思的。沒想到時間過得這么快,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最開始你登船的時候,我還不敢確認是你呢!”

    “是啊!小時候真是快樂!”林兮也是一聲嘆息,回憶過往:“好像那時每天放學,第一件事就是去你們幾個家門口堵人……”

    她忽然發現自己說錯了話,趕緊咳嗽。

    李若白默然片刻,臉上又浮上陽光燦爛的笑容,說:“其實自搬家以后,我還是有苦練格斗的,現在終于有了小成。”

    林兮一聽,大感興趣,說:“來,試試!”

    “現在不急。”李若白微笑擺手。

    “怎么,怕了?”

    “不是,我修煉的家傳功法已有小成。我覺得,要先給你看看它的威力,然后我們再試手,這樣才比較公平。”

    林兮雙眉一挑,說:“你還怕傷到我?哈!好吧,你打算怎么讓我看它的威力?胸口碎石?還是單手斷樹?”

    “我這《神木棲凰訣》的威力,要在交手中方能體現。不用著急,馬上你就可以看到了。我看君歸戰力很強,所以跟他約了試手。一會他回來,我們交手的時候,你自然就可以看到了。”

    李若白矜持地笑了笑。

    林兮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若白……”

    “怎么?”

    “我覺得吧,雖然十多年過去了,可是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的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