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99章 心理陰影

天阿降臨
     等到時鐘指向午夜兩點,無論林兮四號還是李若白都感到了疲倦。四號的房子墻壁只修了一半,而林兮和李若白才把地基弄好。

    此時此刻,唯一能住人的就只有楚君歸那間小屋。

    楚君歸此時已經布置完陷阱,正在重重陷阱中開挖單兵掩體。等到他挖好了一個新的單兵掩體,從坑里跳出來時,才發現其他三人都站在旁邊,默默地看著自己。

    “你這是……”林兮問。

    “完善防御工事。”

    林兮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各種陷阱,說:“這還不夠完善嗎?”

    “總覺得哪里缺了點什么。”楚君歸說,試驗體總是缺乏安全感。

    他拍拍身上的土,說:“看來今晚多半不會有襲擊了,先就這樣吧。有問題明天再說。”

    楚君歸向林兮揮了揮手,回到屋前,拉開密封門,刷的一下閃了進去,反手把門關上。

    下一刻,密封門又打開,楚君歸站在門口,看看還在原地的林兮,再探頭看看她那片空有地基的大宅,明白了什么,于是讓開門口,說:“今晚在我這里休息吧,至少可以不用戴頭盔。”

    林兮微微一笑,說:“好。”

    她剛剛進門,黑暗中就響起李若白的聲音:“我也不想戴頭盔。”

    楚君歸愕然,這才發現李若白還站在角落里,也沒有走。他再看看李若白的基地,發現建造進度還不如林兮。不過試驗體對于是否放李若白進屋,本能地似乎有些抵觸。

    這時李若白伸手捅了捅四號,說:“你怎么不說話?”

    四號說:“我覺得戴頭盔睡挺好的。”

    屋內的林兮一聲輕笑,說:“行了,都進來吧,別不好意思了。”

    李若白大喜,立刻擠了進來。四號雖是有些猶豫,但被李若白一拖,也就進了屋。

    楚君歸這個房子造得實在太小,四人一人占一個角,也才剛好能坐。

    楚君歸把密封門關上,啟動供氧站,房間空間不大,氧氣含量很快就上升到可以自由呼吸的水平。

    林兮率先將頭盔摘下,一個深呼吸,感覺輕松多了。

    四號也摘下了頭盔,而李若白則想起一事,說:“我去搬幾個椅子進來。”

    片刻之后,李若白就拖了兩把椅子進來。有了椅子,確實舒服多了,至少不用坐在地上。不過這么小的房間,還是不可能放床。

    等他第二次搬椅子進來,看到楚君歸站在墻邊,手中拿著短刀,正從墻上挖了一小塊木頭下來,涂好密封膠后,又塞了回去。

    “你在干什么?”

    “做射擊孔。”

    “這么小的孔,你看得到敵人嗎?”李若白深表懷疑。

    “靠感覺就行。”

    李若白當然不信。他總覺得楚君歸肯定另有陰謀,但究竟是什么,卻是怎么都看不出來。

    做好射擊孔,楚君歸就坐回自己的位置,閉目養神。他留了一個計算單元負責接收環境信息,就關閉了大部分系統,開始睡覺。

    林兮和四號也都累了,片刻后沉沉睡去。雖然是在陌生星球,不過周圍有成堆的陷阱,她們就睡得格外安心。

    李若白也想睡,但是怎么坐都不舒服,一會動一下,再過一會又得動一下,到后來實在睡不著,索性放空自己,盯著楚君歸看。

    看了一會,他就漸漸覺得有些奇怪。

    四號和林兮多少總會動一動,換換姿勢,可是楚君歸從頭到尾都沒動過,就像一個雕像。

    李若白頓時有了興趣。修煉功法特別講究體位,像楚君歸這樣長時間一動不動,就意味著他的這種姿勢特別契合天人大道。翻譯過來,就是這個姿勢要么有特殊功用,要么就是能將人體各部位都調節到最合適的位置。

    “哈!還說你不懂修煉!這不就是秘法?”李若白心下冷笑,自覺看破了楚君歸又一處秘密。

    回想起晚間一戰,楚君歸那匪夷所思的速度,全無瑕疵的出手時機,讓李若白在心中顫栗的同時,又升騰起熊熊火焰。

    毫無疑問,楚君歸必然是修有秘法,而且這秘法品階還不是一般的高。而他此刻姿勢,應該就是秘法的核心奧妙之一。

    李若白目光炯炯,努力將楚君歸此刻姿勢一點不漏地記下。

    他卻不知,楚君歸此刻心中也是疑惑,不明白李若白盯著自己干嘛。難道是打輸了,惱羞成怒,想要暗中偷襲?可是旁邊畢竟有林兮在,自己只要一聲叫喊就能把她吵醒。

    那么李若白又是在干什么?若他沒有陰謀,怎么會盯著自己,越看兩眼越是放光?

    一個計算單元實在是有些處理不了這么多信息,于是楚君歸又啟動了幾個計算單元,開始思索。

    因為搞不清楚李若白目的,楚君歸盡管已經腰酸背痛,但也只能保持不動。好在試驗體自有辦法,通過加快受擠壓區域的血液循環,輕而易舉地就緩解了酸痛。這個坐姿,再保持多久都不是問題。

    雖然楚君歸沒有睜眼,但這么近的距離,依靠周圍幾人心跳血流的微弱震動,楚君歸就能夠勾勒出幾乎所有的細節,更不用說還有電磁場的輔助。

    此時李若白兩眼更亮,氣血加速緩速都是修煉時典型現象,楚君歸此刻體內氣血奔涌,顯然就是在修煉。這一下,就更坐實了他的想法。

    就這樣,慢慢的天就亮了。

    這顆類地行星一天大約是28小時。此刻天邊剛剛透出蒙蒙晨光,林兮和四號就已醒來。她們舒展了一下身體,推門而出。

    看著遠方天際那一抹晨光,林兮只覺渾身舒暢,不知為什么格外的有些開心。她邁著輕快的步伐,一步踏出。

    然后就掉進了陷阱。

    林兮直墜坑底,喀喀嚓嚓聲中壓倒了成片木刺。雖然木刺根本刺不穿她身上的斗宿戰甲,但這一下的震驚和羞恥卻是不小。

    刷的一下,坑口出現了三張臉,都在看著坑底的林兮。林兮暴怒,反手抓起幾根木刺,就向坑口擲去。

    李若白和四號馬上就省悟,立刻消失。就只有楚君歸還在原處,木刺貼著他的頭皮飛過,他也一動未動,反而向林兮伸出了手。

    林兮一怔,手指慢慢松開,握著的木刺就此掉落,然后拉住楚君歸的手,借力一躍,就出了陷阱。

    她回頭看看那足有三米深的陷坑,一時想不起楚君歸什么時候挖到這么深的。

    一出陷阱,林兮就恢復了冰冷淡漠,悄悄抽回了手,問:“你挖這么深干什么?”

    “怕獵物逃脫。”

    林兮臉色微紅,好在有面甲擋著,不會被其他人看到。這陷阱深得出乎意料,她確實是沒逃出來。

    李若白則手撫下巴,若有所思,自語道:“我怎么就沒想到伸手呢?會撩難道真是天生的?”

    “你只是怕挨打而已。”四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