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00章 敵襲

天阿降臨
     天既然亮了,就是第二天的建設了。

    經過昨晚的教訓,林兮和李若白都意識到了那兩座別墅式的營地建起來是一項多么浩大的工程。所以他們都把原計劃推翻,決定在林兮的地基上修建一座可供四個人居住的營地。楚君歸那間小屋畢竟還是太小了。

    熱烈討論之際,四人突然一同轉頭,盯著了空中一個翻滾而來的榴彈。

    “分散!”李若白一聲高呼,四人立刻分別向不同方向魚躍,一個動作都到了十多米外。

    榴彈落地,一聲轟鳴,林兮剛剛建好的地基化為烏有。

    三四顆榴彈接二連三地拋過來,砸向基地。李若白不及拿步槍,直接拔出手槍,舉槍瞄準,試圖在空中攔截。沒想到一顆榴彈突然凌空爆炸,瞬間強烈閃光幾乎壓制了一切!

    李若白萬沒想到有如此變化,頭盔的過濾強光功能反應也是慢了一瞬,剎那間他眼前一片雪白,什么都看不見了。

    他后領被四號一把抓住,向后拖走。

    一顆榴彈幾乎正好砸在李若白的落腳處,猛烈爆炸,沖擊波讓李若白和四號都是一個踉蹌。還沒等他們恢復平衡,又是一顆榴彈爆炸,這一次沒有多少煙火,而是極為強烈的音波攻擊。

    盡管戰甲頭盔過濾了大部分的音波,可是四號和李若白還是一陣眩暈和惡心,失去了平衡,一頭栽倒在地。

    只有林兮的斗宿戰甲抗住了兩波沖擊,她拔出手槍,開啟掃描模式,面甲顯示器上勾勒出十幾個身影。她立刻對著林中連射數槍,擊倒了其中三個。

    然而她手槍中明明沒子彈了,可是林中敵人還是在一個接一個的、地倒下,頃刻間已經沒有能站著的了。

    楚君歸拖著一個人從森林中走出,把他往地上一扔,說:“這家伙好像是頭兒。”

    他拖過來的人個子不高,身材倒很是粗壯,頭上戴著透明的呼吸面具,用橡膠帶固定在頭上。呼吸管一端連在面具上,另一端則接在背后的氧氣瓶上。光看呼吸具,就不知落后了幾百年。

    這個人身上穿著緊身皮衣,外面套著件戰術背心。背心也是皮制的,磨得油亮,顯然已經有些年頭。

    林兮打開戰術背心上的口袋,從里面掏出了一塊金屬板,看了看又插了回去。看來他就是靠著防彈片這種原始的方式增加防護的。

    林兮再拿過他的武器看了看,從里面卸出一發榴彈,隨手一擰,就將榴彈彈頭和彈體擰開,從里面挑了點火藥,用指尖捻平,放在眼前。掃描分析之后,林兮將榴彈扔到一邊,說:“配方有一定改良,但威力基本上還停留在母星時代。這個是什么?”

    林兮從他肩上摘下一個黑色的方盒。

    “應該是通訊儀一類的設備,覆蓋范圍有限。”楚君歸已經掃描過這臺設備,大致知道了它的用途。

    “還有其他敵人嗎?”

    “應該沒有了,不是昏迷就是死了。”

    “你去把昏迷的處理一下,這個家伙一會弄醒他,看看能不能問出什么來。”

    楚君歸又返回森林,把十來個昏迷不醒的戰士一一拖出來,并排擺在地上。李若白此刻也恢復了行動能力,過來幫忙。他把所有戰士都翻成面朝下,雙手拉到背后,綁在一根原本用作地板支架的長木條上。

    這樣的話,哪怕他們醒了,一個掙扎就會牽連全隊,最后誰都別想跑。

    這時四號已經在營地中央豎起了一根木樁,將那個為首的戰士吊在木樁上。他的武器和戰術背心都被扔到一邊。四號正用短刀劃開他的皮衣,然后將刀鋒壓在他胸口肌肉上,慢慢劃開。

    戰士首領一聲慘叫,從昏迷醒來。

    “聽得懂我們說的話嗎?”四號問。

    戰士首領四下張望,然后突然掙扎,試圖逃跑。四號一把握住他的下巴,將他的臉扳向自己,然后扯下了他的呼吸管,一字一句地問:“聽得懂我們說的話嗎?”

    她連續換了好幾種語言,而戰士首領則拼命呼吸,臉色慢慢變得發青,開始下意識地掙扎。

    但是他畢竟是肉體之軀,力量上根本不是有輔助動力的四號對手。四號的手如鋼鐵,抓著他的臉,紋絲不動,用不同語言重復著同一個問題。

    終于,戰士首領掙扎著說了一句:“……聽得懂。”就兩眼一翻,暈死過去。

    四號將呼吸管給他插上,等了一會,再用短刀劃出一道傷口。首領又是一聲慘叫,從昏迷中醒來。

    李若白站在楚君歸旁邊,看得有些不忍,輕聲道:“她原來一直跟這種人在一起,難怪變了。”

    “誰?”

    “除了林兮還能有誰?”

    “她以前是什么樣的?”

    楚君歸連問幾次,李若白卻說什么也不肯說了。

    場中的拷問還在繼續,語言能夠溝通之后,在全程慘叫聲中,戰士首領幾乎以最快速度的說出了四號一切想要的答案。

    地上被綁在一起的戰士們陸續有些醒來,開始掙扎,李若白過去一人頭上給了一腳,讓他們繼續昏睡。

    楚君歸全程看完拷問的過程,倒是看出不少門道。四號專門對著目標各處神經敏感點下手,加重痛苦,同時一個問題接一個問題,逼得他沒有時間思考。等到拷問結束,也才用去十分鐘。

    戰士首領此刻已經幾近虛脫,連續十分鐘不間斷的劇痛,讓他根本無法昏迷,已是筋疲力盡,處于昏迷邊緣。

    四號收了手,招呼道:“再拖個白凈的過來。”

    楚君歸的目光在地上俘虜身上掃過,最后落在李若白身上。李若白嚇了一跳,后退一步,警惕地道:“你想干什么?”

    楚君歸盯著李若白看了一會,目光再落在地面的俘虜身上,然后挑了個細皮嫩肉的,給四號拖了過去。

    四號把首領解下,扔到一邊,又把這個小個子戰士掛在木樁上,然后一把拉開他的衣襟。

    緊身皮衣下是裹得緊緊的背心,微有凸起。四號一刀落下,已將背心切開,露出里面微呈褐色的肌膚,一對微隆的胸乳也露了出來,原來是個女孩子。

    但四號可不會因為對手是女的而手下留情,短刀壓上她的胸口,慢慢切割。

    少女當場痛醒,一聲慘叫。

    旁邊的戰士首領聽到慘叫聲,也從恍惚中驚醒,一邊拼命掙扎,吼道:“放開她!你們想要知道什么,問我就是!我說,我全說!”

    只要他開口,楚君歸的個人終端就會自動找到匹配的語言選項。匹配結果顯示,這個首領的話接近母星時代的拉丁語系,雖然有些單詞從未出現過,但是結合上下文以及環境語境,意思也都能推斷出來。

    四號停了手,卻沒有挪開刀,盯著首領,問:“為什么要襲擊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