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01章 生存章程

天阿降臨
     在四號的審問下,戰士首領徹底放棄抵抗,有問必答。

    他們類似于賞金獵人和傭兵,大多成員來自于同一個聚居點,距離救生艙的墜落地大約一百多公里。

    當天救生艙在空中被導彈擊中,墜毀在這一帶的山林中。他們是離得最近的賞金獵人,看到救生艙的軌跡,立刻組織了三支部隊過來搜索,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些值錢的東西。

    這個聚居點的科技水平大多還處于行星內的水準,能從天上掉下來的東西,任何一樣都是寶物,可以拿到城里去換錢。

    所謂城里,聽他的描述就是個規模更大的聚居點,在其中有附近區域最大的交易市場,里面什么都可以交易。擊落救生艙的導彈,可能就是從這座城市射出的。

    在這個星球上,或者至少這片區域,沒有什么政府,也沒什么統治者,一個個散落分布的聚居點都要靠自己的力量謀生,想辦法獲得生存所需要的物資。城市里最大的勢力,也就是能夠弄來必要生存物資的組織叫做藍旗軍。而這座城市似乎只是藍旗軍其中一個據點,他們也不知道藍旗軍的總部在哪。

    大多數聚居地并不能獨立存活,他們需要外來物資的輸入,包括能源、藥品、彈藥,以及一些高科技的物品。用來換取這些的,則是女人、孩子,各地的獵獲物以及礦產。

    至于其它救生艙的下落,這些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看來墜落地點應該距離這邊很遠。

    首領名叫奧姆,后面被拷問的叫艾爾,是他的女兒。奧姆所在的聚居點里大約有三四百人,已經在這里生活了幾十年。

    現在是這個星球的夏季,再往北方,就是氣候嚴苛的高原,而一年一度的颶風季就要到了。

    簡單商議之后,林兮就決定前往聚居地,先將其占領,得到更多情報和資源后再決定下一步行動。

    奧姆沒有拒絕的余地,特別是當四號準備在他女兒身上留下更多傷口的時候。

    其他獵人都被弄起來,押送著前往森林外,他們的交通工具都停在那里。一行人走出森林,就看到在一片空地上,停著四輛全地型越野車。

    這些車有著碩大的輪胎,表面全是防滑的胎紋。李若白繞著其中一輛車轉了一圈,伏在地上往車底看了一眼,再打開發動機蓋看看里面,最后則是聞了聞燃油的味道,說:“沒想到還真能見到這種老古董。”

    “怎么?”林兮問。

    “內燃機車,使用生物燃料,母星一千多年前的科技了。”

    “能用嗎?”林兮關心的不是技術水準。

    李若白評估了一下,說:“不見得比我們跑得更快。”

    “那就上車。”

    片刻后,四輛越野車依次啟動,前行出發。四號和李若白坐在最前一輛,押著奧姆領路。中間兩輛則是幸存的獵人們。最后一輛上是楚君歸和林兮,負責斷后,同時監視前面車上的獵人們。

    中途有一個獵人試圖跳車逃跑,他剛剛一個魚躍出去,還沒有落地,一顆子彈就貫穿了他的腦袋。此后所有的獵人都老實了。

    越野車一路顛簸,速度并不快,在這片沒有什么道路的大地上時速基本只能開到10-15公里左右。好在越野能力倒是足夠強悍,大部分地型都能夠直接通過,甚至在路過一條一米多深的小溪時,也是直接開了過去。

    唯一讓人不愉快的是,越野車的排煙管冒著滾滾濃煙,非常嗆人。林兮只嘗試著聞了一下,就默默地開啟了呼吸系統的過濾功能。而獵人們應該早就習慣了,看來他們皮制獵裝上的油煙也應該來自于此。

    楚君歸已經掃描和分析過越野車的燃料。越野車使用的是生物柴油,里面添加了一些奇異的物質,主要是些氧化劑,以增加燃燒效率,提升動力表現。但代價就是濃煙滾滾。

    在第一輛越野車后,拖曳著懸浮平臺,上面堆滿了從營地中拆卸下來的必要工具和設備。

    一個有著完整居住條件的聚居點,總好過他們臨時搭建的營地。

    越野車上,林兮悄悄地說:“我討厭他們看我的眼神。”

    這是她通過私人通訊頻道說的,其他人自然不會聽到。

    楚君歸也表示同意,“他們看你就像在看食物。”

    “看食物?”林兮不解。

    楚君歸迅速從龐大的資料庫中找到了幾個合適的詞匯:“就是貪婪,熱切,沖動,血流和心跳加速,大腦電信號顯著增強,進入高頻甚至超高頻區域,意味著明顯的亢奮和沖動狀態。當一個人餓得半死時看到了食物和水,就是這種狀態。所以我覺得,他們想吃掉你。”

    林兮默然片刻,才說:“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不是。”好在楚君歸的戰術欺騙版本還算對付。

    “這些家伙,手上應該都有血。這也是我沒有制止四號的原因。”

    “如果是說殺人,應該是的。我在他們中一些人的佩刀上看到了人體組織的殘跡。”

    林兮嘆了口氣,沒有注意到楚君歸那堪比掃描光束的目力,說:“在陌生星球環境中,面對接近自己的人,第一選擇是射殺,第二才是致殘。而像我們現在這種情況,對任何移動的陌生人都應該立刻射殺。只有死人才是安全的。”

    “這是什么章程?”楚君歸記憶中有好幾個版本的行星生存守則,沒有任何一個版本中有這一條。

    “沒有章程,這是小時候我的父親和前后幾任私人導師告訴我的。”

    “有用嗎?我是說,它的合理性在哪?”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是我聽說,聯邦那邊薔薇之環的十三家族,就都有類似家訓,只不過沒有人會公開說。”

    “盛唐這邊呢?”

    “世家和國柱中也是這樣。”

    “在教你的時候,有說過為什么嗎?”楚君歸問。

    “導師們說,在目前已知的星域中,雖然只有人類,但是我們所占據的區域在整個銀河中都屬于很小的一塊,我們還不知道銀河外的星系是什么樣子。就算是已知星域中,也沒有人確切知道我們人類究竟占據了多少顆行星,足跡已經分布到哪里。有時一個消息從最邊緣的星球傳回母星時,已經是幾十年甚至是上百年后。而從星域一端到另一端,消息會在路上走得更久。”

    “也就是說,當我們踏上陌生星球時,根本不知道面對的可能是什么樣的人?”

    “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們還是不是人。”林兮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