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08章 第一個救生艙

天阿降臨
     前方越野車上,石墻和奧姆并肩而坐,隨著越野車的搖晃,兩人時不時會碰撞一下。

    “奧姆,你帶來的兩個人有點奇怪啊,強得未免有些不像話。你是從哪找來的?”

    “城里,是自由傭兵。沒有他們,我哪敢只帶這么幾個人就到你地盤上來?”

    “一會搶到東西,我們怎么分?”

    “我要人,東西歸你。”

    石墻雙眼微瞇,“你怎么會確定,一定就會有活人?”

    “沒活人尸體也行。”

    “這么好的條件,我沒理由不答應你。”

    沉默片刻,石墻忽然問:“你為什么一定要上面掉下來的人?”

    奧姆也沉默一會,才說:“上一次天上有東西掉下來,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吧?”

    “是的。那時我爺爺的爺爺才剛成為獵人。”

    “你看,我們運氣還是不錯的。錯過這次,恐怕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再有類似的機會了。”

    石墻壓低了聲音:“難道,你是想……”

    “你不想嗎?”

    石墻嘆了口氣,重重靠在椅背上,說:“我當然想,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從我們先祖落在這見鬼的星球上之后,我們就失去了重返太空的能力。鬼知道當年先祖飛船的部件被藏在什么地方。這次就算我們找到了什么,也沒可能造出新的飛船。”

    石墻轉向奧姆,拍拍他的肩,說:“不過,與其坐上一艘不靠譜的飛船,我寧可呆在這個星球上。雖然水電和氧氣都得省著用,但活著總比變成尸體好,不是嗎?”

    “說到氧氣……”奧姆頓了一頓,續道:“你不覺得,氧氣賣得太貴了嗎?也許會有更好更便宜的方式制備氧氣。”

    “我們有的已經是最好的方式了。”

    “誰說的?”

    “當然是城里那些家伙!怎么,你能想出更好的方式?反正我是想不出。”

    “如果有源源不絕的氧氣,你會怎么樣?”

    “啊哈哈哈!我經常夢到生活在到處都是氧氣的世界里,就跟躺在巧克力造的房間里一樣開心!”說罷,石墻哈哈大笑,顯然覺得奧姆說的笑話相當不錯。

    笑了一會,他忽然變得嚴肅,小聲道:“真有源源不絕的氧氣?”

    奧姆不動聲色:“什么事都有可能,不是嗎?”

    石墻默默沉思著,片刻后說:“你說,城里那幫家伙是不是在騙我們?其實氧氣根本就沒有那么貴。”

    “這是明擺著的事。可是,知道了你又能有什么辦法?”

    石墻眼露兇光,握緊拳頭,低吼道:“要不我們聯手?”

    “別傻了!光是城里藍旗軍的戰士就比我們的人還多。”奧姆當場否決。

    石墻再次沉默。

    車隊漸漸駛入崎嶇地區,終于開到了一處山腳。

    石墻從車上跳下,說:“到地方了。再往前必須步行,不然說不定會被那老家伙發現。”

    眾人從車上跳下,石墻安排了兩個人守車,就當先向山里走去。

    李若白一直抬頭望著天空,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楚君歸順著他的目光望去,什么都沒有看到。他再開啟掃描模式,也沒掃出什么東西來。

    這時李若白接通了私人頻道,說:“找到救生艙的掉落點了。”

    “你怎么找到的?”

    “救生艙墜落時,制動引擎會在空中留下痕跡。只要尋找空中離子體分布不正常的區域,就能找到救生艙降落的軌跡。好在我們來的還不算遲,再晚兩天,可就什么都找不到了。”

    楚君歸看看前面的獵人們,說:“還需要他們嗎?”

    “眼下還有點用。等到地方再說。”

    一隊人漸漸深入山林,石墻突然抬手,后方眾人立刻就地隱蔽。他做了個手勢,向前一指,小隊再度向前,只是這次動作變得很慢,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音。

    樹林外傳來隱隱的人聲,聽到這個聲音,石墻和奧姆變得更加小心。

    眾人緩緩出了樹林,面前是一個山谷,谷壁陡峭,如同刀削。

    李若白悄悄從山壁上探出頭,將谷地情況盡收眼底。

    山谷中央有大片焦痕,谷中森林基本都被燒毀,到處都是爆炸摧殘過的痕跡。在山谷中央,一具救生艙斜插在地面上,艙壁上明顯有幾個巨大的裂口,內外焦黑,顯然經歷了一場大火。

    救生艙外,散亂堆放著一堆儲存箱,旁邊則是一具具燒焦的尸體。

    大約十幾名獵人持槍在外圍警戒,另外一些人則在救生艙里鉆進鉆出,尋找一切可以回收的物資。只是救生艙墜毀后應該發生過猛烈爆炸,然后發生了火災。能夠回收的東西已經所余無幾,基本上就是些金屬殘骸。

    楚君歸悄悄掃描山谷,沒有發現任何還活著的幸存者。其實光看墜毀現場就能知道,這樣情況下怎么可能還有人能夠生存?

    好在尸體中沒有楚君歸熟悉的人。盛唐戰士大多佩有身份銘牌,這種銘牌可以承受數千度的高溫,遇到掃描光束時會產生特殊反應,自動給出死難者的身份信息。

    李若白也用個人終端完成了掃描,悄悄說:“有十具尸體,也就是說,這一艙的人都死了。”

    “準備回收尸體吧。”楚君歸出槍,瞄準,一個清脆點射,就放倒了山谷里三名放哨的獵人。

    “他媽的誰開的槍?!”石墻有些氣急敗壞。

    對方人數遠遠超過他這點人手,裝備也分毫不差,惟一可以依靠的優勢就是偷襲。結果他還沒開始布置戰術,居然就有人開槍了!

    真是大好局面,毀于一旦。

    楚君歸對于石墻的反應如此強烈有些不解,不過在試驗體的優先序列中,石墻連墊底都不算,根本就沒有上榜。主要原因就是石墻雖然比其他獵人要強得多,但是對楚君歸來說仍屬于完全無害的那一類。

    所以楚君歸完全不理石墻或其他獵人是什么反應,只是端槍連綿不斷的射擊,一直到打空整個彈匣為止。

    其余獵人才如夢初醒,本能地端槍尋找目標。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山谷中到處都是尸體,好像已經找不到還能活動的了。

    獵人大多肌肉反應比大腦快,哪怕沒有目標,他們也下意識地端起槍對著山谷一通狂掃,就算打不到什么東西,給自己壯壯膽也是好的。

    楚君歸這時從容換好彈匣,然后就有些奇怪地看著身邊獵人,不明白他們在那端槍掃射,究竟在打什么。

    山谷里一共就只有29個目標,而楚君歸的彈匣是30發。少年多少有點強迫癥,一定要把最后一發子彈打出去,這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