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14章 如此刀法

天阿降臨
     指揮大樓內陰暗且冰冷,門廳內已是一片狼藉,所有的物件擺設都被摧毀,幾名戰士的尸體倒在各個角落。大廳內燈光忽明忽暗,幾處被炸出的電線則在爆著電火花。

    大廳盡頭是兩扇電梯門,此刻提示框都顯示著故障。剛剛楚君歸一顆手雷進來,連電梯外門都被震得變形,怎么可能不故障。

    大樓門各個房間都是雙層密封門,看來即使在藍旗軍的指揮大樓里,氧氣也不是隨時都可以供應。但這里和其它地方至少有一點不同,看來電是不缺的。

    電梯不能使用,想要上樓就只有沿著樓梯往上。就算有電梯楚君歸也不會用,在這到處都是敵人的環境中,使用電梯就等于自殺。

    他拾級而上,來到二樓。

    穿過密封門,出現在眼前是一片開闊大廳,里面擺滿了桌椅,看樣子像是食堂。不過楚君歸并沒有看到預想中的敵人,也沒有埋伏。在食堂盡頭的一扇門后,只有一個人躲在后面。

    楚君歸舉槍瞄準,想想又放下了槍。

    敢一個人就來埋伏他的,不是有目的就是真的傻。不管是什么,不妨先看看這家伙想說什么。剛剛那個鋼鐵巨人帕拉莫已經給楚君歸造成了一點麻煩,門后躲著的家伙還不知道會是什么樣的人。

    “真不錯,居然還能發現我,不愧是能干掉帕拉莫的男人。”

    楚君歸皺了皺眉,這不男不女的聲音,這種語氣,這一段話,總覺得好像在哪里聽過、看過。

    隔門移開,從后面走出一個裝束古怪的家伙。他臉上帶著鬼怪面具,身體瘦削,弓著腰,雙手快要長過膝蓋。

    他俯身退步,向著楚君歸行了一個夸張的禮節,然后說:“我要好好的感謝你,替我干掉了那個討厭的大家伙。”

    楚君歸更是皺眉,說:“這是舊時代中世紀的貴族禮?”

    對面那人夸張地舉起雙手,叫道:“啊!你居然認得,你居然認得!是的,這就是貴族禮!只有真正貴族才能學會,才有資格使用的禮節!在中世紀,這可是三千年文明的精華!”

    “使用這一禮節的……那些人,好像歷史沒到三千年。”史料這種不會變化的東西,楚君歸是不會記錯的。

    那個人的笑聲嘎然而止。他雙手在后腰一抹,兩把造型奇異的戰刀就落在手里,隨手舞出片片刀光,然后說:“我是茜拉,刃舞者茜拉。我現在開始討厭你了。不過,不管你為何而來,想要什么,只要能夠在我的刀下活下來,我就會給你你想要的。”

    楚君歸看看這個分不清性別的茜拉,再看看他手中的刀,問:“近戰?”

    “你可以用槍。不過用刀的話,會有獎勵喲!”

    楚君歸解下背后的槍,連同手中的一起扔到一旁,就那樣赤手空拳地站著,問:“什么獎勵?”

    “獎勵你可以用我的刀!”茜拉居然把自己左手的刀拋給了楚君歸。

    楚君歸伸手接住,隨手揮了兩下,發覺這把刀的重心靠近前端,十分古怪,外形和使用上都有些類似于狗頭刀,不是專家,很難用好這把刀。

    不過任何刀,只要經過近戰格斗11.07x版本的加載,都會發揮出真正大師級的水準。

    看到楚君歸握刀,茜拉又從背后拔出一把刀,然后發出陣陣尖銳的狂笑,尖叫道:“用了我的刀,你就老實地給我去死吧!哈哈哈!”

    他扭腰送胯,邁著宛若少女羞澀的步伐,沖向楚君歸。而他手中雙刀已快得看不清刀身,片片刀光竟幻出一張巨大鬼面,當頭向楚君歸壓下!

    把刀玩到如此地步,確實罕見。

    楚君歸神情肅穆,迎著鬼面沖上!

    他雙手持刀,橫劈豎斬,再橫劈豎斬,然后戰斗就結束了。

    茜拉仿佛喝醉了酒,搖搖晃晃,嗓音也完全啞了,仿佛是哭泣著說:“世間怎么會有這樣的刀法?怎么會有這樣的刀!”

    嘩啦一聲,他身體分成多塊,散落一地,手中雙刀也都斷為兩截。

    茜拉最后兩句算是贊美,楚君歸還是聽得出的。不過聽得出卻不代表就明白。事實上,試驗體根本不懂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贊美的。

    他速度比茜拉快,力量比茜拉大,控制能力更是比茜拉強出好幾個數量級。有這種優勢,還需要講什么刀法?上去亂砍就是了。

    楚君歸就是這么做的。

    楚君歸向地上的尸塊看了一眼,總算解決了對茜拉性別上的疑問。這家伙身上有多處手術過的痕跡,所以這具亦男亦女的身體,應該是后天造就的。

    他撿起槍,拎著砍刀,大步沖向三樓。

    三四五三層樓都是一間間隔間,每間里面放著四張床,看樣子是戰士們的宿舍。不出所料,這三層里到處都是敵人,子彈密集如雨。

    楚君歸不想和他們過多糾纏,直接炸了氧氣管道,然后再往營區里扔了好幾顆手雷,瞬間將所有密封門和窗戶全部炸碎,營區內頓時一片鬼哭狼嚎。

    “不!氧氣!”

    “別搶,呼吸器是我的!”

    軍營宿舍區里還是充滿氧氣的,在這種重要區域里,藍旗軍并不吝嗇。但也正因如此,許多守在這里的戰士并沒有戴上呼吸器。誰也沒想到楚君歸下手如此狠辣,出手就把營區變成了一個無氧環境。

    楚君歸并不理會混亂的營區,直沖六樓。反正沒了氧氣供應,這些戰士支撐不了多久。

    六樓是武器和彈藥倉庫,楚君歸一上來,周圍就出現了十幾名持重盾,握著把小巧手槍的戰士,站成一排,如同移動堡壘一樣緩緩壓了上來。

    楚君歸看了看周圍一排排貨架上的彈藥箱,大致明白了這些家伙為什么不敢隨意開槍。

    他們不敢開槍,可不代表楚君歸不敢。

    試驗體吹了聲口哨,從腰里摘了顆手雷,貼地滾了過去。

    看到那顆跳躍而來的手雷,所有藍旗戰士都是魂飛魄散。他們都很清楚在這種封閉空間里,一顆手雷的威力會變得有多恐怖。先不說他們的盾牌能不能擋得住,就算擋得住,只要引爆周圍彈藥,那也是死路一條。

    一瞬間,所有戰士就作鳥獸散。

    然后突擊步槍的槍聲響起,轉眼間所有持盾的重裝戰士就都變成了尸體。他們的頭盔再怎么結實,也抵擋不了盛唐戰斗步槍的威力。

    而這把槍既然在楚君歸手上,也就不存在不小心命中彈藥箱這種事。

    槍聲停歇,楚君歸走到這些戰士中間,俯身撿起了那顆手雷,再掛回腰間。

    他剛才根本沒拉手雷的保險。

    楚君歸四下看看,在貨架上打開一箱手雷,全部倒進背包。這些小玩意,出人意料的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