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15章 突擊

天阿降臨
     接下來幾層,楚君歸一路平趟。

    第七層是修理場和精密工廠,楚君歸在這里補充了一些武器彈藥,以彌補火力上的不足。

    第八層整層都是精美的餐廳和廚房,而且各有幾個,分別是不同風味。這些小餐廳明顯是給高級軍官們使用的。當楚君歸破門而入時,餐廳內空無一人。

    廚房里倒是還有幾個大廚幫工,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對于屠殺平民,楚君歸全無興趣,直接扔過去一張餐桌,將他們全部砸暈了事。

    第九層居然是酒吧和影院,放映室的架子上擺放著成排的影碟。對于這種老掉牙的產品,楚君歸反倒有些興趣,據說在盛唐,這種有歷史的東西可以賣不少錢。只可惜他背包有限,裝不下這些東西。

    第十層顯然是高級軍官們的宿舍,每一間都是套房,大到堪比楚君歸在參商學院的公寓。

    這一層同樣空無一人,倒是有不少看上去很值錢的東西,比如說鑲鉆的手槍,鏤空的黃金匕首什么的。楚君歸此刻背包里全是各種各樣的爆炸物,已經沒有地方裝這些了。

    十一樓是頂層,整層就只有一間臥室,其它都是書房、起居室、能夠俯瞰整個城市的浴室,以及一間設施完整的健身房。

    這一整層,應該就是首領的住處。

    楚君歸破門而入,反手向樓梯間扔了幾顆手雷。手雷跳躍著下落,一直下落四五層樓才紛紛爆炸,頓時又是一片鬼哭狼嚎。

    楚君歸走入起居室,打開窗戶,向外望了一眼,然后端起突擊步槍,一發殺傷榴彈過去,就將一架低空盤旋的直升機轟爆。再點掉幾架無人機后,整個城市上空就看不到什么飛行器了。

    楚君歸關上窗,在各個房間里走了一圈,看到書房書桌上擺了一封信,封口是打開的。

    楚君歸拿起信封,抽出信紙。信上只有簡單的幾句話:

    “我的朋友,如果想要救你的同伴,就請到隔壁的工廠來吧,我在那里等你。蔚藍風暴。”

    信紙下方,手繪了兩個人像,只看戰甲式樣,就知道是四號和林兮。

    楚君歸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只見一根纜繩一頭系在窗頂,另一端則在百米外的一棟廠房上。

    看來這就是蔚藍風暴留下的交通方式。

    只是有纜繩而沒有索具,一切要楚君歸自己想辦法。楚君歸向下方望了一眼,啟動了戰場掃描儀,片刻后就發現數十個埋伏在各個角落的槍手。

    這個蔚藍風暴一點都不老實,給楚君歸布置了一條死亡通道。不過他要是以為試驗體會很老實的話,那就完全錯了。

    楚君歸解下背包,將里面東西都倒了出來,打開一盒粘性炸藥,在每個手雷上都裹了一團。然后他到健身房里拆了個練胸肌的器械,從上面取了滑輪和鋼索,做了個簡易索具。楚君歸試了試索具強度,十分滿意,就來到窗前,推開了窗戶,將索具吊在纜繩上。

    一名狙擊手在瞄準鏡中看著這一切,把十字準星對準索具,然后慢慢下移,放在楚君歸的眉心上。不過他并沒有打算射擊,這個位置和角度并不是很好,更重要的是沒有任何折磨對手的成就感。他要等楚君歸掛上吊索之后,再一槍槍打斷楚君歸的四肢,看夠他絕望的樣子,再一槍斃命。

    楚君歸試了試吊索的強度,就回到房間,他可沒打算在這個時候上路。

    當楚君歸再次出現在瞄準鏡里時,手中已經多了一筐手雷。狙擊手看著楚君歸拿起一顆手雷掂了掂,然后向著自己一拋。一顆小黑點呼嘯而來,砰的一聲,砸在他面前當作掩體的矮墻上,就此粘住!

    狙擊手腦中剎時一片空白,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瞄準鏡中顯示的目標距離:227米。

    然后轟的一聲,他的身體就輕飄飄地飛起,向后撞在墻壁上。

    藍旗軍的手雷本就威力不錯,又被楚君歸裹了一團烈性炸藥,什么樣的磚塊水泥掩體也承受不住。

    楚君歸出手如風,一顆顆手雷飛赴四面八方,粘在一個個埋伏陣位上。最遠拋擲的位置甚至到了320米,正正好好地粘在一名狙擊手的眼前。

    轟鳴聲連綿不斷,煙塵與火光中,楚君歸從容抓住吊索,一路滑到了工廠,無驚無險。

    爆炸和槍炮聲連綿不絕,也不知道藍旗軍在和什么人交戰。楚君歸本能覺得不會是李若白,這家伙本事是有,可沒那個膽子。

    他從廠房屋頂找到通風口,粘了塊高爆炸藥,炸飛了通風口的格柵,也炸穿了通風管道,露出通向廠區內部的通道。

    楚君歸先是扔了塊石頭下去,然后緊跟著跳下。

    廠房內槍聲大作,無數子彈從四面八方飛來,射在那塊掉下的石頭上,而楚君歸幾乎是貼著石頭落下,手中步槍高速射擊,并借助后座力在空中轉了一圈。

    等楚君歸落地時,廠房內的槍聲已然停歇,所有的槍手都變成了尸體。

    他輕輕立在石塊上,輕盈得如同荷尖的蜻蜓。

    就在這時,忽然啪的一聲槍響,子彈擦著楚君歸的面頰飛過!

    試驗體也是大吃一驚,全速回身,槍口瞬間指向子彈飛來的方向,同時左手本能地拋過去一顆手雷。

    撲的一聲,手雷正好粘在角落里一個戰士的胸甲上。

    這個戰士躲在角落里,他或許是太過緊張,甚至最開始時忘記了開槍。沒有動作,就沒被楚君歸注意到,也因此逃過了一劫。他后來再端槍射擊時,同樣因為緊張,結果近在咫尺的一槍打偏了。

    透過面罩呼吸器,可以看到他驚恐至極的表情,想要去抓胸前的手雷卻又不敢,然后轟的一聲,一切就結束了。

    楚君歸這時才有機會仔細看看廠房。這間廠房看來是座巨大冶煉工廠的一部分,廠房里有兩座巨大的鏟式翻斗,里面裝滿了礦石,其中一個正在緩緩傾斜,將礦石傾倒在傳送帶上。

    礦石沿著傳送帶一路向前,被送入下一個車間。

    楚君歸在廠房里走了一圈,收集了些彈藥裝備,重新補充了手雷和炸藥,就向下一個車間走去。

    相鄰的車間,機器聲有若雷鳴,礦石被巨大的滾輪碾碎,然后送入水池沖洗。洗過的礦石被一箱箱地送入另一個機器中,與其它投料口送入的礦物混合。

    聲音和震動實在太強,讓楚君歸都沒法定位敵人了。他只能開啟視覺掃描模式,一眼望過去,將車間內所有景物都收于眼體,然后自動勾勒出人形輪廓,或者只有部分的人形輪廓。

    幾個站位格外明顯的,以及站在高處的囂張家伙被楚君歸第一時間定位,并且幾乎在定位的同時,子彈就到了。直到幾個點射打完,楚君歸整個人才穿過隔門,這時撲通一聲,一具尸體才摔在他的面前。

    這座工廠格外巨大,而且處處布防,實在不知道蔚藍風暴將林兮兩人藏在哪里。不過可以想象,那個家伙此刻應該隱藏在暗中等候機會,以給楚君歸致命一擊。

    想要搜索完整個工廠,無疑是個浩大工程。對方也是希望消耗楚君歸的精力,并等候他犯錯誤。

    然而試驗體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和理性,到了這個時候,楚君歸反而不急了。他要一個一個車間地清理過去,將所有遇到的敵人都變成尸體。

    工廠里駐防的藍旗軍戰士可不是什么庸手菜鳥,他們反應速度和射擊精準度放在參商學院里都是學員的中上水準,都是久經戰火的精銳。

    這樣的戰士在盛唐都有資格進入正規部隊,楚君歸就不相信,損失多了藍旗軍的上層會不心痛。

    和試驗體為敵的結果,就是部隊出乎意料的巨大損失,而且只有亡,沒有傷。

    楚君歸正準備清理車間里幾處可能藏有敵人地點時,忽聽砰的一聲巨響,一輛裝甲越野車猛地撞開車間大門,沖了進來。

    這輛車車身上滿是彈孔,引擎蓋上都在冒著火,而且顯然已經失控,筆直撞向粉碎礦石的巨型軋輪。兩根軋輪都是直徑數米的巨無霸,這輛越野車裝甲再厚也是無用。

    這時車門被駕駛員一腳踹飛,然后他在間不容發之際從車內躍出。

    更讓楚君歸無語的是,兩發反坦克導彈居然追著越野車而來,直接轟在車尾,將越野車狠狠掀起,拋進了軋機。

    刺耳的嘎吱聲中,越野車直接被軋輪吞了進去,壓成鐵皮。

    楚君歸一步搶上,將那人提了起來,沒好氣地道:“你怎么還是跟來了?這里有多少敵人你不知道?真以為你能以一敵百?”

    被楚君歸提在手上的自是李若白,聽到楚君歸質問,他也不生氣,嘿嘿笑道:“你還不是一個人就敢攻城?”

    楚君歸氣得想說“我們怎么一樣”,不過最后還是把這句話咽了回去。他忽然聽到一陣奇怪的震動頻率,低頭一看,見李若白腰上粘著一個鈕扣大小的信號發射器,正不斷發射信號。

    “見鬼!”楚君歸拖著李若白一躍而起,沖向墻邊零件堆,一把搬起一個直徑一米半的巨大齒輪,豎在地上,然后把李若白塞在后面,自己死死抵住齒輪。

    兩發反坦克導彈一前一后地飛進車間,繞了個弧線,直奔李若白而來,直接轟在齒輪上!

    楚君歸一聲悶哼,向后滑退數米。他用力一頂,將齒輪掀到一旁,提起李若白。李若白卻是一聲慘叫,又摔在地上。

    “怎么了?”楚君歸疾問。

    “我的腿……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