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16章 古法止血

天阿降臨
     楚君歸向李若白腿上看了一眼,皺起了眉。在他腿側膝關節的位置上,插著一塊彈片。彈片恰好射在戰甲連接的薄弱處,所以插得極深。而其它幾塊彈片則是釘在戰甲上,只是勉強穿透護甲片。

    楚君歸一把捏碎李若白身上的信號發射器,拖著他的后領,將他拖到了一個廢棄的機械后面,然而探頭出去,一輪掃射放倒了所有冒頭的敵人。

    大門處響起引擎的轟鳴聲,楚君歸即刻掏出一發方盒型的高爆炸藥,直接按到裝粘性炸藥的盒子里,然后估算了一下時間,在上面設下了六秒起爆,就用力將炸藥扔向大門。

    裝甲車恰在此時沖入大門,然后啪的一聲,炸藥就粘在了車體上。裝甲車上的炮塔還在轉動之際,猛烈的爆炸瞬間引起車內彈藥殉爆,直接將炮塔掀飛,砸穿了車間墻壁,掉到了另外一個車間里。

    裝甲車的爆炸頓時鎮住了追兵,讓他們四下逃竄。

    楚君歸回到李若白身邊,說:“忍著點。”

    李若白點了點頭。楚君歸就一手按著他的腿,一手將彈片一一拔出。李若白身上大約插了七八塊彈片,楚君歸拔了腰上一個,原本按順序該要拔大腿上的,他卻跳過了那兩片,突然拔出膝蓋上的彈片!

    “你大爺!!”李若白措不及防,痛得一聲號叫,可是他的腿被楚君歸壓著,就如被大象踩著,絲毫動彈不得。

    楚君歸在自己腿側一按,參宿戰甲一塊加厚的甲片打開,從里面彈出一個由三支自動注射器組成的戰地醫療組件。

    楚君歸拿出紅色的一支,直接插進傷口深處,弄得李若白又是一聲慘叫。好在這支藥劑有鎮痛和消炎的作用,轉眼間藥力發揮,李若白臉色就好了許多。

    楚君歸又拿出藍色藥劑,上面有著納米機械的標記,注入到李若白的傷口里。藥桶里裝的全是納米智能修復機械,可以自動連接傷處的血管、神經和骨骼,保持肌體活力,不致徹底壞死。

    最后一劑則是封閉傷口的生物膠。盛唐產物自然和參商學院的不是一個級別,這種生物膠自帶一定的防御能力,并且可供新生肌膚沿著它生長,直至被人體完全吸收。

    三針下去,李若白傷勢算是控制住了,但也僅此而已。

    “君歸……”李若白聲音微弱地呼喚。

    “已經好了,不會痛了。”

    “不,你快把我腿壓斷了。”

    楚君歸這才發現自己還踩著李若白的大腿。

    他一把將李若白提了起來,問:“試試,能走嗎?”

    李若白腳一沾地,就是身體一傾,好在被楚君歸一把拉住。

    “不行,關節廢了。”

    楚君歸已經清楚李若白的傷勢,本來也就沒抱希望。他蹲下,在李若白的腿部戰甲上設置了固定模式,這可以讓這條腿始終保持伸直狀態,不至于對傷處造成二次傷害。

    “走了。”楚君歸左手扶著李若白,右手持槍,向下一個車間走去。

    “等等。”李若白拉住了他,說:“你去救人,把我……留在這里吧。帶上我,大家只有一起死,你一個人去,還有希望救出兮姐!”

    “少廢話!這里你說了不算。”

    楚君歸近乎蠻橫地拉起李若白,將他挾在腋下,提了就走。李若白不斷掙扎踢打,可是全然無法對抗楚君歸的巨力,最后只得道:“放我下來,我……我配合。”

    楚君歸不理他,大步向前,迅速通過車間,沖入下一個廠區。

    在這里,粉碎混合后的礦石被送入爐中,進行烘干,然后壓制成型,準備最后的工序。

    所以車間里到處是粉塵和熱風,氣溫已經接近70度,沒有防護的話人類根本無法久留。好在楚君歸和李若白的戰甲都可以提供足夠的環境防護,呼吸系統也有相當長的自持力。

    楚君歸將李若白放下,拍拍自己的肩,說:“抓著這里,我們繼續。”

    李若白抓住楚君歸的肩帶,單腿跳躍,跟隨前進。這種方式行動自然遲緩,只是將楚君歸的雙手解放出來而已。

    敵人從四面八方冒出來,簡直就像打不光的鼠群,楚君歸漸漸感覺一支步槍已經壓制不住對手的火力。

    他手中的步槍突然啞火。

    試驗體也是一怔,他能夠控制射擊彈道,卻無法讓步槍不出故障。而藍旗軍的步槍顯然不如盛唐步槍那么可靠。

    短暫的火力空白,瞬間就讓大量敵人沖到面前。楚君歸提著李若白向側方躍出,將他壓在身下。

    彈雨澆在楚君歸原本所在之地,然后迅速向這邊蔓延。楚君歸身體震了幾下,已是中了幾槍。他只當不知中槍,從背包里掏出最后幾顆手雷,扔了出去,在追兵頭頂凌空爆炸,將十幾名追兵炸倒。其余追兵受驚,趕緊各自找掩護。

    楚君歸提起李若白,沖向一個有掩護的角落。忽然間車間內響起有些異樣的槍聲,楚君歸猛地將李若白拉到自己身前,用身體擋住了他。

    槍聲過后,楚君歸身體微顫,單膝跪地,腰側戰甲碎裂,血流如注。

    在烘干爐頂,出現一個全身藍色戰甲的戰士,俯視著兩人。他手中拿的赫然是盛唐戰斗步槍。

    李若白一聲怒吼,操槍掃射,一串子彈打得烘干爐火星四濺,但那藍甲戰士已然消失。

    李若白一下將背包里的東西全都倒在地上,手忙腳亂地在里面翻找著急救藥品,可是什么都沒有找到。

    “沒有生物膠了,怎么辦!”李若白的聲音都帶了一點哭腔。

    他很清楚,楚君歸的參宿戰甲也只會配一套戰地急救包。楚君歸腰間已是血肉模糊,一大塊皮肉都被子彈撕走,而且血流不止,這種傷不立刻處理,轉眼就會致命。

    李若白還從來沒有這樣緊張過,現實跟他所受的戰地急救訓練相差實在太遠。他完全沒想到,自己會緊張到額頭冒汗,手腳冰冷。

    假如那一槍是打在自己身上就好了。只是他也知道,這一槍若是落在他的身上,那就沒命了。

    楚君歸拉過旁邊一具藍旗軍戰士尸體,說:“撕點布,給我堵著傷口。槍給我!”

    李若白遞過步槍,楚君歸立刻開火,將冒頭的幾個戰士擊斃。李若白則扒開尸體上的軍服,找了塊干凈的衣襟撕下,堵上了楚君歸的傷口。

    消滅了殘敵,楚君歸輕吐一口氣,繼續指揮李若白:“把他襯衣脫下來,包成一團……不要背心!那太惡心了。對,把布團包在槍管上,點火。把子彈先退了!你想自殺嗎?”

    李若白手忙腳亂,就象一個從未上過戰場的菜鳥,好在他最后還是成功弄了一個火把出來。

    “往這里按。”楚君歸指了指自己的傷口。

    “什么?”李若白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楚君歸伸手搶過火把,直接按在自己傷口,烈焰燒灼皮肉,發出滋滋聲響。轉眼間火把被鮮血澆熄,但傷處皮肉也被燒焦一層。

    “這,這是……”

    “古法止血。”

    整個過程,楚君歸手都沒顫一下,李若白卻是臉肉抽動,看著就痛,好像那火是燒在自己身上一樣。

    李若白完全不能理解,那么大的傷口,火直接燒了上去,一個人要有多恐怖的意志,才能毫無反應?難道楚君歸都不會痛的嗎?

    楚君歸確實關閉了傷口處的痛覺。

    當然,燒完之后,他就再次打開痛覺,只是調低了一些,以免影響戰術動作。

    “再去撕幾條袖子。”

    李若白單腿蹦來蹦去,完成了任務。

    楚君歸將袖子接到一起,扎在傷口上,說:“走吧,去救林兮。”

    他向前走了兩步,回頭看著李若白,問:“怎么不跟上?”

    “我擔心你支撐不住。”

    楚君歸拍拍自己的肩,說:“少廢話!動作快點!”

    李若白咬牙,伸手搭上楚君歸的肩,隨著他一起走向下一個廠房。

    “我們要去哪?”

    “不知道。”

    “不知道?”

    “我只知道她們關在這里,把這個工廠清干凈,自然就能找到她們。”

    “可要是她們不在這里呢?”

    “那就把這個城市清理干凈,一樣能找到。”

    說話之際,兩人已經走入下一個廠房。

    這座廠房比前一座要高出一倍,一個巨大的熔爐正在熊熊燃燒,在剛才車間混合壓制好的礦石方塊不斷被投入到熔爐中。

    圍繞著熔爐口修有一圈平臺,以鋼網為底。平臺上綁著兩個人,一看戰甲就知道是林兮和四號。她們身上被纏繞著重重鋼鏈,戰甲表面傷痕累累,手腳上則綁著強力磁鐵,牢牢吸附在身后的鋼柱上。

    李若白迅速開啟個人終端進行掃描,然后說:“戰甲能量耗盡,無法開啟輔助動力,看樣子是經過一場苦戰。從戰甲反饋信息看,她們都受了傷,但不嚴重,另外應該沒受到其它折磨。”

    這時高臺上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你們終于來了,一路上的戰斗表現非常精彩!現在,我想,我們應該坐下來好好談談了。”

    從側門中,藍甲戰士走出,站在四號旁邊,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說:“我是蔚藍風暴,是這里的首領。在這座城市以及周圍地域,我就是神!可是這片區域太小了,無聊得讓人發狂!也許你們可以告訴我,怎樣才能脫離這里,前往更遙遠的星空去探索。比如說,你們來的世界。怎么樣?”

    他的手突然回縮,一顆子彈貼著他的指尖飛過,如果他的手還在原處,那么這發子彈就會擊中他的手腕。

    蔚藍風暴盯住楚君歸,深吸一口氣,緩道:“好槍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