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24章 潛行殺戮

天阿降臨
     暴雨一直下到子夜,也沒有絲毫停歇的跡象。地面上已經憑空出現了多道溪水,也許再過不久,就會出現江河湖泊。

    兩輛卡車一前一后,頂風冒雨地前行。這些卡車雖然老舊,但是結實耐用、穩定性高的特點在颶風中顯現無疑,一直開到現在,都沒有趴窩。

    李若白索性關了通訊器,跑到楚君歸的私人頻道里,將這里當成了聊天室。林兮自然也是在的,然后四號也加入進來。四號的權限不知道有多高,反正進來也不需要楚君歸的同意。

    楚君歸終于意識到,他這里其實就是個公共聊天室。

    “我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會有這么奇特的地形了,原來在這個季節,都是河道和湖泊啊!”

    “專心開車!我們的車正往水里開!”四號提醒。

    “啊,地形雷達有些受干擾。”李若白沉默了一會,不知道是在開車還是調試雷達。

    一直沉默的林兮這時說:“我總感覺那些藍旗軍有些不對。”

    “怎么了?”李若白問。

    “他們并不像看起來的那樣驚慌。而且這樣的天氣,在這里每年都會遇到一次,怎么會表現出那么驚恐?或許,他們是在試探我們。”

    “試探的結果,就是現在這樣嗎?如果他們以為我們不會活著回去,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帶了足夠的食物和能源,還把精煉機和制造機都帶了出來,包括核心部件。就算這顆星球上沒有人,我們也能活下去。”李若白冷笑。

    “我不是說這個。還記得嗎,你的無人機信號消失時,風暴還沒有來。”

    “也就是說,有人打下了我們的無人機?”

    “很有可能。看看這些卡車,在暴風雨早開了這么久都沒有事,而且很穩,說明底盤專門強化并且增加了配重。這里的人很可能有在暴風雨中行動的能力。”

    前車中,李若白默默戴上了頭盔。四號則是又檢查了一遍所有的武器。

    這時楚君歸說:“我們距離無人機掃描的目標區域還有五公里。而前方一公里就是無人機被擊墜的區域。我覺得,我們需要關燈。”

    兩輛卡車都關上了車燈,在黑暗中緩慢前進。

    李若白開了一會,忍不住道:“這是什么見鬼的星球!暗得連微光模式都用不了。”

    “開綜合模式不就可以了?”

    “傷眼睛……”李若白話沒說完,就聽到楚君歸的吼叫:“小心!!”

    李若白轉頭,就看到一點火光由遠及近,迅速飛來!

    “見鬼,導彈!”李若白大叫一聲,撞開車門跳了出去,四號反應則比他快得多,先一步出了車,對著導彈飛來的方向就是一串子彈。

    暴風雨中,也不知道她命中了沒有。

    導彈擊中卡車車頭,將整個駕駛室掀飛,好在燃燒的油火在這等暴雨下也支持不住,轉眼間就被澆熄。

    李若白端著步槍,不斷切換瞄準模式,可是視野中黑沉沉的,什么都看不見。就在他暗自詛咒天氣的時候,忽見火光一閃,又一發導彈對著他飛來!

    李若白不及細想自己是怎么被發現的,連續兩個側躍再加一個翻滾,遠遠躲開。哪怕是拖著一條不太靈光的腿,借助戰甲的輔助,他也到了三十米外。

    避過導彈的沖擊,李若白翻身而起,瞄準導彈飛來的方向,可是依然找不到目標。

    就在這時,一發導彈從側方出現,直射前面兩發導彈飛來的方向!在爆炸的火光中,幾個身影被高高掀飛,埋伏的火力點就這樣被端掉了。

    不用看,只從這發導彈飛來的方位,就能知道出手的是楚君歸。李若白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發現對手的,唯一想得到的原因大概就是戰甲所帶的輔助功能了。

    他準備返回盛唐后,一定要弄套參宿戰甲來試試。

    暗夜中有道微弱的光芒一閃,李若白心中立刻閃過危險感覺,還沒等他有動作,屁股上就像被人重重踢了一腳,整個人向前撲去,一頭栽到了泥水里。

    “居然中槍了!”李若白滾到水坑最深處,才伸手摸了下屁股。好在他身上的斗宿裝甲一向以防御力著稱,這一槍還沒能穿透護甲片。

    他實在想不出對手究竟怎么發現自己的,索性就趴在水底不動。大多數掃描目標的措施都對水下目標沒什么好辦法。

    楚君歸則在黑暗中奔行,剛剛乍現的火光已經讓他鎖定了對面槍手的位置。暴風雨同樣掩藏了他的動作和聲音,地面的情況根本不是問題,試驗體能夠根據落腳時的承力情況自動調整力度和平衡,所以哪怕是閉著眼睛也能在崎嶇地面飛奔。

    楚君歸迅速到了槍手的射擊陣地,伸手抓住他的頭,用力往地上一砸。弄暈槍手后,楚君歸將他翻過來,摘下了一個掛在眼睛上的單筒目鏡。

    他試著將目鏡戴上,往周圍一看,立刻發現視野中居然出現了奇妙的微光,其實還是看不清景物,但是能夠看到一團團在動的光團。

    楚君歸另一只眼睛開始不斷切換可視范圍,最終在可視光區之外一點獲得了和目鏡相同的效果。

    另外他也發現,這些槍手身上大多有散發紫外線的區域,在目鏡中就有明顯的光團。

    有了這個發現,敵人就再也無法隱藏。楚君歸手持短刀,弓身潛行,將一個個潛伏的敵人干掉。直到視野中再無敵人蹤影,他才在通訊頻道中說:“安全了。”

    “安全了?”李若白有些不信。四號和林兮也很意外。她們兩個就和李若白一樣,根本沒有找到敵人的行蹤。

    “周圍一共有十五個敵人,已經都干掉了。”

    “十五個?你是怎么發現他們的?”

    “他們身上會散發紫外線,以此來辨識戰友位置。發現了這一點,找到他們就很容易了。”

    李若白沉默片刻,從泥水坑里站了起來,說:“你眼睛不止放X光吧?”

    四人湊在一起,楚君歸已經把周圍幾具尸體都拖到一起,開始檢視他們身上的裝備和標識。林兮打開個人終端,從里面射出一道低可見底的綠光。四號則撐起了傘,勉強擋一擋暴雨。

    李若白也搬了幾具尸體,徹底檢視了一遍,說:“用的雖然是統一的制式裝備,但和藍旗軍完全不同,看樣子他們來自另一個城市。”

    “這么多戰士出現在這里,應該是想要進攻某個目標。”四號說。

    “救生艙!”

    楚君歸拿起戰士們的單筒目鏡,給其余三人一人發了一個,說:“戴上它,調整一下,就能看到其他人在哪里了。”

    林兮將目鏡貼在面甲上,調整了一下視野,最后在面具視界上形成一個小屏幕。她又調整了一下個人終端,說:“我們可以通過身份芯片傳送定位數據,這樣我們自己也能知道隊友的位置。那么現在,準備戰斗,我們去救生艙的位置。”

    片刻之后,小隊出發,李若白垂頭喪氣地走在最后。他的腰間掛著牽引繩,負責拖動懸浮運輸平臺。平臺上放著備用彈藥,還架著一挺重機槍。

    楚君歸因為不可思議的暴風雨中行動能力,以及沒法解釋的發現敵人的能力,依舊走在最前。他單手握著的短刀,而把步槍背在身后。

    林兮和四號分別在左右護翼。

    就這樣,小隊向著救生艙所在的方位潛行。

    雨越來越大,風也變得更加猛烈,哪怕是四號和林兮,有時候也要依靠輔助動力和自主平衡系統才能避免摔倒。而前方一片黑暗,根本不知道楚君歸在干什么。

    此刻楚君歸悄悄將戰甲和個人終端都與自身的數據接口聯接在一起,視野上多種模式的圖像合而為一,望出去就像是在陰天無月的夜晚,雖然黑,但至少能看清輪廓。

    林兮則是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突然腳下踩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她立刻停步,槍口對下,開啟了微光照明。她腳步赫然是一具尸體,和之前的士兵是同樣的裝備。看樣子他在前進路上埋伏,卻被楚君歸悄悄干掉。

    片刻之后,四號和李若白也不斷發現尸體,根據尸體的方位和所在地形判斷,這里其實是一處埋伏陣地,至少有二十名戰士在此隱藏和埋伏。而前方的楚君歸悄無聲息地就將陣地清空,后面的三個人甚至都沒有感覺到有過戰斗。

    此刻在楚君歸前方,顯現出一個躬身向前的身影,動作如同蜥蜴,在暴雨中也是行動自如。

    這種動作特征,一看就和剛剛那些戰士是同類。楚君歸悄悄地跟了上去,兩個身影重疊在一起,然后那名戰士就無聲倒下,沉到積水坑底。

    再往前,就是一塊巨石,石塊下伸出一塊金屬擋板,后面還藏著一個家伙。

    楚君歸似是一無所覺地從巨石旁走過,隱藏的人突然自石后躍出,撲向楚君歸!

    楚君歸本是往前,卻在這時恰好停步,于是沖出來的那人便自他面前掠過,撲了個空。

    楚君歸伸手搭在對手腰臀處,向下一按,就將她整個按在泥水里。落手處腰線明顯,臀線渾圓,非常有力量,顯然是個女孩子。而且楚君歸感覺似乎有些熟悉,只是在暴風雨中干擾太強烈,一時無法分辨。

    那人拼命掙扎,楚君歸手一松,讓她從地上彈起,單手自她腋下穿過,一把掀開她的面甲,扼住了她的喉嚨。

    少女拼命掙扎,忽聽耳邊傳來熟悉聲音:“別動。”

    她又驚又喜,身體立刻由緊繃變為酥軟,向后靠到楚君歸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