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25章 品菜

天阿降臨
     這是怎么回事?

    從屁股的手感上楚君歸已經知道是黑丫,更不用說還用頸骨的結構作了驗證。可是黑丫的生命體征明明十分旺盛,身上的傷看來好了不少。而且她現在血液流動加速,呼吸急促,心跳也快了一倍。

    種種特征,分明都是要暴起傷人之兆,為何反而肌肉松弛現出一副綿軟無力的樣子?

    楚君歸輕聲問:“其他人呢?”

    “在后方陣地里。”

    盡管暴風雨中說話聲幾乎傳不出幾米,不過楚君歸依舊保持著謹慎和小心。試驗體的常識庫中就包括了幾十個版本的戰地生存守則,涵蓋了幾十種不同類型行星上近千種不同地形和氣候。

    “你呆在這里不要動,我去清理一下周圍。”說罷,楚君歸將黑丫放回原地,悄悄退入暴風雨中。

    “等一下!這里有個非常厲害的家伙,他用的是一把鏈鋸!”黑丫不顧一切地叫道。

    咣當一聲,一把布滿血漬和銹跡的鏈鋸扔了過來,砸在她面前。鏈鋸發動機上的血漬非常厚,不知疊了多少層,哪怕是颶風季的暴風雨也無法把它沖刷干凈。

    黑丫呆了片刻,這才敢確認這把鏈鋸就屬于那個噩夢般的家伙。

    “他已經殺了我們三個人……”黑丫喃喃說出后半句話。不過警告似乎已經沒必要了。

    片刻之后,楚君歸自暴風雨中冒出,拍拍黑丫,說:“安全了,帶我們去營地。”

    “你們?”

    “嗯,林兮、四號和若白都和我在一起。”

    “太好了!林小姐真的沒事?”

    “沒有受傷。”

    “那就最好。”

    楚君歸拍拍黑丫,讓她帶路,同時亮起個人終端,打出紫外燈光,對著身后晃了晃,示意隱蔽前進。

    林兮和四號都沒有現身,繼續保持著在黑暗中的隱蔽狀態,警戒周圍。

    這一次沒出意外,四人走出幾百米,就看到前方出現了兩個合金板修成的工事。工事后各有一人守衛。

    黑丫蹲下,打出信號,兩名守衛就驚喜地沖了出來,說:“黑丫,是你嗎?我們都以為你出事了!”

    “并沒有,只是被困在外面回不來,又沒辦法通知你們。”

    “聽說鏈鋸就在周圍活動,我們都嚇死了。”

    “鏈鋸已經死了。”

    “什么?!他死了?太好了,你怎么做到的?”守衛們都是異常驚喜。

    “是……君歸殺的。”

    營地中忽然響起一聲大叫:“楚君歸?他在哪?”

    秦奕大步沖出,一眼就看到了黑丫身邊的楚君歸,當下大喜,直接撲上來一個熊抱!

    抱過之后,他忽然感覺不對,后退一步,直接亮起燈光,照在楚君歸身上,就看到了那空空蕩蕩的左肩。

    “你的手呢!?”秦奕臉色大變。

    黑丫這時才發現,一聲驚呼。

    楚君歸說:“只是一點意外,不要緊的。去營地看看吧。”

    秦奕這時才看到身后的林兮和四號,以及拖著懸浮平臺的李若白。

    “小姐!”

    “叫我林兮,或者隊長也行。”

    看到林兮并不喜歡小姐這個稱呼,秦奕也不堅持,吩咐兩名守衛繼續警戒,就帶著幾人向營地走去。

    再走了幾百米,面前才出現一片營房。四四方方的,是標準野外求生的營地結構。

    營房大門是雙層氣密的,進入內門后,眾人眼前一亮,出現了一個柔和溫暖的大廳。大廳內靠墻放著武器架,另一側是幾張桌椅,看來平時大家都在這里聚餐吃飯。墻壁上掛著兩個通風機,正不斷向大廳里供應氧氣和新鮮空氣。

    大廳里有兩三名隊員,都是原先飛船上的船員。他們一見林兮,都是又驚又喜,立刻起身行禮。

    盛唐軍事制度有不少效法古法的成分,軍隊也有直屬中央和私軍之分。冬狩小隊算是直屬于林兮的私人部隊,在行動中一旦林兮出了事,全隊都要處分。所以看到林兮平安歸來,每個隊員都異常高興,這意味著自己的軍旅生涯還能繼續下去。

    秦奕一進大廳,就吩咐道:“通知上校,另外準備熱水和吃的。再安排幾個房間出來,對,包括我那間。我今晚跟你們擠擠。”

    林兮將頭盔摘下,吐了一口氣,終于輕松了些。自從墜落到這顆未知星球上之后,就沒有一刻能夠放松的時候。連閉上眼睛都是不斷的戰斗。

    秦奕做了個手勢,說:“這邊有單獨的盔甲整備室,里面還有備用的戰斗服。”

    他帶著林兮和四號向側門走去,這時林兮耳朵一動,捕捉到了一個不大的聲音。

    “這里還有急救包嗎?幫我弄一個。”

    林兮回頭一看,見楚君歸正和黑丫說話,聲音放得很輕。她立刻大步走回,上下打量著楚君歸,就看到他大腿上有一道血肉模糊的傷口。只是參宿戰甲用生體纖維覆蓋了一部分傷口,暴雨又沖走了傷口的血,此前又是在黑夜中,她才沒有發現。

    “這是怎么回事?”林兮指著楚君歸腿上的傷口,聲音冰冷。

    楚君歸完全沒有覺察到她的異樣,平靜地說:“剛才遇到一個厲害家伙,叫做鏈鋸。我干掉了他,但也被他切了一下。”

    “你!”林兮不知為何,突然動怒。

    四號立刻把她拉到一旁,回頭問:“傷得要緊嗎?”

    “輕傷。”

    四號點了點頭,對李若白說:“你照顧君歸。”然后拖著林兮就進了整備室。

    林兮在里面換衣服和戰甲,自然無人敢進去。

    李若白則是找了人幫忙,把楚君歸帶到醫療室,放到手術臺上。

    當醫護兵脫去楚君歸腿上戰甲時,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而旁邊剛剛趕過來的秦奕也是一聲驚呼,“這么重!”

    “輕傷。”楚君歸顯得很平靜。

    這一道傷口深已見骨,從大腿上部一直延伸到膝蓋,血肉都已經泛白,看著格外恐怖。

    醫護兵將楚君歸的腿固定,拉過手術臺上的機械臂,在上面的治療儀上設定幾個參數,然后對準了傷口。

    治療儀射出一束泛紅的光線,照射在傷口上,緩緩移動。

    在醫護兵的個人終端上,隨著光線運動,楚君歸傷口及周圍的全息影像漸漸出現。他連續切換模式,看過神經、骨髓和肌肉纖維,才松了口氣,說:“真是奇跡!骨骼的損傷非常小,肌肉纖維損傷可以修復,而主要神經完全無損。嚴格按照標準來說,這確實是輕傷。”

    醫護兵拉過一根注射管,插進楚君歸靜脈,然后切換治療儀模式,在上面裝上了四個金屬的修復材料罐,說:“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先輸血漿,然后用生體納米材料修復傷口,應該半天就可以下床了。”

    說完的時候,醫護兵又用見了鬼的表情看了眼楚君歸。在他的常識中,受了這樣的傷應該根本動都動不了,可是楚君歸剛剛卻是行動自如,就好像傷口是畫上去的一樣。

    旁邊李若白看看楚君歸的傷口,再看看自己的腿,總覺得自己好像長了條假腿。

    治療儀射出數道光束,生體納米材料層層涂抹在傷口上。傷口處就像堆砌了石膏一樣,漸漸被填平。這些納米材料都被設定好了程序,會相應變成神經、血管、骨髓、肌肉、脂肪,當皮膚生長完成,最外層的封閉層就會脫落。

    片刻之后,等整個治療過程完成,醫護兵在楚君歸的大腿上纏上固定繃帶,說:“這兩天要小心,不要做劇烈運動……”

    他話未說完,楚君歸就下了手術臺,試著用受傷的腿單腿著地,還跳了跳。

    “不錯。”楚君歸道。

    醫護兵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頭兒已經在等著你了,換好戰斗服我們就過去吧。”

    片刻之后,楚君歸就跟著秦奕走進會議室,這里也兼了指揮室和情報室,現在還能當餐廳用。會議桌上擺滿了飯菜,林兮和四號及李若白都已入座,就等楚君歸了。

    孟江湖看到楚君歸,難得地露出笑容,說:“我聽說了你的戰績,來,先吃點東西。估計你已經餓壞了。”

    楚君歸自然不會客氣,哪怕是試驗體,活動也是需要能量支撐的。而且他活動量如此巨大,經歷了那么多的戰斗,飯量比正常人本來就要多幾倍。除此之外,試驗體可以在身體各處儲存能量,而在連續戰斗中,楚君歸已經消耗了不少的儲存能量,更需要多吃以補充消耗。

    于是在十分鐘內,楚君歸把那種每塊三千卡熱量的超能混合能量條吃了二十根,看得李若白目瞪口呆。

    “你不吃菜嗎?”李若白指了指滿桌的菜。

    那是真的菜,不是合成食物,充分體現了盛唐幾千年飲食文化的精髓。也只有大型食物制造機才能造出這么多的菜色。

    這些菜品雖然比不上名廚手藝,但不在普通廚師之下了。

    桌子中央放著的那盤能量條,就是備用的,不是真給他們吃的。

    楚君歸本來拿起了第21根能量條,看看一桌人的眼神,明智地又放了回去。

    李若白嘆了口氣,說:“君歸,我們都拿你當最好的朋友,所以沒必要拘束。我們吃什么,你就可以吃什么。你救了我們不止一次,根本不用去理會其他人說什么。”

    這句話似乎有內在含義,楚君歸沒怎么聽懂。但是李若白他們現在吃的,楚君歸是真不想吃。

    他拿了碗,盛了一點飯,再取了一小勺菜,開始細細地品。就這么一口貓糧似的東西,楚君歸嚼了半天,最后得出結論:熱量不足,且不易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