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26章 刀都鈍了

天阿降臨
     孟江湖親自動手,端來一個大碗。說是碗,其實和盆已經差不多了,里面鋪了半盆的飯。然后他在每道菜里都撥了不少在碗里,就此將碗鋪平,放在楚君歸面前。

    楚君歸明白他的意思,于是開始吃。這樣一來,林兮和李若白才顯得輕松了些。兩人隱秘地交換了一個眼神,也不知道在交流什么。

    在四人吃飯的這段時間,孟江湖簡要地講了這段時間的經歷。

    當日飛船爆炸,孟江湖所在的救生艙同樣遭到了導彈攻擊,所幸孟江湖手動操作,讓救生艙擺出特定的姿勢,將最厚實的艙角迎向導彈,并且借助爆炸的推力遠離了導彈發射陣地。

    落地時,救生艙的結構和功能都基本保持完好,艙內的人也只是受了點輕傷。這個救生艙里一共有十三個人,額外的三個都是孟江湖臨時拉進來的,其中就包括了黑丫。孟江湖對于救生艙的安全冗余計算得恰到好處,再多一人恐怕都裝不下了。

    但也因為多塞了三個人,所以許多補給物資不足。不過誰都沒想到當時飛船會炸得那么快,最終只有三艘救生艙逃了出來。好在另外一艘救生艙落在不遠,孟江湖最后的機動動作也是向他們的落點靠近。

    落地之后,孟江湖第一時間派人去聯絡另一艘救生艙的人,同時選擇合適地型,就在墜落地附近建立了營地,并布下重重防線。

    果如他所料,剛過一天,來自聚居地的獵人們就出現在視野中。一場戰斗下來,這些獵人自然不是早有準備的冬狩精銳的對手,傷亡慘重,只有少數幾個人逃了回去。

    看到本地獵人科技水平如此落后,許多隊員就放松了警惕,對孟江湖布置下來的防御計劃執行得并不徹底。

    實際上在最初的幾天中,獵人們一旦出現就跟送死差不多。他們缺乏足夠的重火力,在孟江湖的偵察體系面前,他們所謂的隱匿又都是笑話。孟江湖第一時間建造的就是戰場掃描儀。

    這幾天隊員們并不輕松,另一艘救生艙內幸存的成員陸陸續續過來匯合,并且還要來回搬運物資。在沒有造出更多懸浮引擎之前,上百公里的路就只能依靠戰甲的輔助動力行走。

    孟江湖的建造計劃又格外緊湊,幾乎每個人都要工作十六小時以上。結果當警戒工作輪換到另一艘救生艙的艦員們身上時,這些沒有親眼見過孟江湖指揮戰例的家伙就有所松懈,然后在這一天,鏈鋸出現。

    兩個外圍的警哨毫無反應地被擊殺。一直到鏈鋸離營地足夠近,他才被掃描儀發現。鏈鋸試圖強攻,卻被孟江湖布置的自動武器陣鎖定擊中,受驚退走。

    接下來幾天,鏈鋸不斷在周圍游走,并伺機強殺了一個外圍的警戒隊員。鏈鋸有著不可思議的速度和敏銳,反應速度更是近乎神奇。除了高射速的自動武器站,幾乎沒有哪個隊員能夠順利鎖定他,秦奕都不行。但是自動武器站的威力和射程有限,更是只有一臺,無法對鏈鋸造成致命威脅。

    而且隨著鏈鋸的出現,營地周圍出現了大量戰士,體能和裝備遠遠超過普通聚居地獵人。要不是孟江湖布置的防御陣地占盡了地利,恐怕在第一波攻擊中就會被擊潰。

    僵持階段并沒有持續多久,就遇到了颶風季。突如其來的暴風雨讓在遠哨位潛伏的戰士陷入困境,最后黑丫沒有能夠及時撤回。若不是恰好遇到了楚君歸,后果不堪設想。

    說到最后,孟江湖向楚君歸看了一眼,說:“還好你干掉了那個家伙,不然的話我還真拿他沒辦法。”

    李若白沒想到鏈鋸居然會這么難纏,連孟江湖都束手無策。他盯著楚君歸,問:“說說,你是怎么把他干掉的?”

    “他那時候正盯著黑丫,沒有發現我。所以我就一刀截斷了他的頸骨。確切點說,是兩刀,第一刀沒有完全切斷,他用鏈鋸反擊。我又加了次力,才完全切斷他的頸骨,代價就是受了輕傷。”

    “哼,就你那力氣,還有什么骨頭切不斷的?你都捅了他一刀了,干嘛不先躲開,然后再打就是。”

    “躲了的話,他可能就逃了。”

    “速度這么快?”

    “我感覺應該很快。”

    李若白聳肩,說:“還好是你。要是換了我,恐怕兩條腿都得搭進去。”

    “確實。”楚君歸點頭,沒有把下半句實話說出去。他感覺,自己的戰術欺騙好像又快要升級了。

    但是旁邊林兮有意無意地補了一刀:“你覺得鏈鋸和蔚藍風暴比怎么樣?”

    “比他厲害。”

    李若白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了,他現在總算明白,光是搭進去兩條腿恐怕還不夠。

    這時秦奕端了一杯酒,興致勃勃地坐到楚君歸身邊,說:“聽說你們打下了一個城市?我們這邊20多個人,被兩個城市打得出不了門。說說,你們是怎么做到的?”

    林兮和四號默不作聲,李若白扭頭望向別處。

    只有楚君歸認真回想,做了總結:“進攻,占領。”

    秦奕哭笑不得,“誰不知道要先進攻再占領?我是問,你們是怎么……”說到這里,他忽然感覺到一道森森寒氣自旁而來。

    秦奕轉頭一看,見孟江湖正盯著他手中的酒杯,頓時打了個寒戰,強笑道:“這個,是為了歡迎君歸……對!就是歡迎他,還有慶祝小姐平安無事。”

    林兮伸手,從秦奕手中拿過酒杯,分別倒進自己、四號和李若白的杯中,然后把空杯遞了回去,說:“你的歡迎我收下了。干!”

    三人碰杯,一飲而盡。

    楚君歸在一旁發愣,不明白為什么沒有自己的份。酒精也算高熱量的物質了,就比汽油差點。

    秦奕無可奈何。在這物資奇缺的拓荒時代,他偷偷用原料造酒,還被抓了個現形,能這樣收場已經相當好了。不然的話按孟江湖的脾氣,大概會讓他挖一個月的工事。

    干杯之后,李若白問:“這邊有兩個城市的兵力?”

    “兵力不好說,但從裝備上看,他們分屬兩個城市。而鏈鋸是其中一個城市的首領。我已經抓了幾個俘虜,問出了些情報,城市位置和周圍的聚居地都已經確認,只是具體度坐標肯定會有偏差。”孟江湖道。

    “我們現在一共有多少人?”林兮問。

    “不算你們的話,一共20個。原本的冬狩小隊成員14個,艦員6人。”

    “有什么重火力嗎?”

    “有些輕型榴彈,沒有重炮或重型導彈。”

    林兮思索片刻,說:“先回我們拿下的城市休整,然后整編軍隊,再把這邊的兩個城市拿下來。有三座城市作為基礎,或許我們就可以開始制造飛船了。”

    “飛船倒是不急。”孟江湖將附近的地形圖投射在桌上,說:“我們附近有兩個城市,我懷疑其中還會有類似鏈鋸那樣的強者。他們一定認為我們并不適應颶風季,我們正好可以利用這一點布下陷阱,將其中的強者誘殺。”

    “為什么不能收服?”李若白問。

    “根據鏈鋸的表現,我懷疑他已經失去了一些理智和判斷能力,且對于被束縛有極強的本能反感。所以我們或許連俘虜都做不到。另外,他們極度危險,在眼前這種局面下,我們不能損失任何一個人。所以,直接干掉是最好的選擇。”

    李若白也是點頭。

    林兮問:“這里的人怎么都有種非人類的感覺。”

    孟江湖還沒回答,一名戰士就走了進來,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句什么。

    孟江湖起身,說:“鏈鋸的尸體已經找到了,現在就放在醫療室里。如果你們有興趣的話,可以一起來看看。我想,答案或許就在他們的身體里。”

    四號自然不在意,林兮則是意志強大,只有李若白臉色有些蒼白,但也不肯示弱。于是四人都跟著孟江湖到了醫療室。

    鏈鋸的尸體占滿了整個手術臺,還露出一截小腿在外面。他的身體十分強壯,四肢修長,比例完全不像正常的人類。如果直立的話,他的身高會接近兩米五。

    醫療兵站在手術臺旁,正指揮兩個戰士用激光切割鏈鋸的盔甲。

    鏈鋸的脖頸后側有明顯的切口,幾乎將整個腦袋都切了下來。

    醫療兵抬起鏈鋸的頭,露出后頸的傷口。在傷口截面上,赫然可見他的頸骨切面居然是銀色金屬。金屬頸骨足有拳頭粗細,里面的空腔卻只有硬幣大小。

    切面光滑如鏡。

    醫療兵用手術刀輕輕敲了敲頸骨截面,說:“我想你們都看到了,他的頸骨是由鈦合金構成的。這也是我們的單兵武器始終難以對他造成致命殺傷的原因。當然,我從來沒有想到,會有人能夠一刀切斷這樣的鈦合金柱。”

    “是兩刀。”楚君歸趕緊解釋。

    解釋之后,他再看看周圍人的表情,感覺有必要進一步解釋:“而且我的刀也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