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27章 什么都不做就可以

天阿降臨
     楚君歸的解釋盡管蒼白無力,但被眾人默默接受。畢竟這家伙身上似乎發生什么都不奇怪。

    醫療兵繼續解剖,而李若白則是撫著下巴沉思。四號悄悄捅了捅他,問:“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君歸是不是大智若愚。”

    “他是老實人,你別欺負他!”四號警告。

    哪有老實人這么會撩的?李若白憤憤地想著。不過回想起楚君歸撩的方式,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戰。有些方式還真是別人做不出來的,只能靠實力。

    這時鏈鋸身上的盔甲已經被切割成一塊塊,從身上取下。但是兩塊獨立的肩甲,以及后腰和兩腿外側的甲塊卻怎么都取不下來。

    醫療兵掃描之后,亦是吃了一驚,將掃描圖像投射出來,說:“這幾塊盔甲都與他身體連接在一起了,沒法拆下。你們看,他身體的這幾個部位生出巨大的肌鍵,將盔甲與身體骨骼連接在一起。另外,他身上的骨骼大部分都是鈦合金制成,至少主要骨骼都是。”

    “有能連接金屬的肌鍵?”秦奕問,然后聳肩,說:“我是說,天然的生物。”

    “都35世紀了,當年實驗室的作品,現在也都變成自然了。”李若白回答。

    “好吧,我是說,真不想遇到這些怪物。他們在戰場上沒什么用處,可是在眼下,卻是麻煩。”秦奕攤手。

    醫療兵拉過治療儀,射出一束脈沖,鏈鋸身體一震,肌肉開始松弛,幾塊甲片漸漸離開身體。

    醫療兵用手術刀切了一下肌鍵,紋絲不動;用力再切,只留下一道白痕。

    秦奕吹了聲口哨,說:“我終于知道這家伙為什么這么難對付了,這根肌鍵的強度已經超過鋼絲了吧?肌肉強度呢?是正常人的幾倍?”

    醫療兵看了看數據,說:“十倍以上!”

    “自然界中有這種東西嗎?”

    還是李若白說:“在某些極端環境星球上的生物,擁有類似的肌肉。不過在正常星上不應該存在,除非是基因工程的造物。”

    “真是難以想像,這個怪物居然是死在你手上的。”秦奕向楚君歸看了一眼。怎么都看不出這個大男孩會有這種本事。

    醫療兵忽然一聲驚呼,眾人就湊了過去。

    醫療兵指著剛剛切開的腹部,說:“它居然也有生殖系統,而且是雌雄同體。”

    李若白吃了一驚,仔細看了半天,還拿過激光切割器,親自動手切割解剖,然后再掃描。看著結果,他也怔住。

    “怎么了?”秦奕問。

    “我在想,要是能讓這家伙生個孩子就好了。”

    林兮皺眉,感覺這家伙惡趣味好像又犯了。

    “他的孩子會怎樣?”

    “我想看看,他的孩子會不會天生就有鈦合金的骨骼。”

    “可能性不大。”林兮搖頭。

    “確實。”李若白小心地取了幾塊組織樣本,分別放進托盤里,說:“把這幾塊拿去作個基因分析。”

    “還需要幾塊?”秦奕有些不明白。

    “這幾塊器官不像是同一種基因。”李若白說了一句,就不再解釋,直接把醫療兵推開,自己動手,一點點探索鏈鋸的秘密。

    眾人靜靜看著,都沒有去打擾他。

    李若白的動作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有目的和指向,解剖、掃描、分析、定位,一切有條不紊。連同醫療兵在內,三個助手都被他指揮得團團亂轉,一刻也不得閑。

    整整一小時之后,李若白才結束手術,洗手之后,一份報告已經在個人終端生成了。

    “什么結論?”秦奕湊了過來。

    “是人工基因編輯產生的生物,又進行了大量器官植入和生體改造。特殊的地方在于,它有自我繁殖的能力,似乎是為了在代際中選擇更加適合改造和植入的個體。可以確定,它是一種生物兵器。就是不知道是哪種超級戰士計劃的變種。”

    李若白又切換了一個頁面,說:“超級戰士的雛形還在母星時代就出現了,進入深空時代后為了更加適應不同行星環境,又掀起了超級戰士的研究熱潮。那個時代,不知道建造了多少個實驗室。或許在這個星球上就有一個類似的實驗室。但麻煩的是,這家伙的基因有著充分自然演化的痕跡。”

    “也就是說,當年實驗室中的試驗生物,都逃出來了?不少還一直活到現在?”

    李若白苦笑,“如果只是這樣就好了。就怕遇到的會是它們的后代。”

    眾人心中忽然掠過一絲寒意。

    一直沒有開口的孟江湖嘆了口氣,說:“生命本就是禁忌的領域,沒有充分準備就貿然闖入,必然會釀下惡果。”

    楚君歸私人頻道里悄然出現秦奕傳來的一段訊息:“頭兒當年最好的朋友就是死在基因改造的手術臺上。”

    楚君歸怔了一怔,所有公開資料顯示,基因改造手術都是接近100%的成功率,怎么會有半途死亡的?

    李若白將報告翻到最后一頁,說:“好消息是,基因編輯和生體改造的技術都是基于幾百年前的技術。按盛唐的標準,應該屬于九百年前。但是考慮到盛唐和其它星域之間的技術代差,也可能只是三百年前。”

    秦奕拍拍鏈鋸的尸體,笑道:“三百年前的怪物,還算好。”

    李若白搖頭,說:“別大意。如果是三百年前的實驗室產品,確實不用擔心。但是它們在自然環境下生長了三百年,誰也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的怪物。”

    “怪物嗎?”楚君歸靜靜地看著鏈鋸的尸體,沒有說話,默默轉身,跟著眾人離開了醫療室。

    他被安排在和秦奕以及另外兩名冬狩隊員一個房間。營地里只建了幾間臥室,只是勉強夠休息。這幾天一直在戰斗,所有物資都要優先建造防御設施。

    楚君歸對住的地方沒有任何要求,躺下之后就閉上眼睛,安靜不動。

    他沒有睡著,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帕拉莫、茜拉,在鋼水中消融的蔚藍風暴,以及在手術臺上被仔細肢解的鏈鋸。而在一些模糊的記憶中,還有一個個身影,他們大多模糊,殘缺不全,許多只是一個剪影。

    和楚君歸一樣,躺在培養艙中等待清除記憶的剪影。

    “怪物嗎……”楚君歸感覺到一陣疲倦,沉沉睡去。

    另一個房間中,林兮和四號也沒有睡著。

    “如果僅從數據上看,君歸是不可能殺死鏈鋸的。”

    四號說:“這種天氣下什么事都可能發生。戰斗可不是打牌,誰牌面大誰就贏。”

    “你說……他真是為了救我?”

    “我不知道他那時想的是什么,但是從結果看,是的。”

    林兮輕嘆一聲,說:“我這樣懷疑他,是不是不應該?”

    “他的確強得有些不正常。不過,所有檢測報告不都認為他是正常人類嗎?也許……”

    “也許什么?”

    “也許他身上有某種功法。只有這個領域,是我們直到現在都還難以解釋的。”

    “有可能。等這次回去我去找一下劉院士,他是這方面的權威。”

    兩人安靜了一會,林兮又翻了個身,顯然還沒有睡著。

    “小姐。”

    “嗯?”

    “你就是想要弄清楚什么,也得等我們回去再說。”

    “說得也是。”

    “還有,他也是會痛的。”

    “你說什么?”林兮一驚。

    “我是說,作為一個人,如果不會痛的話,付出的代價會更大。”

    “或許。”

    “當時在工廠,我看得很清楚,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那只手。如果有一點猶豫,就來不及瞄準和開槍了。”

    林兮輕嘆一聲,沒有說話。

    沉寂許久,林兮輕聲問:“我應該怎么辦?”

    四號沉默片刻,才說:“作為天璣衛,我只有一個答案,也只能給這個答案。”

    “說吧。”

    “讓他留在這里……永遠。”

    林兮騰地坐起,怒道:“你說什么!?”

    “這是作為天璣衛的立場。”

    林兮如被一盆冷水澆下,怒火漸消,慢慢躺下。

    “如果一起回去了,他并不會做什么,但你會做什么,應該很清楚。”

    林兮看著黑黑的頂棚,堅定搖頭,說:“我不能這么做!”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正常行動,正常指揮,正常戰斗就可以了。這顆星球兇險超乎預期,他會死的。”

    “我……”

    “你什么都不必做,他自己就會去做的。”

    “心怡很喜歡他,也許若白也可以幫我……”

    四號道:“我不喜歡李若白,至少不覺得他可以相信。”

    “為什么?”

    “這次冬狩的意外,你不覺得來得很奇怪嗎?若說是為了你,總有些牽強。那幾家事后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根本就不劃算。可若是再加上李若白,就說得過去了。”

    “把這件事忘了。”林兮道。

    “是,小姐。”

    一談到李若白的事,林兮就變回冷冰鎮定,殺伐果斷。

    但她還是睡不著。

    片刻之后,林兮忽然想起一事,問:“你為什么要跟我說這些?如果你不說,我也會一樣的指揮和戰斗。不,說不定表現得會更差。”

    “因為,我不想當天璣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