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28章 地位

天阿降臨
     天亮了,但跟沒亮一樣。

    暴風雨依舊不停地下著,山間原本是谷地的地方都變成了河流,河水滾滾而下,向著低洼處匯去。空中的雷電格外的低,一道接一道地落下,時不時點燃一棵大樹,再被大雨澆熄。

    楚君歸戴上頭盔,走出了營房。

    李若白不知何時跟了上來,拍拍楚君歸的肩,說:“我們去弄點礦石回來。”

    楚君歸跟著他走出近千米,來到一片山坡前。山坡上有明顯的挖掘痕跡,只是山水不斷漫流,將一些礦洞都灌滿了。李若白繞著山坡走了幾圈,不斷掃描,最終選定了一個位置,說:“就在這里,挖點稀有金屬。”

    楚君歸拿起自動采礦機,對著李若白指定的位置挖了進去。這支自動采礦機看起來像是一個電鉆,只是后面有一根管子,將采下來的原礦和碎石都送入后面的精選機中。在精選機內,礦質含量高的會被留下,含量低或者不含的會被吹甩出去。

    默默采礦之際,李若白悄悄進了楚君歸的私人頻道,說:“君歸?”

    “嗯?”

    “聽說很久以前,在母星上的人還沒有戰甲,更沒有輔助動力。在這樣的天氣里無論大人物還是普通人,出門的話都會被淋成落湯雞,哈哈!”

    楚君歸仔細一想,若是沒有戰甲,光靠戰斗服的話似乎也可以完全防雨。只是沒有輔助動力,普通人想要在這樣的狂風暴雨中活動還是相當困難的。

    李若白猜到了他的想法,說:“沒有戰甲,哪來的內襯戰斗服?舊時代的人,只有雨衣和雨傘。”

    楚君歸不明白他說這些是為了什么,不過過往經驗告訴楚君歸,只要不問,過不了一會李若白自己就會說的。

    果不其然,李若白嘆息一聲,說:“在舊時代,無論大人物和普通人都要淋雨,都會受冷,為什么到了已經征服眾多星域的現在,人和人之間的身份差距反而變得更大了?”

    政治不是楚君歸擅長的領域,就只有安靜地聽。

    李若白有些煩躁地來回走著,似是有什么難以決斷的事。楚君歸看著他來回走了幾十圈,才說:“喂!”

    “怎么了?”

    “礦石裝滿了。”

    李若白這才想起兩人出來是來采礦的。不過楚君歸這一聲似是讓他下定了什么決心,咬牙道:“去他媽的身份地位吧!”

    當李若白離開,楚君歸默默地將精選機打開,里面已經包裝好的四個方袋的精選礦石。他一把將四個礦包抓起,背在身后。

    “分我兩包。”

    “你搬機器。你的腿還沒好。”

    李若白抗起便攜式選礦機和兩把礦槍,這才想起一事,叫道:“你的腿不也有傷?”

    楚君歸沒理他,早就在暴風雨中去得遠了,李若白急忙跟上。

    一進入營地,楚君歸的個人終端上就收到一個新的任務:營地搬遷。

    經過慎重考慮,孟江湖還是決定搬遷營地,將必要物資設備都帶走,前往藍旗軍的城市。一個有工業基礎的城市,自是非常便利。關鍵是城市中還有上萬人口,稍微訓練一下就可以投入使用。想要重建一艘星際飛船,可不是一個小工程。

    所有人都開始忙碌,楚君歸卻無事可做。他的任務既簡單又復雜,外圍警戒。這個任務要求他要保證營地周圍兩百米區域的安全。在這種天氣下,超過兩百米,神仙也無法命中目標。

    楚君歸拿起槍,就走入暴風雨中。

    營地中,林兮看著楚君歸的身影消失,面具又切換成了鏡面模式。

    楚君歸獨自在山野中搜索前進,天永遠都黑得跟夜一樣,好像從來都沒有過太陽。風也越來越大,呼嘯來去的狂風已經到了十級,所有的樹木都在瘋狂搖曳。地面除了一些突起的巖石,就是奔涌的水。水勢大得已經接近山洪。

    這方天地,似是只剩下他一個人。

    不,他不是人,只是怪物,一個像人的怪物。

    楚君歸感覺心中好像有一種從來沒有出現的情緒在醞釀。但是這個情緒并不陌生,少年時時會有這種情緒。每當這個時候,少年就會將自己封閉起來,切斷和外界的一切聯系。

    就像試驗體沉睡時一樣。

    他嘗試翻找記憶,卻找不到這種情緒出現的原因。出現這種情緒之前的記憶,全都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沒有。這不像是人工清除,而是少年自己強行忘記了。

    沒有找到答案,讓楚君歸有些沮喪。

    就在這時,他的視野中忽然有什么東西在移動。系統自動判定了移動物的身份:鏈鋸的下屬戰士。

    楚君歸本能地就潛行過去,默默跟在那個戰士身后。那名戰士向著營地方向搜索了幾十米,就折而向右,又搜索了幾百米后就返回來處。

    楚君歸保持耐心,默默跟隨。很快就發現了他們的營地。營地偽裝得極好,四五個帳篷建在林間,表面布置著野草、青苔和樹枝,幾乎和周圍環境融為一體,就是楚君歸乍一看去,也有可能把這里忽略過去。

    營地中每個帳篷里都擠著三四名戰士,加起來一共20人左右。這么少的兵力不足以進攻,更多是偵察和牽制。

    就在那名巡邏的戰士快要回到營地時,楚君歸擲出手中短刀,沒入他的后背。

    戰士撲倒在地,只掙扎了幾下就沒了聲息。然而哪怕是在暴風雨中,這點微弱動靜竟然還是驚動了營地中的那些戰士。

    “是誰?”“敵襲!”

    一片喊叫聲中,他們紛紛竄出帳篷,然而入眼就是三點紅光。

    三顆槍榴彈射來,正好落在三點上,幾乎同時爆炸。爆炸的沖擊波彼此激蕩,成倍地提升了威力。這些戰士幾乎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就全都變成了尸體。

    “面殺傷果然好用。”楚君歸想著,藉此將一切不應有的情緒排除在外。

    他搜索戰士的尸體,收集有用的戰利品,最后用他們自己的手雷在營地周圍布設了好幾個陷阱,就悄悄離開。

    沒走多遠,楚君歸身后就響起一聲爆炸,然后是一連串的爆炸。

    楚君歸沒有回頭,徑自走向營地。只要超過百米,暴風雨就會將一切聲音掩蓋,再也聽不到爆炸和慘叫。

    他回到營地,默默將收集到的戰利品放下,然后轉身就走。

    “等一下。”李若白在通訊頻道中叫住了他,然后趕了過來,說:“我跟你一起去。”

    “你不是有自己的任務嗎?”

    “你是說規劃行動路線和確定搬遷方案嗎?已經做完了。”

    “你有這么聰明……啊,不對,我是說方案不是需要和上校商量的嗎?”

    楚君歸一不小心就說漏了嘴。好在李若白不知道沒有聽出來還是根本不在意,沒再提這件事,跟著楚君歸離開了營地。

    這一次楚君歸換了一個方向搜索,李若白老老實實地跟在他身后,沒有再試圖表現戰斗能力。

    “君歸,聊聊吧。”

    “我就知道你出來不是想打仗的。”

    “憑什么我就是不想打仗!你給我說清楚。”

    “你拖著一條斷腿出來巡邏嗎?”

    “你的腿比我好到哪里?”

    “腿和腿是不一樣的。”試驗體難得也有說出帶有哲理的話的時候,一舉打懵了李若白。

    李若白也是有自己驕傲的,在事實面前,他不屑撒謊。但不撒謊就得承認事實,兩邊一樣的痛苦。

    他決定換個話題。

    “君歸,你這種戰斗的方式,想過自己的未來嗎?”

    “哪方面?薪水?”一句話又把李若白噎了個半死。

    “你是打敗過我李若白的男人,能不能不要天天就想著錢!”

    “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錢?”楚君歸很疑惑。

    “你……”李若白明智地放棄了拌嘴的想法,和楚君歸吵架,能活活被他氣死。

    “說正事。”

    “剛才難道不是正事?”

    “不是……你閉嘴!”李若白忍無可忍。

    “好。”

    連續好幾個深呼吸,李若白才把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說:“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一定要告訴我實話,你是因為我的身份而救我的嗎?”

    楚君歸沉默。

    李若白等了片刻,嘆了口氣,落寞地說:“也沒什么,別人都有可能看得出,你看出來也不奇怪。不管怎么說,你畢竟還是救了我,我還是非常感謝你。雖然我更希望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愿意救我。”

    楚君歸感覺話題有些偏離方向,再看看任務守則中的那一條“在不影響任務完成的情況下盡可能向任務目標提供詳細且真實的情報”,決定還是告訴他實話,盡管邏輯組件表明,這有可能對李若白造成精神創傷。

    “我救你,是因為你在我的任務列表上,雖然位置有點低。”

    “任務列表?位置有多低?”

    “最低。”

    “你的任務列表就只有我和林兮對不對?哈!比她低點,我可以接受!”李若白又變得高興起來。

    但下一刻他就受到沉重一擊,“在你們之間,還有44個任務。”

    楚君歸沒有說話,他還有大批的資料需要重新編譯,以生成可以直接加載的組件。每一項組件的重要性,看起來都比李若白要高點。只是現在意外落到無人星,沒有可以使用的算力,讓編譯任務處于停滯狀態。

    就在李若白沮喪之際,楚君歸又問:“飛船駕駛員能有什么地位?薪水很高嗎?”

    試驗體是真的不知道,而李若白突然心情變得大好,笑著說:“薪水當然不高,但請你吃飯足夠了!”

    “真的?”楚君歸想了想自己每日的能量消耗。